創傷後的生命狀態 轉化成愛與痛的練習曲

發稿時間:2018/02/22 18:25
最新更新:2018/02/22 19:18
加拿大電動劇團藝術總監強納森.楊(Jonathon Young)將喪女之痛轉化成創作,與編舞家派特(Crystal Pite)一起創作「愛與痛的練習曲」。圖為演出劇照。(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傳真 107年2月22日
加拿大電動劇團藝術總監強納森.楊(Jonathon Young)將喪女之痛轉化成創作,與編舞家派特(Crystal Pite)一起創作「愛與痛的練習曲」。圖為演出劇照。(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傳真 107年2月22日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22日電)面對生命中的重大衝擊與傷痛,加拿大電動劇團藝術總監強納森‧楊(Jonathon Young)透過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將喪女之痛轉化成創作、處理了心中的過不去。

2009年,楊親眼看著女兒遭大火吞噬,束手無策。後來長達5年時間,他將自己全心投入工作,卻發覺自己的心裡仍是過不去,他說,「既然我是創作者,我的生命自然是我的創作素材。當然,不能說是我選擇了這樣的主題來創作,而是我的生命遭逢了這一切,處理它,於是成了我必須做的。」

楊是一位能演也能編導的創作者,但喪女的痛,深刻、巨大到超越了自己的文字創作能力,「我需要找一種超越文字表達的質地,因此我找了編舞家派特(Crystal Pite)一起創作。」

派特目前是荷蘭舞蹈劇場的客座編舞家、加拿大國立藝術中心的客座舞蹈藝術家,自創有基德皮沃舞團,是當前歐陸最受注目的編舞家。

楊說,「愛與痛的練習曲」自2015年首演後,很多人都好奇,這作品是否與療癒自己有關,他強調,「這作品一開始就很清楚,不是自傳式的說故事,也無關什麼個人療癒計畫,而是試圖從一種高度,去討論生命中必然經歷的失去、創傷、上癮,還有突然遭逢重大改變的衝擊後,那股不斷拉扯生命的力量。」

對楊來說,「這作品與其說是療癒,不如說是一種存活下來的技能或策略。」演出中,楊詮釋了一位意志消沉男子,與另外五位舞者共同經歷與演繹遭逢傷痛後,不斷來回在墮落與積極之間、來回在厭惡傷痛與耽溺痛楚之間的失控與自制。

藉著戲中戲的橋段設定,能表現狂放也能傳遞內斂的舞蹈肢體,楊與派特在傷痛的混亂糾纏中同時提煉出人生的矛盾與荒謬,同時傳遞「人生無法掌握,無法說定。即使經歷傷痛,也未必更強壯」的不確定。

楊笑說,身而為人,始終得感受著矛盾,「即使最慘的事發生在你身上了,同時卻還是看得到這世上萬物的美好、感受得到那些快樂。」楊讓時間沉澱傷痛,讓作品滌清糾結,他回到創作者的位置,他說這部作品的起源雖是很哀傷的私事,「但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人生經歷,感受過類似的傷害,身為創作者,就是找出表現方式、處理它。」

「愛與痛的練習曲」2月23日至25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編輯:管中維)1070222

加拿大電動劇團藝術總監強納森.楊(Jonathon Young)面對喪女之痛,將傷痛轉化成創作、處理了心中的過不去,與編舞家一起創作出「愛與痛的練習曲」。圖為演出劇照。(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傳真 107年2月22日
加拿大電動劇團藝術總監強納森.楊(Jonathon Young)面對喪女之痛,將傷痛轉化成創作、處理了心中的過不去,與編舞家一起創作出「愛與痛的練習曲」。圖為演出劇照。(國家兩廳院提供)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傳真 107年2月22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