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轉國史館裱褙師 埋首16年救檔案

發稿時間:2018/04/06 08:52

最新更新:2018/04/06 12:23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國史館裱褙師傅董進志原是外交部駐外人員,因緣際會任國史館裱褙師16年,他說,當初轉行是年輕時一股熱情與傻勁,心裡想著「這個我做了,也許以後在歷史上,我曾盡過綿薄之力」。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國史館裱褙師傅董進志原是外交部駐外人員,因緣際會任國史館裱褙師16年,他說,當初轉行是年輕時一股熱情與傻勁,心裡想著「這個我做了,也許以後在歷史上,我曾盡過綿薄之力」。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6日電)「有人稱這個行業是檔案美容師,也有人說是書的醫生,裱褙主要目的是救檔案、延長檔案的使用壽命」,國史館裱褙師傅董進志曾是外交部駐外人員,因緣際會任國史館裱褙師16年。

董進志回憶,進國史館後遇到的第一件文物是對日抗戰(民國26年到34年)時期「資源委員會」檔案,像衛生紙般脆弱,拿起來都怕碎掉,要怎麼透過裱褙,延長檔案壽命,那是當時的老師傅手把手、一對一教導,傳承給年輕人。

董進志是外交官出身,在澳洲擔任駐外人員時,到一些僑領家聚餐,僑領家裡收藏一些檔案、字畫,問董進志知不知道透過什麼管道可修復畫作?因緣際會下,董進志接觸裱褙,回國後由於興趣跟著裱褙師傅學2、3年,後來轉到國史館,用裱褙工夫搶救許多珍貴檔案,一埋首就是16年。

裱褙常被認為是夕陽產業,國史館裱褙人員也是來來去去,年輕人待不住。問董進志是什麼樣的熱情,可投身裱褙工作近20年?他說,「只要是做你喜歡的事,你每天都可以很快樂」。

董進志說,每次看到檔案時,就像跟檔案對話,檔案會回應「我希望你怎麼樣處理我、怎麼樣對待我。」

董進志表示,有時候打開文物,一張紙只剩1/3,有些被蟲蛀,有些因酸化,而裱褙只能保留還存在的部分。

他說,檔案紙張材質、形式都不一樣,要設定完整裱褙計畫,要登錄檔案破損狀況,要思考使用什麼裱法,包括乾裱、濕裱、飛托或平托,托紙厚薄等都要先想到。

他舉例,像西京電廠藍晒圖材質很厚,背後還有印章,要搭配什麼樣的托紙?又如有些文件雙面都有文字,怎麼裱褙?如果裱上去,就看不見另一面,這時就要用一種特別的紙「典具帖」,又名「蟬翼宣」,紙質很薄,托上檔案後,兩邊文字都可看得到。

董進志說,外交官工作,只要考過國家考試就可做,但裱褙這一行,大家好像愈來愈不想做。當初轉行是年輕時一股熱情與傻勁,心裡想著「這個我做了,也許以後在歷史上,我曾盡過綿薄之力」。

國史館人員向中央社記者展示幾件經裱褙後,保存良好的古物。董進志笑說,這些檔案就是他們以前處理的,經10幾年,檔案狀況都很好,也算為歷史保存貢獻一點點心力。(編輯:李淑華)1070406

擔任國史館裱褙師已16年的董進志說,「有人稱這個行業是檔案美容師,也有人說是書的醫生,裱褙主要目的是救檔案、延長檔案的使用壽命」。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擔任國史館裱褙師已16年的董進志說,「有人稱這個行業是檔案美容師,也有人說是書的醫生,裱褙主要目的是救檔案、延長檔案的使用壽命」。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
國史館裱褙室中的裱褙師傅面對每一份保存狀態都不甚相同的老舊史料時,必須謹慎以對,盡可能延長國家重要史料文物的壽命。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國史館裱褙室中的裱褙師傅面對每一份保存狀態都不甚相同的老舊史料時,必須謹慎以對,盡可能延長國家重要史料文物的壽命。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
國史館保存國家重要史料文物,透過裱褙,可加固檔案紙張,以延長老舊檔案壽命。圖為國史館裱褙室牆上掛的工作流程圖。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國史館保存國家重要史料文物,透過裱褙,可加固檔案紙張,以延長老舊檔案壽命。圖為國史館裱褙室牆上掛的工作流程圖。中央社記者孫仲達攝 107年4月6日

延伸閱讀》國史館裱褙室曝光 國父手繪圖長這樣【影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