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藝術家駐金門 汲取創作新思維

發稿時間:2018/06/18 12:42

最新更新:2018/06/18 15:38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出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的高甄斈(左)和蘇頤涵(右)先後在金門駐縣半年,兩人都從離島感受到不同的創作能量,現在金門縣文化局展出成果到7月3日。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6月18日出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的高甄斈(左)和蘇頤涵(右)先後在金門駐縣半年,兩人都從離島感受到不同的創作能量,現在金門縣文化局展出成果到7月3日。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6月18日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金門縣18日電)兩位金門駐縣藝術家高甄斈和蘇頤涵,先後在金門駐縣半年。兩人都從離島感受到不同的創作能量,現在金門縣文化局展出成果,期盼觀者能從作品中看到她們的成長。

高甄斈和蘇頤涵都是出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這次畫展展到7月3日。33歲的高甄斈對金門風獅爺格外好奇,她說,風獅爺或座落於建築物角落裏,或藏身在草堆裡,尋找過程中彷彿在捉迷藏,又好像與它們對話,從中探究風獅爺對本地居民有的能量和意義。比起閩南其他大型宗教活動,她覺得風獅爺更有深刻的信仰價值。

高甄斈共創作19件風獅爺相關作品,她在手抄紙上作畫,把風獅爺和閩南建築結合,並反覆用膠帶貼了又撕、撕了再貼,呈現既東方又前衛的風格。

25歲的蘇頤涵的作品,乍看之下似乎和金門沒有直接關係。但以「風暴與被消失的」3幅畫作為例,從小生長在台北都會區的她說,以往都是透過網路了解森林,從金門植物園循秘境攀登太武山後,讓她對山林有了直接接觸。她說,以前畫風景畫是參考照片作畫,「把自己放在不同的環境裡,創作思維也會不同」。

兩人都是第一次來金門,半年期間玩遍了金門各個角落,也吃了好多美食,一致覺得金門最美的風景就是人。自認個性慢熱的高甄斈,初來金門時被本地的阿伯熱情嚇到,還被狗追著跑,印象深刻。蘇頣涵則是覺得金門鄉親對待陌生人的熱情發自內心,不同於別處的客套,覺得很窩心。

金門縣文化局張呂坤和感謝兩人把金門的美傳達出去。高甄斈覺得,金門對她而言是個「逗點」,「讓我停下來思考人生是否要調整」。高頣涵說,離開金門時「錯把金門當故鄉」,有了離鄉的愁緒;她說,在金門收集的記憶片段,都將成為日後創作的動能和素材。(編輯:孫承武)1070618

金門駐縣畫家高甄斈創作了19件風獅爺相關作品;她在手抄紙上作畫,並反覆用膠帶貼撕,把風獅爺和閩南建築結合,呈現既東方又前衛的風格。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6月18日金門駐縣畫家高甄斈創作了19件風獅爺相關作品;她在手抄紙上作畫,並反覆用膠帶貼撕,把風獅爺和閩南建築結合,呈現既東方又前衛的風格。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6月18日
25歲的年輕畫家蘇頤涵駐金門半年,從離島獲取不同於以往的創作能量,陸續在作品中呈現。圖中「風暴與被消失的」系列畫作,靈感來自金門山林。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6月18日25歲的年輕畫家蘇頤涵駐金門半年,從離島獲取不同於以往的創作能量,陸續在作品中呈現。圖中「風暴與被消失的」系列畫作,靈感來自金門山林。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6月18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