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隆納戶外舞動浪漫松煙 雲門舞者大考驗

發稿時間:2018/07/11 11:33

最新更新:2018/07/11 13:36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雲門舞者於10日晚間(當地時間)在巴塞隆納葛瑞克劇場天然岩壁前,演出林懷民經典舞作「松煙」,在戶外演出的種種限制,十分考驗舞者。圖為演出畫面。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雲門舞者於10日晚間(當地時間)在巴塞隆納葛瑞克劇場天然岩壁前,演出林懷民經典舞作「松煙」,在戶外演出的種種限制,十分考驗舞者。圖為演出畫面。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巴塞隆納11日電)夏日晚風徐徐吹,還有蟬鳴鳥啁奏和,當地10日晚間,在巴塞隆納葛瑞克劇場天然岩壁前,雲門舞集演出林懷民經典舞作「松煙」,畫面浪漫、氣氛絕佳,滿場觀眾很享受,對舞者卻是大考驗。

「松煙」是林懷民行草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曲,與首部曲「行草」具象轉化了書法的字跡斑斕相比,「松煙」是寫意派,傳遞了書法精神中的從容、美與空靈純粹。演出時,舞者除了靈動肢體表現,也穿著飄逸長褲延伸肢體的舞動。

這樣的衣著設定,過去在室內劇場效果極佳,在有風吹動的戶外演出則讓舞者吃足苦頭,不知何時而來的風,從前一日彩排到正式演出,幾度吹起褲管、絆住舞者腳步,每次都是仰仗舞者臨場反應與絕佳協調性化解跌跤危機。

另一方面,依著岩壁而生的戶外劇場沒有翼幕,舞者的進、出場無處可避,動線受限。而臨近的茂密林木群,是眾多蚊蟲的棲息所在,當舞台燈光一亮,趨光的蚊蟲大肆來襲,在後台叮咬是一回事,正式演出時、需要舞者姿勢不動時,這些不速之客的干擾,大大挑戰舞者定力與耐癢力。

甚至,在前一日的彩排場,就有舞者在台上被蜜蜂蜇了腳底,所幸及時發現送醫,並無大礙。(編輯:張芷瑄)1070711

雲門舞集於當地10日晚間在巴塞隆納葛瑞克劇場天然岩壁前,演出林懷民經典舞作「松煙」,畫面浪漫、氣氛絕佳。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雲門舞集於當地10日晚間在巴塞隆納葛瑞克劇場天然岩壁前,演出林懷民經典舞作「松煙」,畫面浪漫、氣氛絕佳。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
雲門舞集在西班牙葛瑞克藝術節進行今年海外巡演行程最終站,當地10日晚間演出身形靈動如氤氳輕煙、質地卻內斂沉緩如巨樹扎根的「松煙」,駐西班牙代表處大使柯森耀(前排左)、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前排中)等人合影。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雲門舞集在西班牙葛瑞克藝術節進行今年海外巡演行程最終站,當地10日晚間演出身形靈動如氤氳輕煙、質地卻內斂沉緩如巨樹扎根的「松煙」,駐西班牙代表處大使柯森耀(前排左)、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前排中)等人合影。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
雲門舞集在西班牙葛瑞克藝術節進行今年海外巡演行程最終站,12日晚間演出最後一場「松煙」後,即將啟程返台。圖為舞作「松煙」演出畫面。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雲門舞集在西班牙葛瑞克藝術節進行今年海外巡演行程最終站,12日晚間演出最後一場「松煙」後,即將啟程返台。圖為舞作「松煙」演出畫面。中央社記者汪宜儒攝 107年7月11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