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學不是你的錯 辻村深月在鏡之孤城伸出援手

發稿時間:2018/08/19 17:58
最新更新:2018/08/19 20:18
辻村深月。(圖取自TSUTAYA推特twitter.com/TSUTAYA_MAMA/)
辻村深月。(圖取自TSUTAYA推特twitter.com/TSUTAYA_MAMA/)

(中央社網站19日電)日本人氣作家辻村深月以「鏡之孤城」拿下2018年日本本屋大賞第一名,這部長篇小說描述七個拒絕上學的國中生,在鏡中城堡一層層解開重重謎題,最終改變自己與他人的人生。辻村深月以充滿母性的療癒系推理,柔聲對日本愈來愈多的拒學族喊話:「這不是你的錯,請努力長大成人,我來拉你一把!」

辻村深月,1980年2月29日生,山梨縣人,從小就喜歡看推理小說,小學六年級讀了「殺人十角館」而成為綾辻行人的超級書迷。2004年出道以來,接連拿下講談社「梅菲斯特賞」、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直木賞等多項文壇獎項,2018年以「鏡之孤城」拿下本屋大賞第一名。

本屋大賞(書店大獎)是由日本書店店員票選最想賣的書,入選書籍堪稱暢銷保證。辻村深月原就很有人氣,「鏡之孤城」在大獎加持下,銷售量已逾55萬冊,是低迷書市難得的佳績。

影片來源:CrownBookClub Crown Youtube頻道

4月份本屋大賞揭曉時,「鏡之孤城」還沒有中譯本。從日文簡介來看,這本書講述的是七個拒絕上學的中學生,莫名其妙穿過家裡的鏡子,來到一座神奇的城堡,逐漸互相理解、互相幫助,最終獲得勇氣,重新面對外部世界的奇幻故事。

故事綱要乍看之下像極了辻村深月2004年出道作「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八個高中生走進看似平常的學校大門,發現校舍裡只有他們,所有的鐘錶都停在兩個月前同學墜樓的時間點,原本只有3層樓的校舍變成了5層樓。他們察覺不妙想要離開,門窗已經完全打不開,更可怕的是不斷有人消失,他們必須合作找出謎底,才能回到真實世界。

封閉的空間,無法對人說出口的彆扭心事、怕被窺破的灰暗秘密,是「鏡之孤城」與「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相同的核心。以「時間停止的冰封校舍」一鳴驚人的辻村深月,時隔十餘年再次處理青春心事,題材掌握、布局結構、用力深淺都明顯成熟許多,「鏡之孤城」的社會關懷與療癒視角,顯示辻村已從24歲的略帶青澀,長成了中年的「大人」,已經能夠駕馭故事,妥妥帖帖地說出她想說的話。

孤城是什麼?書中破題引據「大辭林」的解釋:1. 孤身而立的城堡 2. 被敵軍包圍、孤立無援的城堡。

「鏡之孤城」裡的孤城,第一重意義指的是那座精緻華美,讓七個孩子棲身、找到一點同儕溫暖的城堡,它脫離現實世界,在這個地方發生的一切,穿過鏡子回到家裡就沒人知道。第二重意義則是那七個在學校裡無立足之地的孩子,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城,被不理解他的同學、師長,甚至家人包圍,卻求助無門。

辻村深月小心翼翼地選詞,避免使用「霸凌」這兩個字來形容故事主角在學校裡面臨的情勢,拒學不一定是因為霸凌,也不應該簡化成霸凌的結果。也許是當了媽媽之後自然而然的轉變,這本小說充滿了母性關懷,辻村透過書中人物一聲聲地對拒學的孩子說:「這不是你的錯,這不是你的錯。」即使是結局時聲嘶力竭的呼喊「你一定要加油長大成人」,聽起來有點兒八股,卻又合情合理充滿力量,感動人心。

中文版出版社皇冠文化引述辻村深月的話:「為了正在垂頭喪氣的你,我寫下了這部作品!這本書不限於大人或小孩閱讀,感到無處容身的人、覺得沒有同伴的人,都適合讀這部作品。」辻村說,大人在讀這本書的時候,可能會覺得這是以孩子為主角的故事,和現在的自己沒關係,但只要能讀到最後,一定就會發現這個故事寫的其實是大人自己。她希望所有對「長大」這件事感到恐怖的孩子,只要能讀到故事的最後,就能接受到這樣的訊息:「別害怕長大,沒事的。」

「鏡之孤城」不是傳統的推理小說,但是辻村深月下筆永遠有結局尾聲的最後解謎,這次不是大反轉,比較像是暖心彩蛋,也讓看似奇幻的故事有了更合理的解釋。(編輯:黃淑芳)

(皇冠文化提供)
(皇冠文化提供)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