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娘子吳舜文 這兩件事成就品牌夢

發稿時間:2018/08/09 16:29

最新更新:2018/08/09 17:1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吳舜文(右)於84年7月從時任經濟部長江丙坤手中接下研發成功的兩款1200c.c.引擎技術圖。兩款引擎成功研發不但可縮減巨額貿易逆差,也象徵台灣引擎工業從此落地生根。(中央社檔案照片)吳舜文(右)於84年7月從時任經濟部長江丙坤手中接下研發成功的兩款1200c.c.引擎技術圖。兩款引擎成功研發不但可縮減巨額貿易逆差,也象徵台灣引擎工業從此落地生根。(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田裕斌台北9日電)前裕隆集團總裁吳舜文原本只是教授兼家庭主婦,卻因丈夫嚴慶齡意外長期臥床,不得不接下裕隆集團重擔,也圓了丈夫「國車國造」的夢。吳舜文完成了兩件事,讓外界看見她堅持理想的浪漫性格。

吳舜文成就品牌夢的兩件事,分別是1981年斥資超過新台幣20億元,設立「裕隆工程中心」;另外就是早年裕隆與日產合作,為了將日產車型導入國產,凸顯裕隆品牌,一度堅持改掉日產的LOGO。

長年在吳舜文身邊參贊機要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黃日燦時任裕隆集團法律顧問,回想起當年第一次見到吳舜文的情景,還是津津樂道;他說,當時跟著嚴凱泰初次拜會總裁,吳舜文就支開嚴凱泰,單刀直入地問:「如果我與凱泰意見不合時,你聽凱泰的還是聽我的?」

說完,吳舜文就直盯著黃日燦的眼睛,看得他頭皮發麻,最後黃日燦回答兩句話,吳舜文自此把他當作心腹。黃日燦說,這兩句話說了什麼,得到寫回憶錄時才要揭曉。

黃日燦印象深刻,吳舜文當時接下裕隆棒子時,即使掛名台元紡織的董事長,但實際並不管事,對企業經營可說是「什麼都不懂」,更別說技術層次相當高的汽車工業;但吳舜文憑藉著一股不認輸的毅力,在幾乎都是男性的汽車業中,成就了「鐵娘子」的封號,可見她的智慧與毅力。

不過,如果單憑智慧與毅力,在當時台灣的環境下,絕對無法成就屬於台灣自己的汽車工業;黃日燦說,從兩件事就可以看見吳舜文堅持理想的浪漫性格,讓裕隆到納智捷,就是台灣汽車產業自有品牌的代名詞。

裕隆在1981年斥資超過新台幣20億元,設立「裕隆工程中心」,開發了台灣第一部自行設計的「飛羚101」。(裕隆提供)裕隆在1981年斥資超過新台幣20億元,設立「裕隆工程中心」,開發了台灣第一部自行設計的「飛羚101」。(裕隆提供)

其一,是裕隆在1981年斥資超過新台幣20億元,設立「裕隆工程中心」,開發了台灣第一部自行設計的「飛羚101」,當時的20億元,如果拿來炒地皮,可以買下整條台北市的敦化南路,放到現在裕隆早就賺翻。

不過,黃日燦曾問吳舜文,設立工程中心有沒有做過投資報酬率的評估?吳舜文卻直接回答:「既然就算虧10年也要做,那何必評估?」

這份決心,也讓裕隆不願經銷體系被國產集團掐著脖子,吳舜文毅然決然將與國產之間的經銷合約提前解約,自行建立經銷體系。集團內員工無不知道,若不成功,裕隆就會成為歷史名詞,因此在短時間內凝聚員工向心力,讓裕隆的車可以自產自銷。

其二,裕隆早年就開始與日產(Nissan)合作,將日產車型導入國產,吳舜文為了要突顯裕隆的品牌,堅持改掉日產的LOGO,將圓圈內的「NISSAN」字樣改成車型名稱,讓日產的車上竟然看不到Nissan這個字;當時日產氣得半死,卻又因為吳舜文的堅持而沒輒。

黃日燦回憶,由於此事實在跟商場現況不符,後來裕隆其他經理人推派他去說服總裁,雖然總裁依舊有意堅持,但在持續溝通下也從善如流,造就後來與日產合作關係更為密切,推出風靡市場的車款「Cefiro」。

吳舜文臨危授命,63歲從丈夫手中接下裕隆,同時要培養兒子嚴凱泰能順利接棒,最常提醒的一句話是:「小錯不斷、大過不犯,只要不犯傷到根基的大過,接班過程中的小錯能讓人成長。」吳舜文主導下的裕隆,也因為她發展茁壯,在國內汽車產業發展史上,寫下關鍵精彩的篇章。(編輯:張良知/林淑媛)1070809

經濟部科技專案主導催生的台灣第一家引擎製造公司「華擎機械工業股份有限公司」84年7月舉行成立酒會,華擎公司董事長吳舜文(左)與時任行政院長連戰(右)共同將兩款自製引擎介紹給國人。(中央社檔案照片)經濟部科技專案主導催生的台灣第一家引擎製造公司「華擎機械工業股份有限公司」84年7月舉行成立酒會,華擎公司董事長吳舜文(左)與時任行政院長連戰(右)共同將兩款自製引擎介紹給國人。(中央社檔案照片)

延伸閱讀》現代女性典範 吳舜文的斜槓人生

延伸閱讀》鐵娘子的另一面 嚴凱泰回憶母親吳舜文外表下的柔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