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案 陳慶男深夜訊後首先請回

塵爆傷疤跑馬拉松 路人眼神讓她最痛苦

發稿時間:2017/07/16 11:44

最新更新:2017/07/16 12:2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zoom in 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提出到澳洲跑馬拉松圓夢計畫,獲
陽光基金會補助。日前她到澳洲成功圓夢,突破自我。
(詹可渝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7月16日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提出到澳洲跑馬拉松圓夢計畫,獲陽光基金會補助。日前她到澳洲成功圓夢,突破自我。(詹可渝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7月16日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6日電)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喜歡跑步,傷後的身體難排汗,她突破限制完成半馬。她說,在台灣跑步常因四肢有疤,路人總「由上而下打量」,另眼對待最讓人難過。

陽光基金會為了鼓勵八仙塵爆傷友在傷後可以跨出腳步,嘗試自我挑戰,發起「圓夢計畫」,共有34名傷者提出申請、25人通過審查獲得補助,預計年底前都能完成夢想。

詹可渝在還沒受傷前就很喜歡夜跑,夢想要到國外參加馬拉松;歷經塵爆後,她全身有63%二到三度燒燙傷,集中在四肢,「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廢掉了」。

為了快點再跑起來,詹可渝努力復健,從一開始連走路都有困難到慢慢能跑,但受過傷的皮膚沒辦法排汗,跑一下就覺得很熱,且感覺汗積在身體裡,會有漲痛感;加上關節不能彎曲自如,如果跑稍長距離,腳踝也會因為疤痕拉扯久了不適,跑不遠就覺得累。

zoom in 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喜歡跑步,傷後的身體難排汗,她
突破限制參加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比賽,成功完成半馬
。
(詹可渝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7月16日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喜歡跑步,傷後的身體難排汗,她突破限制參加澳洲黃金海岸馬拉松比賽,成功完成半馬。(詹可渝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7月16日

詹可渝的圓夢計畫是到澳洲黃金海岸跑半馬,她說,在還沒受傷前,她最多僅跑到15公里,但受傷後,因台灣天氣熱、跑步環境、路況沒有很好,對身體負擔較大,練跑成績都在10餘公里左右;但澳洲半馬要跑21公里,行前也很擔心不能在時限內完賽。

澳洲的馬拉松比賽在今年7月初舉行,當地氣溫約在攝氏10到20度間,涼爽舒適,對排汗困難的詹可渝是友善環境。跑道平坦,沒有高低起伏,沿途都有熱情民眾幫跑者加油打氣。

詹可渝在時限內跑完21公里,她說,「很感動,感覺自己做的比以前更好」,想到過去曾有一段時間沒辦法動,現在卻可以跑完半馬,覺得進步很多。連陪著一起去澳洲的媽媽都覺得「女兒是我的偶像」。

她說,跑到約15公里,突然有一股挫折感,「覺得自己好像快要不行了」,身體非常累,腿也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覺得冷,呼吸也不太舒服,當時慢慢調整,想要用走的。但一旁熱情的澳洲民眾一直鼓勵她,「不要放棄啊!」讓她持續邁出腳步。

詹可渝回想,剛受傷時,躺在加護病房病床上很痛苦,「每天起床都要換藥,痛不欲生,又沒辦法逃避」;那時候爸爸安慰她,「就像妳跑步會有撞牆期,過了撞牆期就會更強壯。」

為了給女兒加油打氣,在台灣從沒跑過馬拉松、很久沒跑步的詹可渝爸媽也陪著一起到澳洲參賽;詹可渝說,她跑得比爸媽快,在迴轉處遇到爸媽時,他們還幫她拍照,「當時覺得非常感動」。爸媽差了幾分鐘沒能在「關門」前完賽,但他們看到詹可渝的毅力和努力,也重燃跑步的熱情。

zoom in 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喜歡跑步,塵爆後,她全身有63%
二到三度燒燙傷,集中在4肢,「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
廢掉了」。為了快點再跑起來,詹可渝努力復健。
(詹可渝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7月16日八仙塵爆傷友詹可渝喜歡跑步,塵爆後,她全身有63%二到三度燒燙傷,集中在4肢,「那時候覺得自己已經廢掉了」。為了快點再跑起來,詹可渝努力復健。(詹可渝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7月16日

跑步時必須脫掉壓力衣才不會悶,但四肢都是疤痕,常成為「被注視」焦點。詹可渝說,在台灣跑步時,幾乎每次都會被旁人盯著看,「從上而下的打量」。就連前幾天因為天氣太熱、穿不住壓力衣,到藥局買藥時,也被路人詢問「妳燒傷好嚴重喔」,也許沒惡意,但她聽了很難過。

詹可渝表示,在澳洲跑步時,跑者們如果對到眼就會相互微笑,沒有讓人不舒服的眼神和打量的意圖,人跟人互動都很自然,就算身體有傷,也跟一般人一樣,沒有受到另眼對待。

陽光基金會表示,在台灣,每8個人中就有1人因為外貌遭受不友善對待,如取笑、批評、取綽號。臉部平權理念希望大家不要以貌取人,每個人、每張臉都有自己的故事,只要用心看就能發現每個生命的精彩。106071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