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殺佛州兩警官 一嫌犯落網

長者逝責備居服員 家屬參與照顧解糾紛

發稿時間:2017/08/12 11:17

最新更新:2017/08/12 14:26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居家服務項目多元,除身體照顧服務,也包含家務、日
常生活照顧。居服員工作最怕遇到不合理要求,曾有長
者久病過世,家屬責備「顧不好才死」。台灣居家服務
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12日表示,家屬參與照顧可減少
摩擦,有助改善居服環境。圖為年輕居服員協助長者理
髮。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8月12日居家服務項目多元,除身體照顧服務,也包含家務、日 常生活照顧。居服員工作最怕遇到不合理要求,曾有長 者久病過世,家屬責備「顧不好才死」。台灣居家服務 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12日表示,家屬參與照顧可減少 摩擦,有助改善居服環境。圖為年輕居服員協助長者理 髮。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8月12日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2日電)居服員工作最怕遇到不合理要求,曾有長者久病過世,家屬責備「顧不好才死」。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今天表示,家屬參與照顧可減少摩擦,有助改善居服環境。

居家服務項目多元,除身體照顧服務,如沐浴、進食、口腔清潔、如廁、翻身、拍背等,也包括家務、日常生活照顧,如洗衣服、居家環境清潔、陪同就醫等,不僅幫失能者照顧健康,也提高生活品質。

多數居服被照顧者、家屬都會尊重居服員專業,提供居服員安全工作環境;不過,因工作場域在私人空間,居服員第一線獨自面對案主,也可能被交辦核定服務內容以外的工作,且因常有肢體接觸,也可能受騷擾。居服員遇到問題除了要有強壯的心理素質,也要靠督導、社工等介入協助,給居服員後援。

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社工曾偉立從第一線工作升到管理職,聽過不少居服員吐苦水,也要當居服員和案主溝通的橋梁。曾偉立受訪時表示,有些案主會有不理性的要求,但只要設身處地為對方設想,可以找到化解雙方爭執的方法。

居家服務項目多元,除身體照顧服務,也包含家務、日
常生活照顧。居服員工作最怕遇到不合理要求,曾有長
者久病過世,家屬責備「顧不好才死」。台灣居家服務
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12日表示,家屬參與照顧可減少
摩擦,有助改善居服環境。圖為年輕居服員協助長者行
走。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8月12日居家服務項目多元,除身體照顧服務,也包含家務、日 常生活照顧。居服員工作最怕遇到不合理要求,曾有長 者久病過世,家屬責備「顧不好才死」。台灣居家服務 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12日表示,家屬參與照顧可減少 摩擦,有助改善居服環境。圖為年輕居服員協助長者行 走。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提供)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6年8月12日

曾偉立說,曾有一對老夫妻,要求居服員必須要趴跪著擦地板、不能用拖把,連牆壁角落都要一塵不染;但居服員不是只服務一家,繁重的體力工作是很大的負擔。詢問老夫妻才發現,他們以前打掃就這麼仔細,不是故意為難居服員。為了不要讓居服員太累,協調改一或兩個月再找專業團隊做細部清潔,幫雙方取得平衡。

居服員可能因幫被照顧者翻身、移位,產生職業傷害,且也可能因面對「死別」心靈受創。曾偉立說,曾有一個阿公久病離世,但因死亡時只有居服員在旁,家人質疑「是不是顧不好才死的?」讓居服員百口莫辯。

後來,家屬用「擲筊」方式詢問死者,「確認」死者是自然往生、而非照顧不當,家屬才沒有追究,但居服員要面對生離死別,難免悲傷失落,居服單位也會提供心理創傷輔導課,協助他們走出低潮。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表示,很少數的案主可能有「付錢就是大爺」想法,認為他們花錢買服務,居服員都應該全盤照辦。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林金立說,長照2.0新制將過去以時數計算,改為以服務項目提供,化解居服定義不清、對服務認知容易產生誤解的問題。不過,因新制上路未久,部分案家還是留有「居服員怎麼時數還沒做足就要走?」觀念,也容易有誤會。

林金立說,有些案主對居家服務內容認識不深,如核定的服務內容只有「洗澡」,但會要求附帶「洗衣」,且期待不同顏色要分開洗;有些案主核定「關節活動」,但誤認為可以要求居服員做全身指壓和按摩。

居服人力缺乏,曾偉立說,常看到服務案家只有孤身一人,也感覺心疼,「為什麼子女都不在身邊?」也曾經遇過阿嬤要求居服單位一定要派人陪她拿藥,「因為我小孩要工作,陪我拿藥是居服員的責任」,讓曾偉立感觸很深。

「被照顧者家屬應扮演參與者角色」,林金立表示,居家服務畢竟是片段的服務,當居服員離開,主要照顧者還是家人,必須了解照護現狀,雙方才能精準溝通,也能減少爭議和摩擦。1060812

2017世大運專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