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坵登國際舞台 高丹華感動英國聽眾

發稿時間:2017/11/18 15:53

最新更新:2017/11/18 17:14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烏坵人高丹華(左)17日(台北時間)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台灣研究中心演講,分享家鄉故事,並致贈著作「發現烏坵嶼」給台灣研究中心主任羅達菲(Dafydd Fell)(右)。中央社 106年11月18日烏坵人高丹華(左)17日(台北時間)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台灣研究中心演講,分享家鄉故事,並致贈著作「發現烏坵嶼」給台灣研究中心主任羅達菲(Dafydd Fell)(右)。中央社 106年11月18日

(中央社倫敦18日電)烏坵登上國際舞台。烏坵人高丹華最近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台灣研究中心訴說家鄉故事,獲得熱烈迴響。有觀眾說,演講感動人心,讓人認識烏坵,也道出許多不為人知的史實。

SOAS是歐洲研究亞洲、非洲與中近東事務重要的學術機構,在世界享有盛名,總統蔡英文和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等國際知名政經人士都以在這裡演講為榮。高丹華是第一位在SOAS演講的台灣離島人士,意義不凡。

高丹華在台北時間17日的上午,以「烏坵燈塔--一個女人的生命戰場」為題,娓娓道來烏坵燈塔的前世今生。她說,烏坵燈塔是由英國人建造,讓烏坵因而與英國有了緣分;因為來英國尋找燈塔資料,在諾丁罕川特Trent大學資深講師墨瑞(Russell Murray)夫婦引薦下才有機會到SOAS演講,和大家分享烏坵的美麗與哀愁。

高丹華告訴中央社記者,英國人建造燈塔、挪威人守護,之後日本人占領、美軍轟炸;再接著國共對峙,反共救國軍進駐,烏坵進入軍管,成了冷戰遺址。她說,居民忍受生活上的諸多不便,沒水缺電,沒有怨言;小學生畢業後要搭船48小時才能輾轉到金門讀國中,一年只能回家一次,來不及長大,就要和家人分離,

但相較自己的艱辛求學路,高丹華說,烏坵老人家奔波兩岸,更令她心疼。烏坵距大陸湄洲島只有20浬,離代管的金門縣72浬,她說,有些島上的居民年輕時嚮往自由而來烏坵,晚年因烏坵被軍管,醫療設施有限,而回到湄洲島;但他們在大陸沒有戶籍,去世時只能草草掩埋了事。

烏坵人高丹華17日(台北時間)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台灣研究中心演講,獲得熱烈迴響。中央社 106年11月18日烏坵人高丹華17日(台北時間)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台灣研究中心演講,獲得熱烈迴響。中央社 106年11月18日

雖然家鄉層層受限,高丹華仍然感受到人性美好的一面。她提到當時島上沒有老師,「阿兵哥老師」應運而生,與阿兵哥老師的戰地師生情,到現在仍令人回味;而軍方把海邊石頭炸掉蓋營房,家鄉有了「人工的天然游泳池」,也成了高丹華美好的回憶。

高丹華原為學校護士。她說,當1998年台電打算把核廢料放到烏坵時,她號召村民到台電抗議,開啟了她關懷家鄉的系列行動。她曾當著總統的面大喊「救救烏坵」,促使政府正視烏坵的需求;而烏坵燈塔更在她20 年的大聲疾呼下,從縣定古蹟、復燈,更將在月底升格為國定古蹟。

近1小時的演講沒有冷場,會後問答迴響熱絡。台灣研究中心主任羅達菲(Dafydd Fell)表示,以前只知道烏坵與核廢料有關,很難想像這麼一個小島有這麼多感人的故事,覺得受益良多。

朴茨茅斯大學語言暨區域研究系副教授程念慈表示,高丹華訴說的不是被人遺忘的往事,而是根本不為人知的史實;慶幸的是因有高丹華的奔走,大家才認識了烏坵,並進一步理解和平之得來不易。

程念慈的父親出身軍職,激發她關注離島議題,她搭了3個小時火車專程前來聆聽高丹華演講。巧合的是,兩人交談後才發現,高丹華竟然是程念慈讀北一女時的校護。

旅英的退休台灣媒體人張玉瑛納悶釣魚台沒人住,卻把兩岸和日本搞得神經緊繃;烏坵有居民有歷史,竟然沉寂這麼久,真是被埋沒了。

熱愛台灣的台灣女婿赫佛(Steve Hufford),是倫敦大學伯貝克Birbeck學院視聽部門經理,他對英國人這麼早就來到烏坵感到很有興趣;他說有別於英國本土的白色燈塔,黑色的烏坵燈塔顯得獨樹一幟。106111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