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30年 康寧祥談黨外運動秘辛

發稿時間:2017/07/17 10:03

最新更新:2017/07/17 10:41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圖)接
受中央社專訪,談到民國75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他
說,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直到有次聚會,他
直言組不組黨這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
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圖)接受中央社專訪,談到民國75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他說,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直到有次聚會,他直言組不組黨這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

(中央社記者溫貴香台北17日電)解嚴30年,美麗島事件與民進黨成立是促使解嚴的關鍵因素。第一次參與組黨十人小組會議的康寧祥談到戒嚴時期黨外秘辛指出,當年黨外公政會首都分會曾舉辦為反對黨命名的問卷調查,最後「民主進步黨」脫穎而出。

康寧祥從加油工到競選立委進入國會殿堂,政治之路從黨外運動到民進黨執政,曾於前總統陳水扁任內出任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總統府資政,驚濤駭浪的政壇起伏是具代表性台灣政治人物的寫照。

1969年康寧祥當選台北市改制直轄市後的第一屆台北市議員,踏入政壇。1972年當選增額立法委員,其口才與辯才獲得選民支持。1975年,康寧祥與黃信介為黨外運動催生傳播工具,合作出版「臺灣政論」雜誌。

1979年出版「八十年代」雜誌。康寧祥在黨外主張「議會路線」,多次參選立委獲連任。1987年解嚴,解除黨禁、報禁,1989年康寧祥宣布不再連任立委,並創立「首都早報」,但資金不足於1990年8月底停刊。

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圖)接
受中央社專訪,談到民國75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他
說,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直到有次聚會,他
直言組不組黨這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
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圖)接受中央社專訪,談到民國75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他說,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直到有次聚會,他直言組不組黨這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

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接受中央社專訪,回顧戒嚴時期黨外運動,談到1986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

他說,組黨是他們這一代人無可逃避的責任,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沒有行動,有一回大家聚會,他直言要不要組黨這件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

康寧祥拿出黨外公政會首都分會的宣傳單,明確列出民主時間表,還舉辦促進組黨說明會。

康寧祥娓娓道來「民主進步黨」黨名的由來;他說,當年黨外公政會首都分會曾舉辦為反對黨命名的問卷調查,列出民眾黨、民主黨、台灣民眾黨、台灣民主黨、民主進步黨、台灣社會黨、社會民主黨、自由黨,最後「民主進步黨」脫穎而出。民進黨這個黨名不是謝長廷一個人提出的。

至於為何用民主進步黨?康寧祥說,當年追求民主與進步的價值,因此反對黨命名是要讓大家選,不能指定哪個黨名,用問卷調查方式讓大家表達意見。

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圖)接
受中央社專訪,談到民國75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他
說,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直到有次聚會,他
直言組不組黨這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
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解嚴30年,台灣亞太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康寧祥(圖)接受中央社專訪,談到民國75年黨外籌組新政黨過程,他說,當時組黨每個人都是嘴巴喊喊,直到有次聚會,他直言組不組黨這事沒有什麼空間,「是我們這一代人無可逃避的責任,當時大家才甘願」。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

從事黨外運動,康寧祥回憶幫前總統陳水扁與謝長廷助選台北市議員那場選戰,有一次,他南下幫前省議員蘇貞昌助選,突然接到妻子電話,說陳水扁、謝長廷兩人在榮星花園的演講被取消,他立刻北上處理。

康寧祥說「當時扁仔、長仔都等在榮星花園對面的美麗華飯店準備取消活動」。康寧祥認為初生之犢這麼怕事,以後怎麼做事,他告訴扁、長兩人「今天如果不踏出去,明天就不要選了」,要他們打開窗戶,看看外面有多少支持者在等。

隨後帶著兩人抵達榮星花園,康寧祥要陳水扁上台演講,台北市警察局中山分局長盧毓鈞擋在階梯前,康寧祥對盧毓鈞說,國民黨候選人到處辦園遊會、摸彩活動,為何黨外連演講都不可以?盧毓鈞只好走下階梯,康寧祥馬上站上階梯,讓阿扁順利完成演講。康寧祥說他是在幫陳水扁「把風」。

能把警察趕下來,還幫陳水扁把風,康寧祥說,當年他雖然沒有任何公職身分,但在黨外努力十幾年已建立權威,連政府也不敢對他隨便下手,所以組黨一直沒人敢出頭,最後還是由他這位沒有公職的人出頭。

談到當年與已故總統蔣經國的互動關係,康寧祥說,第一次美國邀請他訪美也促成蔣經國第一次約見他面談,當時心情驚訝、好奇,也開啟了隨後幾年他與蔣經國「亦敵亦友」的關係。

康寧祥回憶民國61年擔任立委時,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他質詢蔣經國,問了3次蔣經國都不理他,質詢超過3次後,蔣經國才願意答覆。

康寧祥還指出,有一回質詢快結束,蔣經國說,「今年比較特殊,匡列經費從事武器自造就是武器自主,」他半信半疑翻閱預算書後發現不是事實,立即舉手發言,質疑蔣經國信口而出,假設國防預算500元,用了450元在平常普通預算,剩下50元要武器自造夠嗎?還說要武器自主。「蔣經國當場紅了脖子,但過幾分鐘,蔣經國吞下來」。

民國76年解除戒嚴、77年解除報禁,「首都早報」創辦
人康寧祥(圖)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當時他左顧右
盼,過去大家都主張解除報禁,報禁解除了卻無人辦報
,於是他開辦「首都早報」。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民國76年解除戒嚴、77年解除報禁,「首都早報」創辦人康寧祥(圖)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當時他左顧右盼,過去大家都主張解除報禁,報禁解除了卻無人辦報,於是他開辦「首都早報」。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6年7月17日

有一次與蔣經國茶敘,他問蔣經國備詢走下發言台總是手扶著桌邊,腳步遲緩?蔣經國直接說「有糖尿病,時好時壞,前兩年腳趾都切除,走路不穩,連視網膜也不行,這地板一般人看起來是平平的,我看起來是凹凹凸凸,走路一不小心就會跌倒」。康寧祥說,當時嚇一跳,蔣經國怎麼連這種事情也跟他說。

康寧祥還談到,有一回蔣經國約他到辦公室,為了前一個週陪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到溪頭的事悶悶不樂。

康寧祥回憶指出,蔣經國說與李光耀從溪頭下山,用完午餐,李光耀與路旁攤販的婦人聊天,他好奇走過去看他們聊什麼,結果一句也聽不懂,原來他們講台灣話。「外國的政治領袖到我的國家,跟我的人民有說有笑,但我做為台灣政治領袖卻聽不懂他們的話,一時心裡很激動」這是蔣經國講的。

康寧祥透露一段解嚴秘辛與華盛頓郵報記者劉美遠有關。他說,劉美遠陪同發行人葛蘭姆到台灣,第一個行程是與蔣經國見面,隔兩天與黨外人士見面。

1986年10月7日當時蔣經國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Katherine Graham)訪問,透露將解除戒嚴。康寧祥說,隔兩天他和黨外人士也與葛蘭姆見面,他當場拿出草擬的「民主時間表」,隔天華盛頓郵報大幅刊登,其他媒體爭相跟進。康寧祥說,「過去有人敢這樣做嗎?會被殺頭。」

「台灣不是一天造成」康寧祥對於台灣政局保持樂觀,他認為致力於生活改善、創造幸福環境、建立面對未來的安全感,才是讓人民真正有感的作為,也是讓身為台灣人能夠安心且放心地支持民進黨的關鍵所在。

至於民進黨未來應當如何努力,康寧祥說,1986年民進黨組黨後,他曾發表五個思考方向,如今這些方向仍是民進黨理當面對與解決的重要課題,包括:民進黨與人民的關係、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或其他政黨保持何種關係是敵我還是競爭關係、民進黨與國內各種利益團體的關係、民進黨與國際列強美日歐盟等關係、民進黨與中國的關係。10607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