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曼:土耳其恐重演1998亞洲金融危機

發稿時間:2018/08/12 17:39

最新更新:2018/08/12 17:39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中央社紐約11日綜合外電報導)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表示,土耳其貨幣里拉崩跌,恐重演亞洲20年前發生的金融危機。他質疑土耳其政府具足夠條件和能力因應危機。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Paul Krugman)撰文指出,這類劇本多是從外國銀行喜歡放貸的某個國家開始,但歷經多年後,因為某些因素,外國資金突然不願再借貸給當事國。

但要命之處在於,當事國都是揹負外幣債務,外幣債務更易讓當事國經濟每況愈下。失去信心使得當事國貨幣貶值,更難以外幣償債;難以償債又傷害經濟,並進一步讓信心下滑,導致本國幣值續貶,於是陷入惡性循環。

結果會是外債在國內生產毛額(GDP)的占比膨脹。如印尼在90年代發生金融危機時,外債占GDP不到60%,約與土耳其今年初相當;到1998年,隨印尼盾(rupiah)重貶,印尼外債占GDP幾達170%。

若無有效政策因應,貨幣貶值導致債務若以本國貨幣換算,會如吹氣球般大幅膨脹,直到所有借錢的人都破產為止。

克魯曼表示,要終結這種死亡循環的辦法不是沒有,但卻棘手。要降低危機成本,當事國短期內需採取非正統策略,同時提出長期會回歸正統作法的可靠保證。

具體做法是,先透過一系列措施遏止債務比率爆炸,包括暫時資本管制、嚴禁資本恐慌性外流,可能還加上拒絕履行部分外幣債務。等到危機結束,再恢復永續的財政管理。如一切順利,信心將逐漸恢復,最終就能取消資本管制。

馬來西亞在1998年便是這樣做,當時南韓實際上也在美國援助下執行這類作法。10年後冰島也靠資本管制結合拒絕償債,才走出危機。

2002年阿根廷同樣採取非正統作法,加上隨後幾年實際上未履行2/3的債務,而順利脫困。但當時費南德茲政權不懂非正統作法該何時打住並重回正統,以致阿根廷後來重陷危機。

克魯曼寫說,阿根廷的例子說明了因應這類危機有多難。當事國需有靈活又負責任的政府,更別說技術上要有足夠能力落實特殊措施,且要夠誠實,能在沒有大規模貪腐的情況下實施因應措施。

他表示,不幸的是,這似乎都不像是艾爾段統治下的土耳其會做的事。(譯者:陳亦偉/核稿:張正芊)10708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