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分享資源 烏托邦式UBI讓人解放

發稿時間:2018/01/12 16:18

最新更新:2018/01/12 17:47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比利時籍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 左)去年底應前台權會會長黃文雄(右)邀請訪台,在一場沙龍座談與年輕人討論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概念。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1月12日比利時籍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 左)去年底應前台權會會長黃文雄(右)邀請訪台,在一場沙龍座談與年輕人討論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概念。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1月12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台北12日電)想像一個國度或行政區域,政府無條件定期發放現金給每個居民,不論他資產多少、有無工作,換言之就是白吃的午餐。真的不可能嗎?

這種「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的觀念,近來在世上若干國家和地區受到討論,或以試辦計畫檢驗效果。在台灣推動這項倡議的人權工作者黃文雄說,台灣起步較晚,但在資訊與知識上不能落後。

前台權會會長黃文雄去年建議第6屆雷震紀念講座,由研究UBI已30年的比利時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主講,也自此帶動台灣對UBI的討論。講座於去年12月18日至21日在台北舉行4場,此外還有一場沙龍座談。

期間黃文雄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去年初台灣僅4名學者研究UBI,後來透過衛城出版范巴赫斯最新著作「基本收入」中文版、聚集學者討論並在「思想」期刊撰文、演講等暖身活動,講座吸引不少觀眾參與,尤其是年輕人。

因刺蔣案在1980年代流亡美國的黃文雄說,他當時就知道UBI,全球對UBI的辯論則是在200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後興起,表態支持或研議UBI的政府、政黨、議會、公民社會組織不勝枚舉,相關實驗方興未艾。

「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小百科
「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UBI)」主張政府定期提供定額現金給其合法居民,以個人為對象,不論資產多寡或是否失業都可領取,發放現金多寡因各地社福及稅制而不同。
目前荷蘭、芬蘭、西班牙巴塞隆納、加拿大安大略省、美國加州奧克蘭市、肯亞都曾針對特定對象小規模施行,蘇格蘭預計今年試辦。



各國都在思考再分配制度 黃文雄盼台灣踏出第一步

長期推動人權工作的前台權會會長黃文雄,邀請比利時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擔任去年雷震民主人權紀念講座的主講人,帶動社會對無條件基本收入的認識。圖為在台大舉行的講座。(雷震民主人權基金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傳真  107年1月12日長期推動人權工作的前台權會會長黃文雄,邀請比利時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擔任去年雷震民主人權紀念講座的主講人,帶動社會對無條件基本收入的認識。圖為在台大舉行的講座。(雷震民主人權基金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傳真 107年1月12日

國際組織方面,黃文雄指出,去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發表第一份UBI的成本分析報告,聯合國的赤貧及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向人權理事會提出首份UBI的報告,世界經濟論壇也將此列為討論議題。

黃文雄說,自動化及人工智慧的發展將取代很多工作,經濟成長不必然會創造就業,因失業造成收入及消費不足,及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等這些人類社會21世紀面臨的大問題,都讓各國重新思考檢討分配與再分配制度。

反觀台灣,黃文雄說,主流社會對國際的思辨似乎全然無覺,從年金改革的推動也可看出國內對相關議題的討論,存在視野狹窄、論述瑣碎等問題。

他說,台灣在國際上常被孤立,但不能連這些辯論都不思瞭解或不去參與,資訊和知識很重要,「我們還在踏出第一步」,希望台灣會改變。

任職比利時天主教魯汶大學的范巴赫斯在1986年成立現名為基本收入全球網絡(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BIEN)的組織,主張政府定期提供定額現金給合法居民,以個人而非家庭為對象,不論他們資產多少或是否有工作。

世界可以更好 范巴赫斯鼓勵成為烏托邦思想家

比利時籍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 中)在中研院的講座,鼓勵大家用想像力、熱情,和烏托邦思想家的勇氣,創造更好的世界。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1月12日比利時籍教授范巴赫斯(Philippe Van Parijs, 中)在中研院的講座,鼓勵大家用想像力、熱情,和烏托邦思想家的勇氣,創造更好的世界。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攝 107年1月12日

這兩年以小規模試辦UBI的新進國家或地區,有芬蘭、加拿大的安大略省、肯亞等。在這些實驗前,美國阿拉斯加在1982年起就建立以石油收入為資金來源的UBI制度,澳門也自2008年以博弈事業的收入發放UBI。

范巴赫斯訪台期間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阿拉斯加、澳門發的額度不高,約人均所得的百分之2至3,至今全世界還沒有地方發放相當高額的UBI。

他表示,發放標準因各地社福及稅制而不同,但應務實,確保人們的實質自由(real freedom)及永續發放,他提出的理想數值是人均所得的25%。

在許多支持UBI的理由中,范巴赫斯說,有兩個最基本的原因,其中,實質自由就是促使他投入這個運動的主要動機。

范巴赫斯說,UBI公平地給予所有人必要的資源,也提供最欠缺機會者真正的機會,讓人們從事想做的事、過想過的生活,施展、使用他們的自由,用經濟達到人們的「解放」(emancipation),是不同於新自由主義者強調市場機制,也不同於社會主義主張完全接受國家制度安排的另一種作法。

其次,他說,科技進步、全球化造成工作貧窮,人們做再多工作也難維生,有人主張要靠更多經濟成長與擴大需求解決失業、工作不穩定的問題,但為了環境的永續,現在已經不能再依賴過去這種模式,對此,UBI提供部分的解答,人們可以選擇兼職或休息一陣子,喘口氣。

在沙龍座談時,擔任雷震民主人權基金諮詢委員召集人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也出席致意,和多數人一樣,顧立雄對UBI的概念也很好奇。這次范巴赫斯來訪,並沒有拜訪官方的活動。

范巴赫斯在前3場講座,分別從倫理、經濟、政治的面向,說明UBI的論辯,而在中研院以「我們時代的烏托邦」總結時,則邀請聽眾一起成為烏托邦的思想家(utopian thinker),鼓勵大家能有這樣的勇氣。

他說,建立一個更好的未來與世界是有可能的,而所需要的僅是「我們必須發揮想像力與熱情」,說服自己後,同樣重要的是要聽別人的反對意見,誠懇地討論,不迴避任何真實存在的問題與困難,爭取別人的支持。

在講座中,范巴赫斯常被問到「免費午餐」的問題,什麼都不做就有收入可行嗎?從他的回答,可以看出烏托邦思想家何以不同。

台中市曾經想試辦UBI 最後為什麼沒有成功?請看下一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