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見蒲亭 川普不甩民主傳統重新定義敵友[影]

發稿時間:2018/07/16 10:43

最新更新:2018/07/16 11:16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俄羅斯總統蒲亭(左)和美國總統川普(右)16日將在赫爾辛基舉行歷史性高峰會。(圖左取自蒲亭推特twitter.com/PutinRF_Eng、右為中央社檔案照片)俄羅斯總統蒲亭(左)和美國總統川普(右)16日將在赫爾辛基舉行歷史性高峰會。(圖左取自蒲亭推特twitter.com/PutinRF_Eng、右為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鄭崇生華盛頓15日專電)「貿易上,歐盟是敵人」、「盼有天他(蒲亭)能成為朋友」。美國總統川普在「川蒲會」前選擇說這些話,還批評俄國介入大選調查是「獵巫」,川普顛覆美國敵友又一章。

兌現競選承諾一向是川普自豪的事,而和俄羅斯總統蒲亭交好,修補美俄關係,是他的政見之一,他看似又要展現「說到做到」,但三權分立的美國,再次上演權力制衡一面,不讓這位非典型美國總統的離經叛道走得太遠。

在「川蒲會」16日於芬蘭赫爾辛基舉行前,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宣布起訴俄國12名情報員,介入2016年總統大選,國家情報總監柯茨(Dan Coats)也主動在一場活動上強調俄國網路駭客的危險性,猶如911恐怖事件前湧入美國的恐攻威脅,更點名蒲亭要負責。

儘管川普不斷轉述蒲亭曾告訴他,俄國政府沒介入駭客干預大選事件,然而,就連川普自己的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受訪時都說,「很難相信蒲亭對俄國干預美國總統大選不知情」,但波頓也緩頰,這正是為何要舉行「川蒲會」,這讓川普有機會可親口好好問清楚蒲亭。

只不過,波頓這種說法,讓美國從學界、情報界到共和黨人都更擔憂,美國三軍統帥寧信蒲亭的說詞,也不信自己政府的調查與情資,而川普呈現毫無準備的態度,一心想見前蘇聯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出身的蒲亭,更讓人擔憂。

前中央情報局(CIA)局長海登(Michael Hayden)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說,司法部的起訴資料,其實是川普可用來質問蒲亭的有力證據,他如果還是白宮幕僚,會建議總統要施壓並正告蒲亭,「你幹了這些事,我們(美國)都知道,如果你繼續這麼做,我們一定讓你付出代價。」

但川普會這麼說嗎?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晚間新聞(CBS Evening News)專訪時,川普第一時間對「川蒲會」設下什麼目標的提問,答不出任何一項,而是告訴記者「我見完面再告訴你」,但強調「不會有壞事發生」,「說不定有好事」。

問到是否會向蒲亭要求引渡12名俄國駭客,川普先說,「我還沒想到這件事情」,隨後才指出「當然會」,卻又不忘質疑,「這是發生在歐巴馬政府時代的事」,暗指前總統歐巴馬什麼都沒做。

美國輿論沒忘記,歐巴馬為制裁俄國介入大選,在離任前下令驅逐35名俄國外交官;然而,在敘利亞問題上,川普下令攻擊阿薩德政權,卻不願對阿薩德的幕後支持者蒲亭施加新制裁,今年4月,白宮更一度打臉自己的聯合國大使海利(Nikki Haley)的談話。

儘管川普受訪時有說,俄國在某些方面是敵人、中國肯定是經濟敵人,但在點名俄、中前,他第一個提到的卻是美國傳統盟邦歐盟,在貿易上與美國為敵,和川普不對盤的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佛雷克(Jeff Flake)就說,一個美國總統無故歌頌蒲亭這樣的獨裁者,卻公開批評美國的盟友,讓他「非常訝異與擔憂」。

川普說自己相信會面是好事,除提到蒲亭,還點名中國及北韓,他親獨裁者遠民主盟友,華府建制派早有警醒,西方民主同盟也點滴在心頭。

要說「川蒲會」是川普完成見強人偶像的個人心願,或許太俏皮,但海登說,願真如川普所說,對這場會面期望別太高,沒有什麼新協議,就只是場「為見而見」的會面,這是他認為最不壞的成果。(編輯:陳俊碩)1070716

影片來源:CBS Evening News YouTube頻道

延伸閱讀》美俄領袖終將面談 川蒲會各自期待不同

延伸閱讀》從互相恭維到競爭者 川普蒲亭關係演變一次看懂

延伸閱讀》德國外長警告川普 勿和蒲亭達成犧牲盟友協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