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2018年7月

全球中央2018年7月

台灣學術界近年來頻傳大學教授被挖角到海外,其中,臺大土木系教授康仕仲也應加拿大亞伯達大學邀請,將於今年暑假前往擔任建築及機器人跨領域研究中心主持人。人才紛紛出走,無疑為台灣高教敲響了警鐘。

寂寞挫折打不退 廣告人圓電影夢

發稿時間:2018/07/11 10:09

最新更新:2018/07/11 10:09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劇本寫作,就像手中有一把鑰匙,隨時進入另一個時空,踏入全新領域,像找到新玩具一樣,玩得很開心。」一位從廣告界退下的四年級生,花錢拜師學藝曾被潑冷水,歷經寂寞與挫折,如今圓了兒時電影夢。

文/羅苑韶 (中央社記者)  圖/王瑞提供

「從沒想過要過退休人的生活!」四年級生的王瑞離開職場後,回頭找自己少時的電影夢,埋首寫起了電影劇本。常自稱「資深年輕人」的王瑞,大學念心理系時就到廣告公司實習,發現廣告公司工作環境很有活力、很有趣,畢業後一頭栽進廣告公司文案工作。工作兩年後到美國念碩士,返台仍回到廣告界,除了創意文案,也做過行銷,在民國80年代廣告業的黃金時代,她玩得不亦樂乎,也爬升擔任高階主管。

年少電影夢召喚 不再眷戀廣告戰場


她回想,過去消費者接受娛樂與資訊主要來自三家無線電視台,客戶倚賴廣告代理商的專業,那時的廣告人充滿著奇思妙想,但媒體分眾時代來臨也意味著廣告業的生態變了。此時,小時候拍電影的夢想正召喚著,50多歲的她決定毅然退出職場。

民國50年代,香港電影熱潮席捲台灣。在台北出生、長大的王瑞,還只是小孩子,跟著大人到戲院,萌發對電影的熱情。王瑞在訪談時回憶說:「《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部片就看了七遍!」

zoom in 王瑞的電影劇本《吳健雄》參加106年度「優良電影劇本獎」媒合會。王瑞的電影劇本《吳健雄》參加106年度「優良電影劇本獎」媒合會。

長大後,仍然維持每星期看兩到三部電影的節奏。初接觸編劇時,老師鼓勵學生要「海量」看片,王瑞自認符合這項標準,還說:「其實爛片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廣告人轉行當編劇,看來似乎不難,王瑞說,她一開始先買書,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系所聽課,但最後發現這些只能幫助了解編劇這一行。

純粹自喜愛電影出發,抱持「覺得我應該可以」、「愛看電影,所以可以編劇」為驅動力,單純想著做自己喜歡的事。但實際操作後發現,把廣告腳本的思維變成電影編劇,根本是錯誤幻想。她腳踏實地花錢找專業編劇開設的課程,循序漸進實作。

摸索編劇挫折無數 鬥志激發勇獲劇本獎


「挫折當然是有的,我在學習過程沒有把年齡視為障礙,但拜師學藝的老師一次次退回我的作品,曾苦惱地想去撞牆」;「有時一再以言語刺激、潑冷水,也讓我一度想放棄。」走過30年職場的大風大浪、曾是剽悍廣告人的她沉澱反思,站在老師的立場面對自己的盲點,不斷告訴自己絕不能這麼輕易被打倒。

王瑞說:「回想三年來1,000多個日子,獨自一個人在燈下與書本、資料對話,一日復一日,加上腸思枯竭的空虛,這種孤寂的感受是外人難以體會的。」

嘗盡尋覓寫作靈感與爬梳思路的苦處後,王瑞說,開始會在不經意的時刻靈光乍現,想法不斷湧現,雙手打字應接不暇,忙得接不下一直冒出來的句子與故事情節。有了有如湧泉的體驗,她比較安然篤定地面對編劇工作。

三年來不間斷地摸索編劇路,王瑞終於交出一份喜人的成績,故事是有關美籍華裔女性物理學家、有「中國居禮夫人」之稱的吳健雄。這齣劇本今年3月獲得文化部106年度優良電影劇本獎優等,是她創作的第三個劇本。

評審短評寫道,這是國內影壇較少見的女性半傳記題材,格局宏大且角色刻畫入微,吳健雄就這麼活脫脫地躍入眼前。

不改幽默個性的王瑞說:「寫這個故事時,心裡想,如果可以重來,我要去念物理,因為那些資料太燒腦了。寫完這個故事以後,心裡想,還好沒有去念物理,因為已經開始東想西想了。」

她說,從小就是愛說故事的人,會拉著表弟一起編演故事,不論是中式的上山學藝、下山報仇,或西式的牛仔拔雙槍對決;20多歲計畫出國念書時,曾想過學電影;當上媽媽後,對孩子講的床邊故事經常是電影情節─每段生命歷程都與電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最讓王瑞高興的是,她說:「劇本寫作就像手中有一把鑰匙,隨時進入另一個時空,踏入全新領域,像找到新玩具一樣,玩得很開心⋯⋯。」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開幕慶,《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