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2018年7月

全球中央2018年7月

台灣學術界近年來頻傳大學教授被挖角到海外,其中,臺大土木系教授康仕仲也應加拿大亞伯達大學邀請,將於今年暑假前往擔任建築及機器人跨領域研究中心主持人。人才紛紛出走,無疑為台灣高教敲響了警鐘。

一條高山步道的指向

發稿時間:2018/07/11 10:35

最新更新:2018/07/13 10:10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文、攝影/劉克襄

請填去年春末,沿著能高越嶺古道抵達天池山莊。新的山莊重建不過六、七年,規畫設計者吳夏雄正忙著為雪霸國家公園的官員解說整棟建築的功能。

放眼台灣的高山小屋,幾無此間的恢宏高大,同時又充滿綠建築思維以及環保節約的理念。相較於台灣尋常山屋的簡陋、侷促,這裡的開闊和潔淨,更像五星級的住宿環境。山莊啟用時,一度掀起高山攀登和宿泊內容的熱烈討論。雪霸的官員前來取經,據說便因未來在攀登雪山主峰的路線上,將會逐步淘汰現有老舊山屋,興築類似的綠建築,做為山友休憩過夜之所在。

天池山莊。天池山莊。

仔細聆聽大家對天池山莊的期望和表述後,我不免想到其他高山小屋的現狀。結果,腦海浮現的,都是天池的前一站,前晚因台電友人邀請,得以有機緣在那裡二泊一宿的雲海保線所。

這座雨淋板山屋保有日治時期的內涵,尤其是榻榻米睡鋪的格局,幾不曾變革。台電工作人員上山,維修西段保線路,都在此泊宿。隔壁的小工作間,則放置著各種維修器具。

台電人上山工作因為備極艱辛,被尊稱為「保線牛」。針對高山保線路維修的特殊性,保線牛在穿著裝備上,看似笨拙的衣褲,卻自有其防護的道理。但重點更在每個人的養成,山上環境簡單,器物有限,保線牛往往必須擁有百科全書的能力,熟悉電塔的各種狀況,解決大小疑難雜症,同時又具備登山技能,應付山上多變氣候。

沿著古道,許多岔路都是幽靜、開闊的「保線路」。在郊山,許多山友會利用,但在高山,因人跡罕至,唯有保線牛孤單深入。這些路跡明顯的山徑,未來都可評估,做為活絡山野健行和自然觀察的場域。

雲海保線所。雲海保線所。

從雲海保線所不難觀測,半世紀以來,台電在能高越嶺道,意外而悄然地形成一種外人陌生的高山文化。未來雲海和檜林等保線所勢必得完善留存,除了建築、器物保存外,更應當好好論述,豐厚這條古道的價值。

只可惜,天池保線所已然不在。一邊跟著眾人在山莊梭巡時,我注意到,大廳裡懸掛著山莊過往的歷史圖片和解說,其中一張是山莊前身「能高駐在所」。1918年秋天,因為山路維修與遞送郵件的需求,日本人在此設立此一連接東西部的官方驛站。對照昔時圖片,這是一棟外觀雅緻、設施齊全的檜木造日式建築,當時因規模宏偉,被尊稱為「能高檜木御殿」。除了配置警力,執行駐在所任務,特別設有客房,接待前來視察的高階將領。

可惜,1930年霧社事件時,駐在所遭賽德克族的起義反抗,全棟焚毀。隔年重建檜木山屋於原址,但形制規模都不若先前,反而接近現今的雲海保線所。

1950年代,國民政府獲美援挹注,修建東電西輸的輸電線路。此一所費不貲的工程乃台灣經濟開發的壯舉,此地遂成為台電的天池保線所,同時被稱為高山最豪華的住所。1986年遭焚毀前,經由申請核可,健行的登山客常有機會下榻。

1993年保線所年久失修,再次重建。然登山遊客日益增加,遠超過山莊的容納量,並影響周邊生態環境。晚近經審慎檢討後,林務局才以綠建築思維,委請擁有建築師背景的吳夏雄,在此原址重建。

這回能高越嶺古道健行,一路與山友交流,不斷興發各種高山健行的提問,包括步道修築、山難搶救、古道踏查、在地族群文化承傳和歷史遺跡保存等。但沒想到,昨晚下榻保線所和今天走進山莊,都觸及另一重要話題─關於高山小屋的修建、營運和維護。

相較於其他古道,能高越嶺委實是一條充滿啟發性的高山步道,自然生態和人文風物都豐沛且繁複。百年來,它也一直扮演著窺見高山攀登的探測計,更是其他高山步道整治的指標。

擁有200多座3,000公尺山岳的台灣,是一個精彩的高山大國,生物多樣的密度和歧異,遠超過瑞士、日本和紐西蘭等國度,而且幾乎全年可進行山野活動。只可惜,我們始終缺乏悉心規畫,得以讓高山成為重要的旅遊場域。

連著兩個住宿點的熱切討論,我隱隱感覺有一個改變登山環境的契機,似乎在此露出曙光。能高越嶺若成為示範,無疑是個重要的轉折點,放諸國際旅遊也有美好的可能。要推廣山岳旅遊,我們何妨以能高越嶺打頭陣,步道的友善規畫、登山小屋的建管,與過去人文歷史風物的充分彰顯,讓一條條符合生態永續的高山國家步道,合宜地蜿蜒於森林。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開幕慶,《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