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快不能解決的事
  作者8年前率先提出慢活哲學,展露速效時代裡的反向思維,引起市場高度興趣,「慢活」一詞從此被廣泛運用。如今他再以新作闡釋,在「解決」問題的層面上,總是有求「快」但解決不了的事。華人常講的「事緩則圓」有異曲同工之妙,意謂著有時慢下來,問題更容易解決,顯然解決問題的核心比效率更有意義。

.作者:卡爾.歐諾黑
.譯者:謝樹寬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3/04/3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快不能解決的事》

13 遊戲:解決問題,一次闖一關

  除非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有趣的,否則很難成功。
    ——戴爾‧卡內基(Dale Carnegie)
  《人性的弱點》(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作者

  全世界最困難的問題是什麼?有些人也許會把氣候變遷、貧窮或恐怖主義列在最前面。有人可能覺得是犯罪、種族主義或消費主義。不過在許多人家裡,也許會覺得做家事是人類最棘手的問題。

  麻煩的並不是在於家事本身。擦擦洗洗、用吸塵器吸地或是粉刷牆壁,都是直截了當的工作,你應該沒聽過有人需要上家庭清潔課程吧?真正的問題在於如何公平地分攤工作分量。歷經幾波女性主義革命之後,婦女至今仍是負責家務的主力。一份二○一○年西班牙的研究發現,在雙薪家庭裡,超過半數的婦女負責全部或是絕大部分的家務,而三分之一的男性完全不做家事。在義大利有七成的男性從沒碰過爐子,還有九五%的男性從沒用過洗衣機。即使在北歐這一類男女分工不是如此涇渭分明的國家,男性分擔的家務也是不到一半。

  這難免引起摩擦。一項研究發現,如果分攤的家務超過自認該做的分量時,做家事比上班開會還容易讓人血壓高。在全世界的家庭裡,婦女都在抱怨不公的家務分擔。各類論壇反覆出現對家務重擔的憤怒。在一個關於養育子女的網站,一個化名「家庭奴工」的蒙特婁婦女對家人抱怨不已:「他們不做『任何』家事,這簡直要把我他X的氣瘋了!」有研究顯示,男性做越多家事的夫妻,婚姻以離婚收場的比例就越低,我想這結果毫不令人意外。即使在雇得起幫傭的家庭裡,家務事的分攤仍會引發憤怒。當歐巴馬在二○○八年參選美國總統時,他的妻子就曾公開斥責他把髒襪子丟在地板上。

  這些事情是否似曾相識?對我而言,確實如此。在我家,老婆是發難的一方。並不是說我不幫忙做家事。我會煮飯,還會而且幫忙清潔廚房。我負責住家的維修,有時也幫忙洗衣服。雖然我不喜歡一大堆枕頭墊子,但我也常常整理床鋪。不過問題是我理當可以做得更多,至少是該撿起地板上的髒襪子。我們的孩子也沒盡到自己的責任。在我家裡,除了我老婆之外,每個人做家事的成績單都是:還有進步的空間。

  為什麼我不多做一點?看看我的辦公室狀態就知道,乾淨整潔對我而言不是最重要的事。我的書桌堆滿紙張和筆記本,點綴著餅乾與乾果的碎屑。裝著自製沙拉醬的罐子裡擺著黏膩的叉子。在我腳下,沿著牆壁擺放的是一排運動器材,還有乾淨程度不一、沒摺好的衣服。

  雖然我知道這種單身漢雜亂脫序的狀態絕不能帶進家門,但我對做家務事的熱情還是很難被激發。除了煮飯做菜,我對其他家事都沒有興趣。也不喜歡踏進整潔的房間。我的孩子跟我一樣。我的女兒有一次跟我說:「如果做家事很重要,為什麼沒有人發明一個方法讓它變得更有趣?」

  其實在二○○七年有人這麼做了。一個叫「家事大作戰」(Chore Wars)的線上遊戲,把做家事變成你可能想做的事。要玩這個遊戲,必須由真實世界裡共享一個空間的人們合組團隊,比如同一家人、同一間辦公室,或是同一個社交俱樂部。每人選擇自己在遊戲裡的身分,接著所有人一同列出該做的勞務,以換取提升分身能力的虛擬金幣或點數。你也可以把這些遊戲裡的寶物兌換成實際世界的獎品,比如帶小孩去看電影,或是請另一半幫你按摩腳底。

  和所有角色扮演的電玩遊戲一樣,「家事大作戰」給現實生活染上了一點史詩英雄的壯麗。勞務變成了「冒險」。例如出去倒垃圾,在遊戲中可能被形容為「將有毒廢棄物移出國境」,而清理陽台融化的積雪可能被稱為「逐退城門外的洪水」。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因為我想的跟你一樣。無聊、愚蠢、幼稚。你不可能因為它是《龍與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版的家事,就變得喜歡做家事。我的確也沒想到。「家事大作戰」激勵了世界各地討厭做家事的人拿起拖把和雞毛撣子。遊戲玩家的報告指出,孩子從床上跳起來整理房間並且去晾洗好的衣服;辦公室同事提早上班,清洗公司廚房的杯盤;甚至學生也在爭奪刷洗宿舍廁所的權利。玩「家事大作戰」的人自己都驚訝於爭取電玩棋盤上的分數,會轉化成打掃、刷洗、吸塵的樂趣。一個美國德州的母親驚嘆道:「我從沒見過我八歲的兒子整理自己的床鋪,而我看到老公清理烤麵包機時,簡直要昏倒了。」

  我並不熱中於花更多時間坐在電腦螢幕前,但是「家事大作戰」給人的承諾實在太誘人了。當我第一次跟孩子們提到這個遊戲時,我以為他們會嘟囔著抱怨我想騙他們做家事,不過他們的反應恰恰相反。我還來不及解釋遊戲規則,他們已經開始設想可能的獎勵—牛奶糖、水果糖、果凍豆。我還沒說出「我真喜歡我們一起想出來的計畫」,他們已經拿出一張紙設定自己的人物角色。

  這本書教我們的一課是,鼓勵人去做通常不會做的事是慢速解決法的核心要素。召集人們來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是達成目標的一個方式。回想一下,VERSO的計畫是如何讓芬蘭的小朋友在遊樂園的紛爭裡,協調出自己的和平協議。還有一個例子是西班牙的器官捐贈制度如何做到情緒管理。「家事大作戰」的成功說明遊戲有類似的效果,這將帶領我們認識下一個慢速解決法的要素:駕馭人們對遊戲的愛好。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