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蝦蟆的油
  因導演《羅生門》聲名大噪並引起國際對日本電影關注的黑澤明,為了回應眾人的期待,以不怕丟臉的心情於晚年直面人生。其深刻告白平實而極富張力,讀來笑淚交織,不負「電影界的莎士比亞」之名。無論是否看過他執導的電影,認識黑澤明從本書開始。

.作者:黑澤明
.譯者:陳寶蓮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4/01/0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蝦蟆的油:黑澤明尋找黑澤明》

長話(一)

  一九七四年八月,我接到山爺臥病在床的病危通知。

  那時我正準備前往蘇聯拍攝《德蘇烏札拉》。

  這一去,最少需要一年數月。在這中間,即使山爺有什麼狀況,我也無法回國。

  我抱著沉重的心情去探望山爺。

  山本家在成城北邊的小丘上,大門到玄關是一條緩坡水泥路。坡道中央是山本太太精心設置的帶狀花壇,鮮花盛開,但心情沉重的我覺得花色過於豔麗。

  病榻上的山爺,面容瘦削,挺直的鼻樑看起來更高。

  我慰問後,山爺低聲客氣說:「這麼忙還來看我,謝了。」

  接著問:「去蘇聯的助導怎麼樣?」

  「很好,我的吩咐都一一記下,做得不錯。」我說。

  山爺微微一笑:「只會記錄的助導不行哪!」

  我雖也這麼認為,但現在談這事會讓山爺掛心,不行,所以扯個小謊:「不要緊,他只是人太好說話,但事情做得很好。」

  「那就好。」

  山爺聊起壽喜燒。

  那是一家老味道的壽喜燒店,他推薦我務必要去嚐嚐,還告訴我地址。然後, 又聊起以前曾一起去吃過的一家牛肉火鍋店和那滋味。

  我看著其實已無食慾仍津津樂道那些事的山爺,著實感受到他的體貼。

  他是想開開心心送我去蘇聯。

  我在莫斯科接到山爺的訃聞。

  要寫山爺,卻從病榻上的山爺寫起,似乎奇怪,但我想說的是,即使在病危時候,山爺最掛念的還是助理導演。

  沒有人像山爺那樣看重助理導演。

  在拍片準備階段,最先著手處理的是成立劇組,山爺總是最先決定由誰誰誰來當助導。

  凡事都抱持柔軟態度、個性淡泊爽快的山爺,對助理導演的人選卻堅持得驚人。

  每次有新面孔候補時,對其品行、資質等都調查得清清楚楚。

  一旦採用後,不問助導的資歷,都會聽取他的意見。

  這種自由直率的關係,是山本劇組的特徵。

  我在山本劇組的助導時代,參與的作品有榎健(榎本健一,日本喜劇王)的《民謠金太》、《千萬富翁》、《意外的人生》、《良人的貞操》、《藤十郎之戀》、《作文教室》、《馬》等。在這期間,我也從第三助導升上總助導,也做過副導、剪輯、配音等。

  這段期間大約四年,但感覺像一口氣衝到陡峻的坡頂一樣。

  山本劇組的工作,每一天都快樂充實。

  我們可以大剌剌地提出意見,被採納的時候也多,工作特別帶勁。

  那時,PCL靠著挖角過來的明星和導演,鞏固陣容,發展成東寶映畫,在電影市場和其他公司短兵相接,每一部電影都在嚴格的條件下製作,每一件工作都不是普通的辛苦。

  正因如此,沒有一件工作不是極佳的修業。總之,根本沒有好好睡太平覺的時間。

  當時,劇組人員的願望大概就是能睡個好覺。

  可是,其他工作人員休息的時候,我們這些助導還要忙著準備接下來的工作,根本不能休息。

  當時,我常常幻想。

  一個大房間裡鋪滿棉被。

  跳進那堆棉被中好好睡個覺。

  不過,我們還是會用口水擦擦眼睛硬撐(這樣做,眼睛會清楚一點)。一心想著做出更好一點的作品。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