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龍宮
  川上弘美是日本當代重要的另類小說家,曾獲芥川獎等多項文學獎項,常引用日本古典神話故事,寫出現代化的奇幻文學作品。短篇小說集《龍宮》是其最新力作,描寫人與動物如孤狸可以相互轉換、相互溝通的魔幻奇情故事,充滿想像力,又具神秘色彩,相當好看。

  《龍宮》收錄〈北齋〉、〈龍宮〉、〈狐塚〉、〈荒神〉、〈鼴鼠〉、〈轟〉、〈島崎〉、〈海馬〉等8篇幻想奇譚,背後都有日本傳奇典故與神話元素。

  例如,江戶時代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畫一隻大章魚纏住一名裸女的春宮畫「章魚與海女」,經川上弘美發想寫成〈北齋〉,描述章魚變人在人類世界的經歷;〈龍宮〉源自烏龜帶救命恩人浦島太郎到龍宮遊玩的民間故事「浦島太郎」,作者筆下會說奇怪靈言的曾外婆「伊朵」,意指龍宮公主。

  這8個故事都有意想不到的情節發展,讀來有似曾相識的奇妙感覺,因為故事中的日本場景,帶出現代人類生活的空間另一層面,隱喻人的家裡藏著許多人類看不到的東西,如〈荒神〉出現的灶神,象徵每個女人都會有這樣的神保護著,也反映人心空虛。作者不露痕跡的寫出現代科技社會裡人的虛無與孤獨,也引領讀者進入充滿驚奇的超現實世界。


.作者:川上弘美
.譯者:王蘊潔
.分類:文學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09/03/1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鼴鼠

  當我梳洗完畢,去看昨天、前天,以及更早之前撿回來的人類時,暖爐的火已經燒得通紅,水壺的水已經燒開,發出嗶嗶的聲音,房間內充滿香噴噴的麵包味道。妻子做事很俐落。

  我撿回來的人類都躺在客房。

  大部分人都橫七豎八地躺著。家裡有很多被子、毛毯和枕頭。很少有人問我可不可以借用一下。當我帶他們回家時,有人直接鑽進堆成一堆的毛毯;有人把原本已經躺在那裡的人推開,鑽進暖洋洋的被子;也有人在房間內徘徊,踩在其他躺著的人身上。

  半晌之後,他們就決定了各自的位置,或者說是地盤,房間內再度安靜下來。

  每天早晨,我都會輕輕拍拍人類的肩膀。一方面是為了確定他們是不是還活著;另一方面,可以了解他們是不是想繼續留在這裡。

  如果有人死了,就直接拖出來,把他丟到挖向地底深處的墓穴裡。墓穴的深度超過一百公尺,但並不是我挖的,也不是我妻子挖的。而是我們的祖先花費好幾代的時間慢慢挖出來的。

  當初,挖掘這個墓穴的目的是為了埋葬我們同胞的屍骸。但隨著時代的流逝,我們的同胞愈來愈少,如今,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只有我和妻子的父母,以及我們各自的兩個弟妹而已。

  我們的父母和弟妹都在九州南方,住在地底深處。他們和人類沒有來往,靜靜地生活在那裡。有時候,我岳母會寫電子郵件給我們,整天都勸我們早日離開東京,和他們一起生活。他們似乎很擔心我妻子的弟妹也想來東京生活。

  當我拍人類的肩膀時,有意離開這裡的人類就會有所反應,抬頭看著我。於是,我就會了然於心。當人類抬起頭的時候,總是會露出一副無助的表情。他們注視著我的眼睛,嘴裡唸唸有詞。

  我再度輕拍人類的肩膀,對他們展露微笑。然後,回到妻子等候的起居室,吃著煎得脆脆的培根,和淋了桃子果醬的優格。

  吃完後,就和妻子一起把她剛才煮的大雜燴的大鍋子送去客房。妻子把大雜燴裝在碗裡,我則要求人類排好隊。因為,人類總是喜歡插隊,有些人懶得排隊,專門搶別人的。遇到這種人,我就會警告他們。如果他們不聽警告,我就用鉤爪抓他們,迫使他們聽從命令,努力維持秩序。

  當他們吃完雜燴,房間內再度恢復安靜。我整裝準備出門上班。妻子清洗廚房的流理台,轉動洗衣機。我在妻子的目送下,打開通往地面的蓋子,來到馬路上。然後,慢慢走向車站。我很怕冷,穿著喀什米爾的大衣,戴著圍巾,也戴著皮革手套。我要換兩次電車才能到公司,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

  到公司打卡後,在等待女職員泡茶時,我翻閱桌子上的傳真。剛進公司時,有人用石頭丟我,或是用腐爛的食物扔我,幾年之後,同事和前輩似乎也已經習慣了。

  這幾年進公司的年輕人幾乎根本沒有發現我的外貌和他們不同。他們並非不想揣測異於自己的東西,而是根本沒有注意到的樣子。偶爾有人對我說「你身上的毛很濃密」,卻已經沒有人上下打量我,或是問我的來歷。十年前,大家還曾經議論紛紛。

  中午之前,我都坐在電腦前進行統計處理。有時候,總務處的女孩子請我在信封上寫毛筆字。我的毛筆寫得很好,大家都說我的字寫得比公司任何人都漂亮。

  在打開妻子為我製作的便當之前,我默默完成手頭上的工作。辦公室內有暖氣,但我還是很怕冷,所以把暖暖包放在腰和腹部。當暖暖包變溫時,就是我吃午餐的時間。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