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小農復耕
  食安問題層出不窮,尋找安心食物已蔚為全民運動。台灣農村陣線、浩然基金會合作的「小農復耕」計畫,主旨為「以農為中心,連結綠色消費、建立城鄉共好的未來。」本書結集五個社區的「農業復興」故事,將友善耕作的小農與產品介紹給都市消費者,希望大家一起守護碗中的未來。

.作者:浩然基金會作者群
.譯者:
.分類:生活
.出版社:果力文化
.出版日期:2014/05/0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小農復耕:好食材、好生態、好市集、好旅行》

台東歷坵:魯拉克斯的金黃小米
文╱鄭雅云 攝影╱連偉志

  台東歷坵位在島嶼南方,處金崙溫泉之上,依偎南大武山旁。歷坵是由排灣族、魯凱族組成的原住民部落,部落的傳統名稱Rulakes魯拉克斯,在排灣族語中是「樟樹滿佈之地」的意思。

  二〇一〇年在歷坵展開的小農復耕,部落耆老杜爸爸和幾戶農友一起在公田上種下小米,嘗試友善環境耕作,找回過去與環境共存的傳統耕作智慧,以及屬於族人的文化與驕傲。

  搭著火車,搖晃過大半個台灣,總在沿途睡睡醒醒,窗景變換,色調由灰轉綠,穿過夾道綠蔭的沁涼,才能抵達這個以樟樹為名的小部落──魯拉克斯。

  魯拉克斯部落,最早是以「羅發尼澳」頭目家族為首的七戶住民,歷經兩波政策遷徙,發展至今約有近百戶規模。部落傍山而生,多賴農業生活,洛神花、花生和蔬菜是主要的經濟作物,而小米、樹豆、芋頭、生薑在族人的餐桌上,荏苒度過日治、國民政府至今,網咖旁的雜貨店歌曲從鄧麗君的柔籟放到謝金燕的電音,依舊穀氣芳香。

  和台灣多數農村一樣,隨著現代化與商品化的腳步,歷坵也面臨了資源不足、人口外流、長期使用化學藥劑造成土地環境傷害等問題;年輕一輩前往鄰近鄉鎮或更遠的都市讀書工作,少數有能力有際遇者,兜兜轉轉之後決定回到家鄉,懷抱各自理想與人際網絡,共同為部落服務。

  八八風災,吹斷路,也將民間浩然基金會的小農復耕計畫帶進部落。小農復耕計畫,以部落的文化與自主為土壤,期望透過經濟支持的澆灌,生長出屬於族人的在地產業。

小米達人杜爸爸

  年過七旬的杜爸爸,杜義中,是小農復耕團隊中農耕經驗最豐富的長者。他幼時在屏東阿禮部落出生,十歲左右隨著族人到歷坵來,是最後一批遷居的魯凱族人。杜義中從小跟著媽媽務農,在那個還沒有農藥化肥的時代,用小小的步伐跟著媽媽在小米田裡穿梭,耳濡目染,儘管父母早逝,但一直到現在,種小米仍是每年最重要的事,他也成為部落數一數二的小米達人。「我很喜歡種小米。我的母親在我十三歲的時候過世了,在那之後,我就一直保留著媽媽所留下來的小米品種,每年種下。小米開花的時候很漂亮,讓我想起媽媽對我的好。所以我一直種小米,感覺就好像還跟媽媽在一起一樣。」杜爸爸說。

  「我們原住民,每到一個地方就會種下小米。」小米耐旱,能適應多種地形與土質,傳統原住民慣於輪耕,每開墾一新地,就先種下小米,藉此瞭解土地特性;已開墾的土地,在每一次耕作之後便要休耕,以自然方式恢復地力。

  如同漢人以種植水稻建立起自己的飲食生活文化,原住民的文化則與小米息息相關,除了諸多傳說與祭典,最令人垂涎的便是味覺豐富的各式傳統料理。例如小米加入野菜燉煮成大鍋「搖搖飯」,方便又美味,是老一輩最懷念的兒時滋味;小米放肉裹上假酸漿葉,長粽型的「奇納福」是慶典時不可或缺的美味;小米酒更是家家獨門、每季限量的香甜。不過到了近代,傳統耕作引入化學資材、農業機械,加以村莊人口外流,仍然維持人力耕作的小米逐漸被其他經濟作物取代,雖然並未消失蹤影,但已不復昔日榮景。

要把祖先的小米智慧,教給孩子們

  二〇一〇年在歷坵展開的小農復耕,在作為復耕基地的公田上種下小米,嘗試友善環境耕作,找回過去與環境共存的傳統耕作智慧;祈願還給土地自然休養生息的空間,也還給部落一塊有生機的土地。要恢復的,不僅是天然環境,還有屬於族人的文化與驕傲,一些隨著時光流逝的無價財富。

  第一次嘗試無農藥耕作,大家的心裡總是不太踏實,已經習於慣行的操作方式,對於「有機」還是感到陌生與模糊。靠著杜爸爸回憶年輕時候,他的媽媽是如何利用既有資源,回應自然的呼吸吐納,一一克服田間的病蟲害侵襲。「種小米,就是要像對自己的小孩子一樣,經常去看他、關心他,」杜爸爸說。而對於小米最容易碰到的鏽病,老祖先也有方法:「以前我媽媽會把燒柴的灰燼灑在泥土上,治療鏽病。而現在,我也會這樣告訴我的VUVU們。」

  除了傳統智慧的寶藏,平均年齡超過六十歲的復耕團隊,也像認真的學生一樣,積極學習不用農藥的耕作方式。他們透過基金會聯絡東部的幾個有機農場,先後邀請曾在花蓮吉拉卡樣農場工作過的蘇秀蓮大姐,和曲冰部落的廖金池老師到歷坵,實地勘查田區狀況與分享自製液肥的方式。也曾到台東羅傑的自然農場探詢種植黃豆的方法。團隊決定試種黃豆以後,羅山的阿盛農夫慷慨幫忙,第一批花蓮一號豆種進入歷坵,為部落點綴了不同的風景。雖然後來黃豆不敵病蟲害的侵襲,收成欠佳,老人家們也就繼續專心的照顧小米,但是每一次與人交流,學得新知的溫暖與興奮依舊存在,支持著大家繼續努力。

  回到部落,大家更進一步思考如何有效的以人力取代化學藥劑。因為不使用除草藥劑,也不像種水稻一樣,可以用水位來抑制雜草生長,該如何有效率的管理雜草?熱愛小米的杜爸爸,於是決定使用條播的方式種下小米,以便於之後的除草與田間管理作業。他花了許多時間,經過不斷苦思與修改,製作出公田專用的劃行器。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