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央行的央行
  國際清算銀行堪稱「中央銀行的中央銀行」,最初目的為處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賠款問題;之後成為協調各國央行業務往來的國際金融組織。它享有賦予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各國外交使館的同樣待遇。身為一個低調神祕的組織,國際清算銀行的表現出奇敏捷,安然度過多次危機,包括第一次全球經濟大恐慌、納粹興起、二次世界大戰等等。然而,有如此權力和特權的組織,可以為這個世界做什麼呢?維也納大學教授朱嘉明認為,本書的答案相當悲觀:「作者通過國際清算銀行在巴賽爾總部的十八層建築物以《聖經》裡的巴別塔作為歷史警示,希望當代在『巴塞爾之塔』裡面的銀行家們,那些不斷消費著民脂民膏到這裡聚會的央行總裁們,能夠以聖經的巴別塔的命運引以為戒。」

.作者:亞當‧勒柏
.譯者:林添貴
.分類:財經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4/05/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央行的央行:國際清算銀行秘史》

緒論

  全世界最獨特的這個俱樂部只有十八個會員。他們每兩個月的某個星期天晚上七點鐘,在俯瞰巴塞爾中央火車站的一座圓形巨塔的一間會議室會面。他們的討論約為一個小時至一個半小時。某些出席者會帶一位同僚與會,但助理們在這個最機密的密室會議中罕於發言。會議結束,助理退席,留下來的人轉到十八樓的餐廳用膳,享用美酒珍饈。用膳持續到晚上十一點、或甚至午夜,這才是真正工作的場合。歷經八十多年淬鍊的禮數和招待,無懈可擊。大家都了解,餐桌上講的任何話,絕對出不了餐廳的門。

  享用這些瑞士上好美酒及一流料理的人物,走在街上、認得他們臉孔的人恐怕不多。但是他們之中的確有相當多位堪稱世界最有權勢的大人物。這些人——他們幾乎全是男士——是中央銀行行長。他們到巴塞爾來出席國際清算銀行——為各國中央銀行服務的銀行——的「經濟諮商委員會」(Economic Consultative Committee, ECC)。它目前的成員包括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英格蘭銀行總裁馬文‧金恩爵士(Sir Mervyn King)、歐洲中央銀行總裁馬里歐‧德拉基(Mario Draghi)、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以及德國、法國、義大利、瑞典、加拿大、印度和巴西的央行總裁。國際清算銀行的總經理賈梅‧卡魯阿納(Jaime Caruana)(前任西班牙央行總裁)也和他們一起開會。

  國際清算銀行是個很獨特的機構:一個國際組織、一家非常賺錢的銀行、又是一個研究機構;它依據國際條約成立、得到保障。國際清算銀行向它的客戶及股東——各國中央銀行——負責,但也指導它們的營運。身為一個沉靜、神秘的組織,國際清算銀行表現出奇地敏捷。它安然度過第一次全球經濟大恐慌、德國賠款支付和金本位制的終止(它存在的兩大主因)、納粹主義興起、第二次世界大戰、布雷頓森林協定、冷戰、一九八○年代和一九九○年代的金融危機,以及共產主義的終結。二○○三年至二○○八年擔任國際清算銀行經理人的馬爾孔‧奈特(Malcolm Knight)指出:「我們很欣慰地看到——藉由維持小型、有彈性、不受政治因素影響——(國際清算)銀行在其歷史過程中非常成功地與時俱進,能因應情勢演變而調適。」

  國際清算銀行已使自己成為全球金融體系的重要支柱。除了「全球經濟會議」之外,國際清算銀行設置四個最重要的國際委員會處理全球銀行業務:巴塞爾銀行監督委員會、全球金融制度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支付清算系統委員會(Committee on Payment and Settlement Systems),以及處理中央銀行統計業務的厄文‧費雪委員會(Irving Fisher Committee)。國際清算銀行還有三個獨立的組織:兩個和保險業有關,第三個是「金融安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 FSB)。金融安定委員會協調各國金融當局和監理政策,已經被稱為全球金融體系繼國際清算銀行、國際貨幣基金和商業銀行之後的第四根支柱。

  國際清算銀行現在是全球第三十大黃金準備持有人,數量達一百一十九公噸——還超過卡達、巴西或加拿大。加入國際清算銀行今天還是特權、不是權利。董事會負責核准中央銀行能否加入,要依它是否「對國際金融合作與本行業務有重大貢獻」做決定。中國、印度、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直到一九九六年才加入。

  考量到國際清算銀行在跨國經濟的樞紐角色,它的低調相當了不起。一九三○年,《紐約時報》有位記者指出,國際清算銀行保密的文化十分強烈,董事都已經離開會議室了,仍不准服務人員瞧一瞧會議室。這一點迄今沒有改變。「全球經濟會議」進行中,不允許記者在銀行總部之內逗留。國際清算銀行人員很少准許記者直接引述其名報導,其實他們也很不願和記者交談。這個策略似乎還挺管用。反全球化的社群網路抗議者「佔領華爾街運動」就沒有登門來吵國際清算銀行。巴塞爾中央火車站廣場二號相當寧靜。國際清算銀行總部門口沒有示威民眾群聚,附近的公園沒有抗議民眾紮營露宿,沒有人設置喧鬧的委員會迎接全球中央銀行家們到此開會。

  全球繼續接二連三爆發危機之際,金融機構受到前所未有的嚴格檢驗。一大堆記者、部落客和調查作家緊盯著銀行的一舉一動。可是,不知為什麼,除了偶爾見諸財經版面,國際清算銀行大都能避開批判性的檢視。直到現在。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