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美好的晚年
  2009年2月3日圓寂的法鼓山聖嚴法師,晚年疾病纏身時,口述2005年8月生病以來的生活,指示身後出版,以《美好的晚年》為書名。在法師往生一年後出版的這本書,詳述法師晚年人生看法,更讓讀者看見他遭逢惡疾,面對腎衰竭、插管等病痛時,能夠承受的仍有極限,與一般人差不多。

  與凡俗人等不同的是聖嚴法師層次極高的心境修為,他認為晚年遇到的人、經歷的事都是那麼可愛,因此覺得他的晚年是美好的;法師沒有掩飾或刻意修飾受病痛折磨的虛弱、無奈與痛苦,但即使不斷開刀動手術、插管治療,他仍不斷關心漢傳佛教如何找到未來發展的出路。

  《美好的晚年》一書對於生重病的人,不論是否為佛教徒,都會有加油打氣的鼓舞力量;對人生感到猶豫、徬徨、找不到意義的人,這本書也會幫助你思考人生的方向,如果有終身的目標,一定總覺得時間不夠用,即使病痛衰老也不足以懼怕,也就是說,最該怕的是人生沒有目標。


.作者:聖嚴法師/口述、胡麗桂/整理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法鼓
.出版日期:2010/02/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楔子
我的晚年是非常美好的

我的晚年生活,多半是在台灣度過的,唯一的一次遠行,是在二○○六年深秋去了一趟美國。

  在台灣,我的責任都交付出去了,我的任務沒有了,而要做的事好像也沒有了。可是還是有一些事要做,這些事我多半是被動的,主動的很少。我主動要做的,是發起一些社會運動,這是我很高興、很歡喜做的事,所以做起來很輕鬆;而被動的事,我只是應對而已,不需要花太多心血。主動的事是興趣,被動的事是任務,興趣和任務都不是負擔,所以我把這段期間的生活,稱為「美好的晚年」。

  在這個晚年,不再有任何事逼得我非做不可,我可以做的就做,不必做或者沒有想到要做的事,也就不去管它了。

  在晚年裡,我所遇到的人,我所經歷的事,都是那麼可愛,如果有些不甚可愛的人、不甚可愛的事讓我遇上了,還是覺得可愛。因此,我的晚年是非常美好的。

二○○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口述於中正精舍

一 我的病
二○○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口述於中正精舍

  我的這次害病,可以說是晚年以來,最嚴重的一場病,口述此時,我還在病中。害的是什麼病?這是我想不到的,但是想不到的,不一定不會來,卻也不是完全沒有它的影子。

  這要從二○○○年開始說起。我在七十歲那年,身體狀況很差,身旁總有許多人擔心我一旦往生,法鼓山怎麼辦?當時法鼓山文教基金會祕書長戚肩時菩薩建議我準備後事,因為我隨時可能就走,屆時法鼓山這個團體怎麼辦呢?我也的確有了打算,也做了安排。事實上,我是隨時準備走的,還沒有走的時候,活著一天就做一天的事,該走的時候就走了。因此,我不只一次地講:「我自己的法鼓山已經建好,你們大家的法鼓山,還要不要繼續建呢?」(編案:法鼓山代表的是提昇人品、建設淨土的理念和目標。)那時醫院檢查出我的腎臟功能很差,造血功能很低,紅血球不足,而白血球和血小板也都偏低。因此,首先要控制我的飲食,凡是對腎臟有負擔的飲食全都禁止。從此,我的飲食和大眾不同了,太鹹、太油,油炸、生冷、涼性及燥性食物全都禁食,只能吃溫和的食物;又因我的脾臟與腸胃不好,經常好像有感冒的樣子。

  到了二○○二年,我在台、美兩地醫院檢查的結果,都發現我的腎臟已有狀況,至少要開始準備洗腎,血液及腫瘤科醫師則是懷疑我身上有癌細胞,卻無法找出確切位置,甚至也懷疑我的骨髓有問題。但是我自己覺得尚可,至少還能撐下去,並且也沒有發現癌細胞,而既然腎臟尚且能用,也就不去理會。當時我的腎臟排毒指數都還保持在平衡的狀態,甚且有段時間出現好轉現象,醫師也滿訝異的。

  二○○五年三月,我於台大醫院進行例行檢查,結果仍如以往,並未出現異常。八月下旬,我赴台大醫院探望因膽結石入院手術的戒德老和尚,順便做了檢查。我猶記得腎臟科主治醫師蔡敦仁教授一見到我便說:「法師,您好久沒做檢查了,要趕快檢查。」我說四個月前才剛檢查過,但他仍堅持要我馬上做檢查。蔡教授是位佛教徒,他很關心我的身體狀況,擔心我一旦腎臟衰竭,排毒不足,隨時有生命危險,要我馬上再做檢查。

  我聽了勸,當日便做了尿液篩檢,發現確有異常。接著又做腎臟超音波檢查,發現左腎已形成一個不小的腫瘤。這使我很意外,因為也不痛也不癢的,什麼感覺也沒有。之後又請來泌尿科蒲永孝醫師為我檢查,蒲醫師一看,要我盡快住院,最好當天就入院,即刻動刀,否則會很麻煩。我猶不願相信,翌日再赴榮總,而檢查結果仍是相同,勸我趕快動刀,否則不妙。由於近年我的病歷都在台大,便決定返回台大醫院就診。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