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朕知道了
  民眾說「天下萬苦人最苦,人最苦的是雍正」。而他秉持「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態度,十三年如一日;若沒有雍正,或許「康乾盛世」必然遜色許多。這位承先啟後和扭轉乾坤的關鍵皇帝,也是史上最被誤解、謎團最多的皇帝。處在康乾的光環下,雍正以及他運轉的帝國,真實的情況又是如何?他的內心世界又是什麼?而雍正本人,何以願意承擔責罵、罪名、譏諷,對帝國肌體進行更為超前的手術呢?翻開本書,如同親臨歷史現場,作者傅淞巖以史景遷式的寫作風格,重現「朕這樣平常皇帝」的心理圖景。

.作者:傅淞巖
.譯者:
.分類:史地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4/07/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朕知道了:雍正•被誤解的皇帝•被低估的王朝》

第三章 帝國夢魘

  帝國的冬天來了。站在天壇之上,胤禛虔誠地敬天敬祖後,正在打算祈求帝國來年的盛景時,被一陣凜冽的西北風吹得一激靈。每天,他派去打探訊息的太監,總是帶給他樂觀的匯報「皇帝的身體尚好」。十一月十三日的凌晨,從暢春園飛馬跑來幾個太監,康熙病危。瞬間,他感到天壇也搖晃一下,他心中所有不祥的預感要成真了,康熙帝國要出大事了!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暢春園經歷了漫長的一天。子夜剛剛開始,康熙的病情急轉直下,他急召各位皇子前來暢春園,甚至召來了沉寂十多年的十三阿哥胤祥。皇子們焦急地等待著父皇身體的訊息,他們看到蒼白的太陽從東方升起,再一點點沉入西方的地下。

  死亡在吞噬康熙大帝乾瘦的身體。胤禛飛馬趕來晉見時,康熙打起最後的精神,告訴他自己身體惡化的原因。胤禛含著眼淚勸慰父親。康熙仍在用生命的最後力量,訴說自己的病情。事後胤禛才會意識到,康熙已不在意他的帝國,不在意皇子們是否孝順,他生命最後那些絮絮叨叨的病情,無非在宣告,《尚書》傳說的五福之中,他如願以償地享受著最後的一福—「善終」。

  此時,宮裡宮外都亮起了燈盞,隨著淒厲的北風一陣緊似一陣的號叫,令人壓抑的沉默早已摧毀了每位皇子的耐心。胤禟的口袋裡特意裝著毒藥,以示自己對胤(示題)—胤禩集團的效忠。胤禟還記得,十多年前康熙下令鎖拿胤禩的時候,他令人拿著鎖鏈同行,以示抗議。胤禩被開釋後,胤禟到了囚禁之處迎接,還當著大家的面取出毒藥,丟在地上,頗有藐視之意。對於胤禟來說,滿朝文武、皇室元老們,只有胤(示題)派與胤禩派的差別,無論兩位阿哥誰能登極,他都是理所應當的九千歲。皇位已經是囊中之物,這毒藥就是一面勝利的旗幟。

  當晚戌時,康熙大帝龍馭上賓。正當胤禛與皇子們哀慟號呼的時候,步軍統領隆科多突然向胤禛宣佈康熙遺詔:傳位給胤禛。康熙帝國十多年政治的勾心鬥角、風雲動蕩,就被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勾銷。

  死亡與黑暗一點點吞沒了暢春園,窗外一陣猛烈的狂風,這邊胤禛聽罷傳位遺詔後暈倒了。

——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成為康熙王朝中最後的一日,也成為這個王朝裡最漫長的一日。他早在五年前就已經完成了遺囑,這一天,他只是平靜地實現了權力的轉移,完成了生命的善終。胤禩、胤禟們沒有想到,康熙會如此突然地離他們而去,如此簡單地安排了後事,使他們竟一直找不到大鬧、反抗、起事的把柄。皇子們各懷心思地哭喪時,胤禟卻突然忘情地擠到了所有人前,甚至擠到了新皇帝胤禛的身前,傲慢無禮地在康熙的屍體前對坐著。在這個充滿神奇變化的一天裡,他無法理解皇考為什麼找到一個富貴的「閒人」、一個縱情山水的居士來繼承大統。胤禟此刻會憤怒與絕望地想到,皇考如此做法,只不過是對王朝所有精英的背叛。

  康熙的屍體躺在床上,臉上似乎仍然有一絲笑容。在最後的十年中,康熙沒有再立哪個儲君;在自己的死期裡,康熙竟然成功地避免了與新任皇帝的面對。五福俱全,他心裡清楚,古今三百多個帝王之中,自己成為天下最完美的帝王。更關鍵的是,他成功地背叛了自己的王朝,他精心地選擇了一種復仇,這成為他對自己帝國最徹底的葬送。這或許是他精心的設計,是這位曠世帝王最後的政治傑作。

  胤禩再也無法忍受康熙的微笑,他已經身在夢魘之中。他佯裝悲痛走出屋外,用最後的力量走到院外的一根柱子旁倚住。在黑暗的沉默中,「八佛」不知被怎樣的回憶折磨,他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童年時康熙說過的那句「若有人讚好,朕即非之」,以至於別人叫他幫助辦理喪事,他都恍然無覺。

  此時的西北前線保德州,平逆將軍延信將北京的訊息帶給了西北軍統帥胤(示題),胤(示題)面無表情地對延信說:「如今我的哥哥當上了皇帝,他還指望我去叩頭嗎?我回北京不過拜拜父親的梓宮,見見皇太后,我的事即畢矣。」延信驚恐地回答說:「你這樣說,莫不是想反嗎?」胤(示題)這才痛哭起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