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超越巧克力戰爭
  作者寇米耶曾說,透過最黑暗深淵的掙扎,才真正發覺人性的力量。在這本書中,他巧妙運用多線敘述的交織,讓讀者藉由不同人的眼光,從不同面向去看當初巧克力事件,如何衝擊、影響了每個人的生活──即使大家都噤聲不提。在書中種種角色的決定與行動的探照下,我們固然更深入人性深處的黑暗面,看到關於邪惡與自由意志、自由選擇的辯證,但也看到經過試煉後可能激發、喚醒的尊嚴與力量。

.作者:羅柏.寇米耶
.譯者:周惠玲
.分類:教育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4/09/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超越巧克力戰爭》

  卡特用拳頭捶牆。赤手空拳,沒戴上他在拳擊台上所配戴的十九盎斯拳擊手套。那一拳的反作用力之大,宛如地震般貫穿他全身,當他的拳頭擊向灰泥牆面時,連他的頭也跟著喀喀了一聲。然而,這痛楚卻讓他很爽很滿足。它讓卡特的打鬥慾望得到了發洩,不管打的是人還是物品都好。直到最近之前,卡特都跟守夜會的人廝混在一塊兒,但對於守夜會發生的事情袖手旁觀,不關他的事嘛,反正他還有拳擊和美式足球。長久以來他一直是這個態度,事實上,他還有點喜歡旁觀亞奇指派那些任務。不過也就只是這樣。在心底,他沒法原諒亞奇在巧克力事件裡的所作所為,因為那件事導致了雷恩修士下令解散拳擊社。而現在,亞奇竟然還想要在樞機主教來訪的那天搞鬼。

  卡特環顧體育館,這是他熱愛的地方,包括拳擊社全體隊員的情誼、體育館裡的味道(融合治痛軟膏與汗臭運動服的甜酸味)以及那些運動器材(大沙包和各種美麗的運動具)。如今它們全不見了。他放眼望去,體育館空曠得好刺眼,兩邊球架上的籃球網鬆趴趴地垂下來,拳擊台也不見了──被拆撤,永遠沒了──卡特再度怒火上升,混雜著悲傷。這些東西全不見了,都怪亞奇.柯斯特洛!

  他再度捶打牆壁,雖然這讓他的指頭挫傷,但捶打的感覺真好。他想打的人不只亞奇,而是整個世界,因為這個世界把他看成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貨,以身形粗壯取勝的美式足球哨鋒、只擅長攻擊的拳擊手。不僅只是四周的人這麼看他,連達爾頓大學的入學審核官也這麼認為,達爾頓大學的體育學系很著名。很適合卡特這樣的人去申請。他申請獎學金,但失敗了,甚至連入學許可都沒拿到。這搞得他很憤怒很焦慮。是啦,他不算什麼絕頂聰明的學生,可是他的學業成績還可以,不時也會登上榮譽學生榜,但是根本沒有人願意了解粗壯外表背後的他。話說回來,在那背後有什麼嗎?有,絕對有。必須有。他必須跟大家證明,證明他不僅是個大塊頭運動員,事實上,該說是「前運動員」,閒閒沒事幹的前運動員。

  「我必須打個電話給歐比。」他說,但並沒有講話的對象。此刻體育館裡根本沒其他人在,最近他越來越常這樣大聲自言自語,都快變成習慣了,尤其是在四周沒人的時候。

  他走到一樓迴廊的公共電話亭去打電話,就在雷恩修士的辦公室對面。電話亭裡的電話簿早就遺失不見了,所以他必須先撥給查號台。電話亭的門也被拆掉了,而且一直沒補修。撥完號碼,電話鈴響起時,卡特瞄了走廊對面一眼,目光停留在大廳裡陳列獎盃的玻璃櫃上。每次看見那些獎盃,他的心情就會變得很爽。

  歐比接電話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扁扁的、尖尖的。卡特以前並沒有打過電話給歐比。

  「怎樣?」歐比問。

  「主教要來的事。」卡特說,沒頭沒腦的,「歐比,我覺得這件事不好。」

  電話的另一頭陷入沉默。

  「這一次亞奇做得太過分了。」卡特繼續說,「這真是太過分了,歐比。」

  「亞奇哪一件事不過分?」歐比說。「你到現在還沒習慣啊?」

  「如果他只是把矛頭對準學校那也還好,可是這次的任務是牽涉到主教欸,我的天啊。加上我們鎮上的神父一向都會被邀請來參加。這件事不好,歐比。亞奇的計畫根本就是在羞辱主教。一定會引來大麻煩的,可怕的大大大麻煩。」

  「那你想怎麼樣?」歐比問。

  「我不知道。」

  「你不可能讓亞奇改變主意的,這我很確定。」

  卡特停頓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氣,思索著他該跟歐比交心到什麼程度,不過,根據他的直覺,嗯,直覺告訴他,這些日子以來,歐比已經不再是亞奇的哥兒們。不像以前那樣。

  卡特再度沒頭沒腦地說,「我並沒有打算讓亞奇改變主意。」

  「那你想讓誰改變主意?」

  「雷恩修士。」

  他聽見歐比猛抽了口氣。同一時間,他快速地朝四周張望,彷彿提到雷恩的名字,就能召喚他出現。可是走廊上並沒有人影。

  「我們得讓雷恩打電話給主教取消這次的行程。」卡特說。

  這次電話線那頭沉默得更久了。最後歐比說,「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卡特?」聲音中充滿著挖苦。

  「這就是我要跟你討論的。我的意思是說,兩個人一起想總比一個人好吧,對吧?」

  「有時候啦。」

  「有時候?」卡特問,突然煩惱起來了。說不定他對歐比的判斷根本就錯了。畢竟,歐比對亞奇是最忠貞不過的。「我是不是說錯話了,歐比?你同意我的看法嗎?亞奇對主教來學校的計畫是錯的?」

  「好啦好啦,」歐比失去耐心了,電話那頭的聲音中出現怒氣。「我承認,我現在對於亞奇.柯斯特洛還有他那些任務,都厭惡透頂了。可是要不要搞叛變,那又是另一件事了。」

  「我又沒說要搞叛變,你很要命欸。」卡特說,「我說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安靜的計畫,讓主教別來我們學校。」

  他聽見一聲長長的嘆息聲。

  「我不知道欸,卡特,我才不想跟雷恩修士打交道。也許我們應該想別的方法……」

  「考慮一下嘛。」卡特說。

  「我會想想看。」停頓。「好啦,我得出門去了。晚一點再跟你說。」他迅速地掛斷電話,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卡特皺著眉頭掛上電話筒,注意聽有沒有多餘硬幣掉出來的聲音。運氣不好。現在他知道了,他不能依靠歐比。歐比有他自己的煩惱:他現在只在乎蘿莉.關德笙。卡特領悟到,他不能依靠任何人。只能靠自己。

  步出電話亭,他感受來自四面八方的空寂,他喜歡這種孤單的感覺。卡特走向陳列獎盃的玻璃櫃,裡面放著金燦燦或銀閃閃的各種獎盃,那些獎盃見證了三一高中在美式足球和拳擊競賽中的勝利。更正確說,是他的勝利。

  他在獎盃的光芒中被催眠著,那些獎盃閃閃發亮,簡直跟迴廊的燈光一樣亮,那光芒撫慰了他。就算他進不了大學,沒法再贏得另一場球賽或拳擊賽,那些獎盃仍然是他實現自我的標誌。他不容任何事、任何人將這些奪走。

  就算是亞奇.柯斯特洛也一樣。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