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走一個世紀的音樂路
  誰還記得一個音樂的老台北?──台北放送局、延平北路第一劇場、台灣省教育廳交響樂團、國際學舍……台北世紀交響樂團創辦人、指揮家廖年賦,橫跨日據時代與光復後的台灣,邀請大家一同回憶半個多世紀以來,台灣「交響樂團」和「音樂文化」的發展故事。

.作者:羅基敏
.譯者:
.分類:藝術設計
.出版社:華滋出版
.出版日期:2014/11/2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走一個世紀的音樂路:廖年賦傳》

與省交結緣(1955-1973)

  臺灣甫光復之時,百廢待舉,樂團絕不是首要之務。感謝蔡繼琨的魄力之舉,光復後不久,樂團就成立了,團員亦授予軍階。不久之後,1946年(民國三十五年)三月,全國裁軍會議決定裁撤,有心人士努力下,將樂團改隸於行政長官公署,亦隨之改名。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二二八事件後,行政長官公署改制為臺灣省政府,樂團再度改名,於1948年(民國三十七年)元月改名為臺灣省立交響樂團。同年年底,省府參議會提議撤除交響樂團,幾經交涉,將樂團管樂隊改列省府軍樂隊,管絃樂隊改隸臺灣省建設協會。蔡繼琨調任菲律賓後,軍樂隊長王錫奇接下團長,再經多方努力後,1951年(民國四十年),樂團終於又隸屬於省政府教育廳,更名為「臺灣省教育廳交響樂團」(現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直到我進樂團時,還是這個名字。

  進省交後,由老團員那裡聽到很多故事,印證了省交成立的特殊背景。有人曾經告訴我,當年日本人被遣返時,有些團員就拿著蓋有行政長官公署交響樂團印章的紙,貼在空屋門口,佔為己有,成為自己的住家。也正因為倉卒成軍,團員素質不齊,管樂的來源有軍樂與「西索米」(就是送葬管樂團之俗稱)樂隊手,絃樂則極端缺乏,要不就是管樂手臨時去學絃樂,要不就得對外招考,才會有楊朝開告訴我的事。我進樂團時,是全團最年輕的團員,被分在第一小提琴聲部。樂團首席是臺南人黃景鐘,跟一位由日本回來的老師蔡誠絃學,也是科班出身。黃景鐘經驗豐富,我坐在他後面,學到很多,很有收穫。

  那時的省交位於西本願寺,俗稱「大廟」,亦即是今日的西門町、中華路底。我還記得,第一天的排練曲目是貝多芬的第七號交響曲,由王錫奇擔任指揮。對當時的樂團而言,算是很難的曲目。也是因為這首「貝七」,我不久後離開省交好一陣子。

  到省交工作後,才瞭解楊朝開說的「輕鬆」是什麼。樂團倉促成立,團員水準良莠不齊,上班時衣衫不整,穿著短褲、背心就來的人比比皆是;也有人有著當時俗稱「國恥」動不動就吐痰的習慣。排練中間休息半個小時的時間,不少團員蹲在地上抽菸、吐痰、聊天,不然就是標會、收錢。團練或音樂會時,演出的音樂慘不忍聽。省交剛開始經常演奏史特勞斯的圓舞曲,還都是簡易版。諸此種種,都和我對樂團的期待相距甚遠。進省交一年多後,有次練貝七,貝七前面的主題是六八拍,樂團卻總是演奏成附點四分音符加八分音符,聽起來很不舒服。我知道這樣下去,樂團程度不可能好,上班很痛苦,乾脆就不去了。大約四個月後,省交當時的演奏部主任陳暾初帶她女兒去市立女中(現在的東門國小)比賽,我也帶學生去比賽,兩人在那裡相遇。陳暾初知道,我因為樂團程度太差,很不滿意,才離開樂團,他告訴我,第二年三月左右,美國國務院會派一個指揮來,希望我再回團裡。我聽了他的話回省交,樂團竟將離開四個月的薪水都算給我,好像我沒有離開過,讓我很驚訝,也有些不好意思。

  第二年,1958年五月,果然指揮約翰笙(Thor Johnson)來了, 剛好也指揮貝七,終於把節奏一一調整好了,樂團水準提升很多。約翰笙來省交指揮後,認為王錫奇帶團不行。當時的教育廳長為劉真,他曾經做過八年師大校長,在聽了建議後,邀請師大音樂系系主任戴粹倫來兼省交團長。那個時代,一個人兼好幾樣專職是常事。不僅如此,劉真還立刻撥了一百萬經費給省交,五十萬買樂器,五十萬在師大運動場邊蓋一個練習廳,就是音樂系第二代系館。1959年,戴粹倫任團長後,逐步整頓省交,最早的團員依制度慢慢地淘汰。當時樂團的帳很亂,戴粹倫不放心,要我任出納,老師開口,我雖沒經驗,卻也不敢說不,只能努力做,這可算是我第一個行政經驗。1969年,我開始兼任演奏部主任,參與更多樂團行政工作。

  約翰笙在的時候,省交就已在國際學舍開音樂會了。戴粹倫接團長後,和國際學舍簽合約,讓樂團能有定期演出的場地。大約每六到八星期,省交就在臺北有一次大規模音樂會。那時候沒有什麼音樂活動,省交每次演出都可說是樂壇盛事,引人注目,我的管絃樂作品《中國組曲》也是在這樣的情形下被演出的。

  省交慢慢交出像樣的成績單後,戴粹倫著手逐步擴展樂團的活動面向。1965年開始辦暑期音樂研習會,招收年輕學生,並在研習會結束時,舉行成果發表會,甚受讚賞。1965年11月,戴粹倫正式將這些學生們組成「省交響樂團附屬小弦樂團」,並於1966年二月廿六日於臺北國際學舍舉行成立後首次音樂會。1972年底,因省交南遷臺中及戴粹倫辭去團長兼指揮之務,小絃樂團隨之宣告解散。無論是暑期音樂研習會,還是小絃樂團,戴老師都要我參與工作,讓我學到許多寶貴的經驗,終身受用。尤其是我自己在1968年創辦了「世紀」,一切由零開始,若無省交的經驗,一定是焦頭爛額,樂團亦不可能順利地成長。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