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2的力量
  從約翰藍儂與保羅麥卡尼,到賈伯斯與沃茲尼克,作者以無數創作雙人組為例,綜合文化史和社會心理學,剖析雙人搭檔如何刺激互補,驅動創作成就,顛覆社會既往對於「獨行天才」的刻板印象。你缺少的可能不是伯樂,而是了解你又挑戰你、對你不離不棄的好夥伴。

.作者:喬書亞‧沃夫‧申克
.譯者:李芳齡
.分類:財經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5/04/0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2的力量:探索雙人搭檔的無限創造力》

  創作的基本單位不是個人,而是雙人組。社會學家麥克•法洛(Michael Farrell)研究從法國印象派畫家到心理分析學派創始人等創作圈後發現,團體能夠形成社群感、目的感及聽眾,但真正重要的作品是由雙人組創造出來的,例如莫內(Claude Monet)和雷諾瓦(Pierre Auguste Renoir),或是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和威海姆•弗里斯(Wilhelm Fliess)。

  為何如此?原因之一可能是:相較於和任何團體互動,我們和單一個人互動時更坦誠、更深入,因為我們的心理是透過和關心者一對一互動而形成的。

  雙人也是最流暢、最富彈性的關係,基本上,兩個人可以隨時隨地形成自己的社會。當有另一個加入時,情況或許變得更穩定,但這種穩定性可能阻礙創造力,因為角色和權力地位變得更穩固了。三支腳使一張桌子立穩,但兩條腿才便利於行走、跑步、跳躍或跌倒。

  雙人組很自然地啟發互動,甚至激發緊張對立;在更大的團體中,個人可能緘默神隱、不投入,但在雙人組中,無人能夠躲避。德國社會學家暨哲學家蓋奧爾格•齊穆爾(Georg Simmel)指出: 「雙人組的最重要特徵是,兩人中的每一方都必須實際出力完成某事,若只有其中一人出力,就注定失敗,不會像三人團體常發生的那樣,出現超強的個人。」齊穆爾說,這使得每個雙人組有其特色: 「正因為兩人都知道他只能依賴另一個人,沒有其他人可以依賴,這使得雙人組形成特殊的貢獻。」所以,我才會說:雙人組是創作的基本單位。當然,雙人組並不是唯一重要的創作單位,若你聆聽三人爵士樂,或是研究美國參議院,整個團體顯然很重要;但縱使是三人或數百人的團體,也會受其內部雙人組團體的影響。

  還有另一個重點:雙人組不僅產生創造力,也讓我們能夠師法它。強森在《創意從何而來》一書中指出,從珊瑚礁、城市到網際網路等種種事物的創新特徵: 「用複雜理論的話來說,這些型態……是碎片形的:當你近看或遠觀時,可以看出它們呈現極相似的型態,舉凡分子、神經元、像素、人行道等,皆是如此。不論你檢視的是碳生物的原始創新,還是網路上充斥的新軟體工具,相同型態一再出現。」

  雙人組的型態也是如此。

  他們的演進過程歷經六個階段:

1.結識(Meeting)。

  檢視未來將形成雙人組的兩人最早的相遇和結識,可以明顯看出引起兩人之間化學作用或觸電感覺的境況與特性—不尋常的相似性遇上不尋常的差異性。

2.交匯(Confluence)。

  歷經時日,兩人從原本只是對彼此感興趣,進而成為雙人組,各自捨棄獨特自我,形成心理學家所謂的「共同身分」(joint identity)。

3.辯證(Dialectics)。

  創作雙人組的創作工作核心,是在創作流程的二分法組合類型中,兩人有各自但相互交結糾纏的角色。

4.距離(Distance)。

  為了長期成功合作,雙人組不僅需要彼此親近,也需要保持適當距離,以創造足夠空間發展出不同觀點和經驗,以便持續刺激、啟發這段夥伴關係。

5.無止境的賽局(The Infinite Game)。

  在創作高潮,雙人組既相互競爭,也共同合作,這種辯證過程顯示了衝突對立的驚人力量和潛力。

6.中止(Interruption)。

  檢視創作雙人組的終結,可以看出,導致他們分道揚鑣的力量,也就是推動他們向前的力量。他們並非失去彼此間的火花,而是失去彼此間的平衡,這通常是因為他們周遭的環境出現某個重要變化。不過,考慮到他們在實際上和心理上依舊彼此相繫,我們也可以說,創作雙人組從未真正終結。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