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波拉農廣場
  《波拉農廣場》是關於三個年輕人出發尋找傳說中的烏托邦──波拉農廣場的童話故事,與《銀河鐵道之夜》並列為宮澤賢治的代表作。除了賢治一貫純真透明、充滿自然光影的文字之外,這本書也富含自傳色彩,並勾勒出賢治心目中理想社會的樣貌。

.作者:宮澤賢治
.譯者:龔婉如
.分類:文學
.出版社:自由之丘
.出版日期:2015/09/0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波拉農廣場》

  「那我們快去找找,出發吧。」法傑羅拿著地圖急忙起身。

  「我可以一起去嗎?」

  「當然啦,我正想問你呢。」

  「那我也要去。等我一下。」

  我急忙起身準備出門。雖然月亮已經出來了,但為了看清楚地圖,我還是帶上了玻璃提燈。

  「走吧。」我關上門,跟在法傑羅和米勒身後。

  太陽已經下山,天空變得彷彿是青綠色的古池一般。這個時間,正是附近的草叢和合歡木看起來最翠綠的時候。

  「波拉農廣場裡有什麼呢?」

  我一邊問法傑羅,一邊跟在米勒身後。

  「聽說那裡有管絃樂隊、有酒,什麼都有。雖然我不想喝酒,但很想帶大家去瞧瞧。」

  「聽說真的是這樣喔,小時候我也常聽大家這麼形容。」

  「而且聽說,任何人到了那裡之後都變得很會唱歌。」

  「對對對,我也是這麼聽說的。但不知道那個地方現在還在不在就是了。」

  「但我真的聽見了。我什麼都不缺,但很想變成很會唱歌的人。米勒你應該也是這麼想吧。」

  「嗯。」米勒點了點頭。

  聽著兩人的對話,我心想,米勒應該本來就很會唱歌了吧。

  我們三個人橫越了賽馬場的正中央,走在通往草原的小徑上。轉身回望,我的房子已經變得很小了,閃耀著金黃色的光芒。

  ……

  這時天色已經差不多全黑了,西方的地平線上方,如同古池裡的水燈般閃耀著藍綠色的光芒,草叢也變成了暗綠色。

  「你們看,三葉草花燈已經亮了。」法傑羅叫了起來。

  遠方幽暗的草叢裡,一朵朵白色的三葉草花,正像圓圓小小的白色紙燈般,東一盞西一盞地透著微光,四周充滿了濃烈的蜂蜜香氣。

  「走近一點看,那些亮光好像是由許多小飛蛾般的藍白色光芒聚集而成的。」

  「真的嗎?我還以為是一整朵的花燈呢。」

  「仔細看,我沒說錯吧。這上面還有號碼呢。」

  我們蹲下來看著地上的白花。只要加上一點點想像,每一朵花上,好像都真的寫了淺褐色的小小數字。

  「米勒,上面寫的是多少呢?」

  「應該是一千二百五十六吧。不對,好像是一萬七千零五十八。」

  「我的是三千四百二十……六!」

  「有那麼清楚嗎?」

  我實在看不清花朵上寫的到底是什麼數字,但這些花燈,正東一叢西一簇地開滿我們身旁。

  「三千八百六十六。只要數到五千,波拉農廣場應該就在附近了。」

  「但是我怎麼完全聽不到你們說的那種聲音呢?」

  「馬上就會聽到了。這朵花是二千五百五十六喔!」

  「我覺得數數字並不是好辦法。」我忍不住說。

  「為什麼?」法傑羅和米勒都站起身來,疑惑地看著我。

  「首先,我不認為花上寫著數字,那完全是我們眼睛的錯覺。而且,如果馬上就能聽到那些聲音,那我們循著聲音找不就行了嗎?無論如何,我們不妨先再往前走一點。這附近我也常來,我們現在的位置,比岔路口還要更北邊,距離莫拉特森林還遠得很呢。是吧?米勒。」

  「的確滿遠的。」

  「那我們先往前走吧,走一小段之後,再看看三葉草花上的數字,應該還是兩三千之類的。」

  米勒點點頭往前走,法傑羅也一聲不吭地跟在他身後。我們三人就這樣默默走在草原上,四周滿是藍白色的光點,遠方的景色像是條紋布匹上的一道道紋路般,十分奇特。草原盡頭漆黑的地平線上,天空漸漸轉為沉沉的鐵灰色,點點星光陸續浮現在空中,空氣也開始變得甘甜。我發現前方映出了我們三個人的影子,回過頭去,只見十六日的明月,彷彿被切成奇妙而扁平的半圓形,正從摩利歐市朦朧的燈火間探了出來。看著這樣的景象,我們不禁驚呼。法傑羅張開雙臂跳了起來,像是在對這幕景色致敬。

  這時,泛著藍白色光芒的草原另一頭,突然傳來一陣不知道是大提琴還是低音提琴發出的顫音。

  「你們聽,你們聽!」法傑羅激動地拍著我的手。

  我站直了身子,仔細傾聽。聲音非常微弱,像是在輕聲地訴說著什麼。但我卻分不出聲音是從哪個方向傳來,只能呆呆站在原地。究竟是南邊、西邊、北邊、還是我們來的那一邊?那聲音也彷彿是從地底下傳來,忽高忽低、愉悅而輕快地迴盪著。

  那聲音還不只一兩聲而已。時而消失、時而交錯,有時又有幾個不同的聲音相和,讓人不知該如何形容。

  「果然跟以前的傳說一模一樣呢,真是不可思議。」

  「這裡的數字也是兩千三百左右喔。」法傑羅檢查著三葉草花。隨著月亮露出臉來,花燈似乎也變得更加明亮了。

  「數字根本就不可靠。」我也蹲了下來。

  這時,我看見一隻黑色的小蜜蜂,從一朵花燈飛到了另一朵花燈。

  「你們看,有蜜蜂。剛才我們聽到的顫音,一定是蜜蜂在月亮出來後飛出蜂巢,採蜜時所發出來的。啊,你們看!草原上到處都是蜜蜂。」

  我心想,這下子你們應該懂了吧。但法傑羅和米勒只是悶不吭聲,似乎頗不以為然。

  「那是蜜蜂的聲音啊,所以我們才會不知聲音是從草原的哪個地方傳來。」我只好再度說明。

  過了一會,米勒終於開口。

  「不是這樣的,我很早之前就知道這裡有蜜蜂了喔。但是,昨晚我真的清楚聽見了笑聲。」

  「笑聲?是很低沉的笑聲嗎?」

  「不是。」

  「是嗎?」我被搞糊塗了,雙手抱胸站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草原的西北方傳來了伸縮喇叭還是低音提琴之類的樂聲。我急忙轉過頭去,卻聽見西方也傳出同樣的聲音,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是誰在這裡施展了魔法呢?又或是真如古老的傳說所言,白天空無一物的草原,到了夜晚就會變成歡樂的波拉農廣場?一想到這裡,白天在公所裡整理標本、提交文件給所長的生活,反而變得虛幻而不真實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