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
  作家戴芙妮.米勒也是一位家醫科醫師,為了替自己的病人找藥方,持續造訪有趣的農場,進行多趟營養冒險之旅。她觀察到有機農場以改變生態圈的方式,改變土壤的成分和結構,讓土地充分呼吸,成為更友善的生態循環。人做為大自然生態鏈的一環,也應該從大自然找到改善體質的方式。她後來介紹病人去農場long stay,沒想到居然不藥而癒。證明從大自然中找藥方的可行性。她將自己幾次的農場旅行結集成《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這是一個生物鏈的觀察,也提供現代醫學的新觀點的田野調查。

.作者:戴芙妮‧米勒
.譯者:唐勤
.分類:醫藥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12/22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一位醫生關於土地、永續農場與醫療的現場觀察筆記》

  紐約市布朗克斯現在有幾十座社區園圃,中區有五塊地共組「綠色之家」,快樂農園是其中之一。凱倫是其中的女族長。住在附近的個人或家庭,照顧自己登記的一小塊地,每週捐出一定比例的蔬果產品,送到中區農夫市場,所得收益屬於「綠色之家」整個組織。

  某個星期二,早上五點三十分,我癱坐在第七大道地鐵快車堅硬的座椅上, 再次北行。我的計畫是去幫忙「綠色之家」採收蔬菜,然後在每週一次的布朗克斯中區農夫市場賣一整天的菜。

蔬菜多, 犯罪少, 兩者怎會有關?

  「新-鮮-蔬菜,我們來種你來吃。」凱倫在叫賣,兩手環成號角狀。

  幾十個幼稚園的幼童由一位老師領頭,出現在拉芳田大道另一端。他們穿的連帽厚外套和背的背包全都色彩鮮明,看起來就像一列啾啾叫的鸚鵡。他們過了馬路,經過農產攤位的前面,凱倫向他們揮手,開始唱道:「記得吃蔬菜喲!」他們也向她揮手,老師當中有一位露出微笑。顯然他們都認得凱倫。兒童兩人一排,走到翠蒙公園的入口拱門下面,目標是公園裡的遊戲場。我從人行道可以看見公園的美景,碎石步道,修剪完美的草皮,還有秋葉燦爛的楓樹。凱倫告訴我,公園因為「綠色之家」而起了變化。

  「八年前,這裡面全是毒販,」她說。「然後,市場開始來這兒擺攤,緊接著,就看到公園局開始進行維護,警察常來巡邏,於是毒販不見了。」

  犯罪率降低!這是社區耕種發揮的另一個健康效益。

  突然,我們對治安的談論給了我一個想法。我在自己的背包裡翻檢,拿出社會學家桑普森(Robert Sampson)寫的系列文章。莉特的論文提到桑普森的研究,我覺得題目很吸引人,幾天前我在來紐約的飛機上快速瀏覽了一遍。當時我感到裡面社會學的術語太多,可是現在再次閱讀,我燃起新的興趣。根據這些論文,凱倫說的一點也不錯,農夫市場是降低了犯罪率。

就因為集體功效感嗎?

  桑普森及同仁調查數千名芝加哥居民,想要了解為什麼犯罪率在不同的鄰里間差異這麼大,即使社經地位相似也是如此:有些低收入社區幾乎沒有暴力罪行,而他處卻相當盛行。同樣地,比較富裕的地區雖然整體犯罪率較低,可是有些高收入社區發生的攻擊與偷竊事件,歷來多於別的地方。他們的結論是,影響犯罪率最重要的一點不是經濟地位,而是所謂的「集體效能感」(collective efficacy):全社區對於社區成員能夠透過團結合作來發揮影響力所抱持的信心。

  深信集體效能的鄰里,更可能有一個監督治安的社區志工群體,向警察舉報可疑人事,告知家長子女逃學,或是組成「上學安全路線」委員會。集體效能感也跟許多其他正面的健康效應相關,如自我健康評估較佳、傷殘時日較短。

  那麼,什麼可以提高集體效能感呢?幾乎就是我在農園跟農夫市場見到的一切。多世代共同合作、講故事、共進(可口的)餐點、孕育創業機會、討論政治、在陽光下體力勞動、對鄰居表達善意、在市場義務幫忙、跟家族傳統建立連繫、獨立自主的意識、跟本地機構的互動、下一代的參與|這些全是「綠色之家」在一度破敗不堪的布朗克斯中區所點燃的集體效能火炬。又是什麼點燃了「綠色之家」的火炬呢?靠的就是屈指可數的幾個不安於現狀的人,凱倫便是一位。當初誰想得到,在空地上弄幾個植床種點菜,會引發如此深遠的後果,如犯罪減低、失智減少、身體質量下降、蔬菜攝取增加?城市耕種能夠提供如此有力的預防性醫療,而直到不久前,我還不曾拿它當處方開給病人,豈不令人詫異!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