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這不是你的錯
  若你感覺自己不值得愛,經常推開好事,甚至有成癮的困擾,或走不出虐待循環,都可能源於童年受到的傷害所遺留下的羞恥感。閱讀這本書將幫助你用慈悲心療癒童年遭到錯待的傷痛,在人生之路上踏出更穩健的步伐。

.作者:貝芙莉.英格爾
.譯者:黃小萍
.分類:醫藥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16/06/0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這不是你的錯:對自己慈悲,撫慰受傷的童年》

為什麼非得要療癒羞恥感,才能走出童年受虐的傷痛?

  人在經歷創傷以後,尤其是對於曾在童年受虐的受害者而言,羞恥感會以強大但又令人不察的方式糾纏、折磨著他。這種羞恥感,通常又叫做根基於創傷的羞恥感(trauma-bound shame),會阻礙療癒與康復,讓受害者僵在原地、無法原諒自己曾遭受虐待,並認為這是咎由自取。

  羞恥感藉由創傷而坐大。它會在很多層面上讓療癒和復原的歷程更形複雜,這些層面包括心理方面(受害者因為自身的脆弱而自責)和精神層面(它會改變受害者和較高權威之間的關係)。更糟糕的是,羞恥感會讓受害者因為害怕曝光而不願意求援。受害者經歷到的每個症狀幾乎都和羞恥感脫不了關係──而這是非得正視羞恥感不可的另一個原因,如果受害者希望能真正康復。雖然走出童年受虐的傷痛還有其他面向的問題要處理,但沒有哪個比消除羞恥感更為重要。一旦你從羞恥當中復原,你會更有動力、力氣和精神去處理其他問題。

  一旦個案成功地面對並消除了羞恥感,他們會說:

  「我覺得自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充滿了精力。我覺得更輕盈、更喜樂──彷彿我可以承接整個世界。」

  「我以前老是覺得別人在盯著我、批評我。現在我明白了,批評我的人就是我自己。」

  「在我正視羞恥感並了解我為何那麼憎惡自己以前,我過得很悲慘。現在我知道我是個美好的人,我值得活得快樂。我的人生完全改觀了。」

  「我以前老是會毀掉每段好關係、每件降臨到我身上的好事,因為我內心充滿羞恥感。現在我可以認出它來,並告訴自己我值得擁有愛與成功。我還不是百分百相信,但起碼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會把好事推開。」

  「我以前會忽視自己的需求,就跟我母親一樣。因為她不愛我而讓我感覺到的羞恥,實在很恐怖。但我慢慢了解到,她對待我的方式和我是怎麼樣的人無關。事實上,我現在認為因為我小時候沒有得到愛和關懷,我可以對自己特別好。這真是天差地別!」

  卸下羞恥感的重擔後,這些個案發覺他們對自己的感覺變好了,因而他們更有動力和勇氣去面對療癒過程的其他面向。

慈悲心的治癒力

  我之所以把治療方案命名為「慈悲心治癒方案」,是因為我們用來協助你走出羞恥感的一大利器就是慈悲心。就像許多中毒的情況一樣,羞恥感也有其解藥──那是唯一可以中和其毒性的物質。慈悲心就是羞恥感的解藥。

  如同前述,所有虐待的發生,都是對自己和他人缺乏慈悲心的緣故。慈悲心治癒方案將教導你一種特定的慈悲心態度與技巧,把你從習慣以怪罪、譴責、自我批判的方式的傾向,逆轉過來。如果你已經打造了一堵防禦的牆,以保護自己不被進一步的羞恥感所傷,這些態度和技巧可以幫助你安全地面對童年裡引發羞恥感的那些事,讓你不再需要防禦。如果你被虐待與羞恥挫光了銳氣,慈悲心治癒方案會幫助你開始了解遭受虐待並非你罪有應得,而且你值得尊重。

  對於受虐一事,不管你應付得如何,慈悲心治癒方案會教導你如何與自己發展一種慈悲的關係。它會幫助你了解自己過去的行為何以如此,並原諒自己為了回應受虐一事而表現的負面行為,不管是酗酒、嗑藥成癮、性成癮、自我傷害、虐待他人或犯法。

  一旦你擺脫了羞恥感,你會把世界看得更清楚。你不再覺得孤立或不如人,你會覺得融入世界、與之平起平坐,彷彿生命歡迎你的回歸。

  這本書將一步步引導你走過療癒羞恥感的歷程。從閱讀我的文字和感受我的支持,我希望你會開始感覺到這一路上我與你同在。你不必獨自面對內心的羞恥感。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