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超工業時代
  全球逐脫離二十世紀以製造業生產為主導的經濟模式,但這並不是工業時代的終結,只是邁向一個全新形態的工業化社會,在這個「超工業化」新時代,傳統製造業、服務業、數位科技產業之間的關係變得密不可分。本書將深入探討此一新形態社會的科技、社會、經濟與地理面向。



.作者:皮耶.維勒茲
.譯者:林詠心
.分類:財經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8/03/0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超工業時代 : 工業、服務業的下一步--全球價值鏈如何革命性重組,催生前所未見的經濟地理藍圖》

第一章 世界的工業化 

衡量「去工業化」

  不同於一般的印象,工業產量其實在這些年依舊不停地成長。真正改變的,是它在就業市場與附加價值上的地位。首先以就業市場來說,法國在一九七○年代中期達到顛峰,美國是在一九五○年代中期,英國則是一九六○年代中期。自此以後,這些已開發國家的就業機會就不斷減少。為什麼呢?

  第一個原因是外包,也就是指企業將某些非核心業務從自己處理轉而交由其他供應商完成,而這類業務一般會被分類至服務業部門。在法國,一九八○至二○○七年間,這個因素加上同樣被計入服務業部門的臨時工,兩者便占了整體下滑的三分之一強。外包的強勢影響一直延續到二○○○年。既然就業數目的減少與分類範疇的改變有關,那麼它便是一個數據上的假象。

  在二○○○年之後,第二個導致就業數目下滑的理由是生產力增益,但幾乎無人意識到這項增益的規模。自一九九五年至二○一五年,法國的工業產量成長了一倍,整體工時則是減少了一倍。這個現象並非法國專屬:自二○○二至二○一四年間,每工時製造業產值的成長在法國是百分之四十,在德國是百分之三十,在美國是百分之四十九,在南韓是百分之九十四,在臺灣是百分之九十七。也就是說,今日普遍對於「自動化」工業的印象並非一種未來主義的幻想。這是一種已經很廣泛實現的趨勢。

  第三個解釋就業衰退的因素是由於缺乏競爭力而導致的產量流失,換句話說就是原先由一國自行生產的產品從此改為進口。這個項目的影響要比前兩項更難確認。關於這個主題的各方意見不一,尚無定論,尤其在美國這個嚴重受創於「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之入侵的國家。經濟學者的信條完全與大眾流行的意見相反,他們長期以來皆認為這種國際貿易(尤其是與中國的貿易)對於就業的影響是頗為局限的。

  然而,近期的一些研究得出的結果與這種信條正好相反。它們顯示中國貿易的衝擊對於在地化的就業市場造成非常重大的負面影響。即使是在美國,藉由專業或地理流動性而進行的勞動市場調整過程相當緩慢;在較不要求專業的失業人口中,這種調整甚至是不存在的!在歐洲,與中國貿易的影響較為輕微、平衡(德國甚至對中國大量出超)。然而,同樣的情況或許正在形成中,由於人才的流動調整微弱,地方上流失的就業機會幾乎未能被彌補。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