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死亡的十四行詩
  台灣鮮少讀者認識的密絲特拉兒,是當今拉丁美洲極重要的詩人,她不僅是史上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女得主,更是早於聶魯達近三十年獲獎的智利詩人。她在無數次的愛戀與愛人之死中,逐日長成柔軟而又堅毅的模樣。讀其詩句,便如置身拉美,狂熱,魔幻,誘人。


.作者:密絲特拉兒
.譯者: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8306
.分類:文學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8/09/1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死亡的十四行詩:密絲特拉兒詩選》

〈你擁有我〉

睡吧,我的小寶貝,
帶著微笑睡吧,
夜巡的星子們
正搖你入眠。

浸浴於光中,
快快樂樂。
擁有了我
你就擁有一切幸福。

睡吧,我的小寶貝,
帶著微笑睡吧,
深情的大地
正搖你入眠。

看那明豔的薔薇
真是鮮紅無比。
伸手抱住世界
一如你抱住我。

睡吧,我的小寶貝,
帶著微笑睡吧,
上帝在暗中
輕搖你入眠。


〈鸚鵡〉

綠黃相間的鸚鵡,
橘黃又翠綠的鸚鵡,
粗聲粗氣地叫我「阿醜」,
用牠惡毒的尖嘴。

我並不醜,因為如果我醜,
那麼溫煦如太陽的我的母親是醜的,
形塑我母親的光是醜的,
在她聲音裡迴盪的風是醜的,
映照她身體的水是醜的,
世界和造物主是醜的……

綠黃相間的鸚鵡,
色彩炫變的綠色的鸚鵡,
叫我「阿醜」,因為牠沒吃東西,
所以我給牠麵包和酒,
因為我看膩了牠老是
懸在那裡,老是色彩炫變。


〈牆〉

簡單又獨特的牆,
無重量又無顏色的牆:
大氣中的一絲空氣。

鳥群斜飛而過,
光搖曳而過,
冬的刀刃穿越而過,
一如夏的嘆息,
暴風吹落的樹葉以及
合而為一的陰影。

然而呼吸無法穿越,
手臂無法觸及伸出的手臂,
而胸與胸永遠無法相碰。


〈悲憫的女人〉

我想去見守燈塔的人,
我想攀上峭壁的頂端,
品嚐他嘴裡的海浪,
凝視他眼中的深淵。
如果他活著,我定要趕到
那有鹹鹹鹽味的老人身邊。

聽說他始終望向東方,
幽守在崖壁之間。
我想砍斷他那海浪,
讓他看我,而非看深淵。

他對夜晚瞭若指掌,
此刻夜是我的路,我的床:
他熟悉回頭浪、章魚和海綿,
熟悉那讓人喪失知覺的呼號。

潮水把唾沫噴吐在他
忠誠且飽受磨難的胸膛,
隨著海鷗嘶嘶作響,
蒼白得彷如受傷者,
靜止不動,沉默且茫然,
彷彿還沒降生到世上!

而我動身要前往燈塔,
攀行過銳利如刀刃之路,
去找那個人,聽他講述
人間與天上的一切,
懷中有我要帶給他的
一壺牛奶,一口酒……

而他依然傾聽著大海,
而大海只關愛大海自己。
也許他什麼也不再傾聽,
已然化為鹽和遺忘。


〈黃昏〉

在此等甜意之中我感覺
我的心融化如蠟。
我血管裡流動的
不是酒,而是緩緩滴落的油,
我覺得生命正悄悄溜走,
靜默輕柔,像羚羊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