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臺灣老虎郵
  某次在街角郵店中的驚鴻一瞥,故事從此展開……一九六六年夏天,李明亮在美國意外發現了一套印著一隻老虎與「臺灣民主國」的郵票。雖然這幾個字他都認識,但湊在一起的詞卻讓他很陌生,因而讓他開始尋找起這段失落的歷史。



.作者:李明亮、王威智
.譯者:
.分類:生活
.出版社:蔚藍文化
.出版日期:2018/10/2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臺灣老虎郵:百年前臺灣民主國發行郵票的故事》

一隻虎的設計

  獨虎票的圖版設計分成四個部分。

拆解獨虎票

  首先是發行國家的名稱。

  根據李明亮的研究,獨虎票有四個版本,外加一個試用版。毫無例外地,國家名稱安放在任一版本最上方,但試用版採用「民主國」,第I、II、III、IV版則為「臺灣民主國」。

  郵票左邊有「士担帋」三個字,這是stamp paper的粵語音義合譯詞,「士担」是stamp的音譯,paper是「紙」,但改採異體字「帋」。郵票的右側為面值,單位是「錢」。剩餘的版面—也就是郵票正中間—安置了一隻動物,這隻動物一出現就大大引發猜疑。

A Republic Proclaimed

  無論「民主國」還是「臺灣民主國」,在獨虎票上都由右而左排列。傳統中國文字書寫方向為從上至下由右而左,和今日橫式書寫由左至右的習慣不一樣。附帶一提,當時臺灣平民多為文盲,只有少數人受過教育,禮密臣就懷疑整個臺灣島上懂得「共和國」(republic)一詞涵義的不超過一千人。

  嚴格說來,中文的「民主國」表示民主的國家,未必是歐美認知的共和國。根據黃昭堂的說法,「民主國」這三個字是滿清對共和國的官方稱呼,當年中國與法國在越南戰爭,在對法國交涉以及官方文獻上都稱法國為「大法民主國」,可見「民主國」三個字在中國雖不是陌生字眼,但顯然未獲充分理解。

  獨虎票的郵戳有兩款,字樣都是英文,而且採用不一樣的英譯,一是FORMOSAN REPUBLIC(福爾摩沙共和國),另一個是TAIWAN REPUBLIC(臺灣共和國)。大清海關末代淡水稅務司馬士在〈夭壽的共和國〉(A Short Lived Republic)一文採用「福爾摩沙共和國」,禮密臣也是。其他許多人則選擇「臺灣共和國」,藍厚理(H. J. Lamley)在討論中國近代史時就採用「臺灣共和國」。

  一八九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倫敦《泰晤士報》刊登臺灣民主國獨立的消息(全文如附錄一),標題為「福爾摩沙宣布成立共和國」(A Republic Proclaimed in Formosa),並未提到正式的國家名稱。幾天後,五月三十一日的《香港日報》第二版有一篇〈臺灣之動亂〉(The Rebellion in Formosa),說「共和國宣布獨立」(Declaration of the Republic),對於國名同樣隻字未提。

音義合譯士担帋

  獨虎票很可能是古今中外唯一在票面上使用譯文的郵票。

  郵票左邊的「士担帋」向來公認是英文stamp的音譯。「郵票」這兩個中文字的組合早在臺灣民主國之前即已存在,一八八五年,清朝發行中國第二套郵票「小龍郵票」,其中有些加蓋「臺灣郵票」四個字,可見「郵票」在中國不是陌生的詞彙。

  有人說郵票創始人麥嘉林是英國人,所以採用音譯。既然發行國名和面值使用中文,何以「郵票」採用譯文?臺灣民主國之前的一八八八年,臺灣發行龍馬票,其上有「大清臺灣郵政局」字樣,這一款著名的郵票也沒有使用音譯文字。

  或謂劉永福是廣東人,所以採用「士担」兩字。這種說法毫無說服力,因為郵票是印來在臺灣使用。

  前文提及「士担帋」不等於stamp,而是stamp paper。為什麼不用stamp的音譯「士担」呢?廣義的stamp是指一種票據,代表一定的金額,某一種已付的稅,或某一種已盡的義務,在這種情況下,stamp可以指稱多種票據,郵票、稅票,護照上的票等都是stamp,經常做為某一種稅已經完付的憑證。這種使用法在郵政史上並不罕見,譬如香港有「印捐士担」,而這個見解強烈暗示獨虎票可能為了稅捐而誕生。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