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第五風暴
  總統每隔四到八年會換人做,但我們通常只在公務員出了什麼紕漏,才會注意到他們存在。麥可.路易士與多位資深公務員深談後,選出三個與經濟密切相關的部門──能源部、農業部與商務部,寫成《第五風暴》,帶領我們一窺美國政府內幕,換個角度理解全球政治與經濟風險。

.作者:麥可.路易士
.譯者:卓妙容、吳凱琳、沈大白
.分類:財經
.出版社:早安財經
.出版日期:1900/01/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選舉結束了,」前能源部次長伊莉莎白.雪沃藍道(Elizabeth Sherwood-Randall)回憶:「他贏了,然後沒消沒息。我們為了隔天的交接做好準備,結果什麼事也沒發生。」整個聯邦政府,幾乎看不到來自川普陣營的人影。

你有七十五天時間,把一切弄清楚

  川普的確有派人到幾個部門辦理交接,但顯然搞不清楚狀況。例如有一小組人到了國務院,才知道國務院的簡報屬於機密等級,而川普派去的這群人,沒有一個具備聽取簡報的資格,也全都沒有外交背景。當選後沒多久,川普的女婿庫胥納去了一趟白宮,很驚訝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即將離職。「他可能以為入主白宮就像併購企業,」一位歐巴馬的白宮官員說:「他以為多數人都會留下來。」

  其實,以往有一些即將入主白宮的團隊,也是對政府各部門的角色一無所知。「你總是會懷疑,對方到底知不知道這個部門的主要業務。」一位有過四次政權交接經驗的能源部資深官員說。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歐巴馬在他的任期結束前一年,就指派了許多資深官員(其中包括約五十位司法部官員)開始準備各種資料,讓接任者能更容易弄清楚各部門的運作。因為小布希政府曾經也這麼做,對歐巴馬團隊幫助很大,他感激在心,也因此要求底下的官員,同樣必須讓交接過程更順暢。

  這可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數以千計聯邦政府人員花了大半年時間,為新執政團隊準備了一份清晰的簡報,說明整個政府如何運作。美國政府很可能是地表上最複雜的組織,高達兩百萬名員工必須聽命於四千多位政務官,當初在設計制度時就已經把各種可能運作失靈的狀況都評估在內,所以基層人員都很清楚:上頭的老闆每隔四年或八年就會換人,他們的工作也會在一夜之間——有時是因為選舉,但也可能是因為戰爭或別的政治事件——必須往相反的方向調整。但無論怎麼調整,基本上白宮必須處理的問題大半是技術性的,較少涉及意識形態,歐巴馬政府也盡量讓簡報內容更客觀。

  「你不需要贊成我們的政治主張,」一位資深白宮官員說:「你只需要知道我們運作的方式,例如茲卡病毒,就算你不同意我們的因應方式,沒關係,我們的任務不是要你贊成我們的做法,而是讓你知道我們這麼做的原因。」舉例來說,如何阻止病毒擴散?如何進行人口普查?如果有其他國家試圖取得核子武器,該如何因應?如果北韓發射的飛彈射程可以到堪薩斯市,怎麼辦?這些都是技術性問題。新當選的總統所指派負責交接的人,有大約七十五天的時間把一切弄清楚。

竟然找一個石油業說客,來接掌能源部

  選舉結束兩個禮拜後,歐巴馬的司法部官員從報上得知,川普成立了一個小型「接管小組」,由湯瑪士.派爾(Thomas Pyle)帶領。派爾當時的身分是美國能源產業聯盟(American Energy Alliance)主席,這個組織是華府的遊說團體之一,背後金主包括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Mobil)以及柯氏工業集團(Koch Industries)。派爾過去就曾任職於柯氏公司,負責遊說工作。當時的能源部正計畫逐步減少美國經濟對高排碳產業的倚賴,派爾則經常撰寫評論,抨擊能源部這項政策。派爾聲稱,他在「登陸小組」的角色是「義務性質」,而且他也簽了保密協定,不能對外透露究竟是誰任命他。

  這則新聞,讓能源部官員有了警覺。「我們最早聽說派爾的事,是在感恩節那周的星期一,」當時能源部幕僚長凱文.諾布洛契(Kevin Knobloch)說。「我們傳話給他,說能源部長與次長希望能盡快與他見面,他說很樂意,但得過了感恩節才有空。」

  一直到選後一個月,派爾才與能源部長恩納斯.莫尼茲(Ernest Moniz)、次長雪沃藍道與諾布洛契見面。莫尼茲是知名核子科學家,原本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早在柯林頓時代就擔任能源部次長,被公認(包括共和黨在內)為全世界最了解、也最愛護能源部的人。

  但派爾根本不想聽莫尼茲講話,「他似乎沒打算花時間來了解這個部會,」藍道說:「他完全沒帶紙筆來,也沒問什麼問題,大概前後只花了一小時,也沒有再要求與我們見面。」那天碰面後,諾布洛契建議他,可以每周來一次,直到正式就職。派爾當時同意這麼做,但之後卻不見人影。「實在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諾布洛契說:「能源部一年的預算高達三百億美元,有十一萬名員工,掌管非常關鍵的業務,接下來要交到你手上,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在乎?」

  歐巴馬之所以會找位核子科學家來擔任這個職務,不是沒有原因的。美國與伊朗之間的談判,之所以交給莫尼茲主導,正是因為他最清楚必須要求伊朗放棄哪些核能計畫,才能確實防止伊朗有機會研發出核子武器。諾布洛契在二○一三年六月加入能源部之前,擔任「科學家關懷協會」(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主席,時間長達十年。「我以前長期和能源部合作,自認對能源部非常了解,」他說:「但是,當我真正進到能源部工作,才心想:天啊,我根本只知道能源部的九牛一毛!」

  至於能源部次長雪沃藍道,過去有長達三十年時間,都在協助政府減少全球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美國撤除敘利亞化學武器小組,就是由她領軍。但就像所有進入能源部工作的人,她也漸漸接受了一件大家都得接受的事實:沒有人弄清楚能源部的全貌。回到二○一三年,當她打電話回家告訴媽媽,歐巴馬邀請她當能源部次長時,媽媽說:「是喔,很好啊,雖然我不知道能源部是幹嘛的,不過,我知道妳一直都是個能量充沛的人,所以妳一定很適合在能源部工作的!」

  對於她的工作內容,川普政府的理解程度看起來跟她媽媽的理解程度差不多。儘管一無所知,川普派來的人顯然覺得在接手她的工作之前,完全不必跟她請教任何事。最後,派爾倒是傳了一張清單給她,清單上有七十四個問題,其中有些已經在能源部所提供的簡報上有說明,有些則是簡報上沒有的——

  可否請妳提供參加過「碳排放社會成本跨部會工作小組」的所有能源部人員與合作廠商名單?

  可否請妳提供過去五年參加過「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跨國會議」的所有能源部人員與合作廠商名單?

  這代表著川普人馬的心態。「讓我想起麥卡錫主義,」雪沃藍道說。對於派爾所提出的這些問題,雪沃藍道的態度與其他公務員的態度一樣:我們必須尊重民選總統,無論這個人有多惡劣。「當媒體披露派爾提出的問題,雪沃藍道非常難過。」一位前能源部職員說。這些參與會議人員的名單之所以沒有曝光、免受新政府的糟蹋,唯一的原因是歐巴馬政府還沒卸任。「我們不會回答這些問題。」莫尼茲直截了當地回絕了川普陣營。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