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聊齋
  《聊齋誌異》藉描繪狐仙鬼怪,反映人間百態,具有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表面上講鬼狐一類的故事,但卻從側面反映當時社會的腐敗。書中既有對當時現實的不滿,又有對懷才不遇、仕途難攀的不平;既有對貪官汙吏狼狽為奸的鞭笞,又有對勇於反抗、敢於復仇的平民的讚歎。清代王士禎題詩:「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給予《聊齋誌異》極高評價。本書精選44篇作品,分段解譯生難字詞,再放入精簡易讀的白話譯文,還原原汁原味的《聊齋》。

.作者:蒲松齡、蔡踐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好優文化
.出版日期:2019/08/0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聊齋:愛聽秋墳鬼唱詩,蒲松齡的一千零一夜》

聶小倩

【原典】

  寧采臣,浙人。性慷爽,廉隅① 自重。每對人言:「生平無二色。」適赴金華,至北郭,解裝蘭若。寺中殿塔壯麗,然蓬蒿沒人,似絕行蹤。東西僧舍,雙扉虛掩,惟南一小舍,扃鍵② 如新。又顧殿東隅,修竹拱把,階下有巨池,野藕已花。意甚樂其幽杳。會學使案臨,城舍價昂,思便留止,遂散步以待僧歸。日暮,有士人來,啟南扉。寧趨為禮,且告以意。士人曰:「此間無房主,僕亦僑居。能甘荒落,旦暮惠教,幸甚!」寧喜,藉槁③ 代床,支板作几,為久客計。

【注釋】

①廉隅:端方有節。《禮記·儒行》:「近文章,砥厲廉隅。」
②扃鍵:門戶關鎖。
③藉槁:憑藉蒿草。

【譯文】

  寧采臣,是浙江人氏,為人慷慨豪爽,清廉自重。他常常對人說:「我這個人對愛情很專一,不會見異思遷。」有一次,寧采臣到金華去。走到城北,進到一座寺廟裡休息。只見寺廟大殿寶塔十分壯麗,但地上卻長滿了比人還高的蓬蒿,顯然,這裡已好久沒有人來過。再往裡看,東西兩邊僧人居住的房舍,門都虛掩著,只有南面一間小屋,門上掛著一把新鎖。殿東角有一片修竹,台階下有個大池子,裡邊叢生的野藕已經開花。寧采臣很喜歡這個幽靜的地方,況且,這期間城裡房價飛漲,因為學使大人來到金華,參加考試的學子很多。寧采臣於是決定暫時就住在這座寺廟裡。他心想,這寺中的和尚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我何不散散步等他們呢?寧采臣獨自一人在寺中漫步。傍晚時,有個讀書人來開南面小屋的門,他趕忙上前行禮,並把自己想在這裡留宿的打算告訴給對方。那個讀書人說:「這裡沒有房主,我也是個在這裡借宿的人。你不怕冷清住在這裡,我早晚都能向你討教,真是不勝榮幸。」寧采臣很高興,他鋪了些蒿草當床,又架起木板當桌子,準備在這裡住些日子。

【原典】

  是夜,月明高潔,清光似水,二人促膝殿廊,各展姓字。士人自言:「燕姓,字赤霞。」寧疑為赴試者,而聽其音聲,殊不類浙。詰之,自言:「秦人。」語甚樸誠。既而相對詞竭,遂拱別歸寢。寧以新居,久不成寐。聞舍北喁喁,如有家口。起伏北壁石窗下,微窺之,見短牆外一小院落,有婦可四十餘;又一媼衣褐緋① ,插蓬遝,鮐背② 龍鍾,偶語月下。婦曰:「小倩何久不來?」媼曰:「殆好至矣。」婦曰:「將無向姥姥有怨言否?」曰:「不聞,但意似蹙蹙。」婦曰:「婢子不宜好相識。」言未已,有十七八女子來,仿佛豔絕。媼笑曰:「背地不言人,我兩個正談道,小妖婢悄來無跡響,幸不訾③ 著短處。」又曰:「小娘子端好是畫中人,遮莫老身是男子,也被攝魂去。」女曰:「姥姥不相譽,更阿誰道好?」婦人女子又不知何言。寧意其鄰人眷口,寢不復聽;又許時,始寂無聲。方將睡去,覺有人至寢所,急起審顧,則北院女子也。驚問之,女笑曰:「月夜不寐,願修燕好④ 。」寧正容曰:「卿防物議,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恥道喪。」女云:「夜無知者。」寧又咄之。女逡巡若復有詞。寧叱:「速去!不然,當呼南舍生知。」女懼,乃退。至戶外忽返,以黃金一錠置褥上。寧掇擲庭墀,曰:「非義之物,汙我囊橐!」女慚出,拾金自言曰:「此漢當是鐵石。」

【注釋】

①褐緋:褪色的紅衣。
②鮐背:佝僂,駝背。
③訾:非議。
④修燕好:結為夫婦。燕好:指夫婦閨房之樂。

【譯文】

  這天夜晚月光皎潔,寧采臣和那位書生在大殿的走廊裡促膝長談。書生說自己姓燕,叫燕赤霞。寧采臣以為他是來應考的秀才,但聽他的口音,一點兒也不像浙江人。一問,才知道他是陝西人。兩人說了半天話,才各自回床就寢。寧采臣每次在陌生的地方過夜,總是很久難以入睡。這一次也不例外,寧采臣因為剛住下,很長時間都睡不著。這時候聽到房子北邊有聲響,就像有人家。起來趴在北牆的石頭窗戶底下,偷偷觀看。看見短牆外邊有一個小院子,有個婦女大約四十多歲;又有一個老婦人穿著褪色的裙子,插著一根銀簪子,老態龍鍾,兩人在月下說話。那婦人說:「小倩為什麼很長時間沒到這裡來?」老太婆說:「或許是她的相好來了吧。」婦人說:「她沒向姥姥發牢騷嗎?」老太婆回答:「雖沒聽她發什麼牢騷,但她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好。」婦人又說:「對這個小丫頭不能太好了!」話未說完,就有個十七八歲的女孩進來了,模樣好像很美。老太婆笑著說:「背後不說人,我們兩個正說你呢,沒想到你這個小妖精悄悄進來了,幸虧我們沒說你什麼壞話。」老太婆接著說:「小娘子長得好比畫中人,我要是個男人,也會被你把魂勾跑。」女孩說:「姥姥不誇獎我幾句,還有誰會說我好?」婦人和女孩子說了些什麼,寧采臣沒有聽清。他以為她們是燕赤霞的親眷,所以躺回草床不再聽她們說話。過了一會兒,寺廟裡一片寂靜。寧采臣剛要入夢境時,覺得好像有人進了他的臥室。他急忙起身看,發現是北院那個叫小倩的女孩子進來了。他不由得吃了一驚,問她進來幹什麼,女孩說:「月色正好,難以入睡,我願意和你修夫婦之好。」寧采臣一本正經地說:「你不怕別人議論,我還怕別人說閒話呢。偶然一失足,就會成為一個道德淪喪的無恥之徒。」女孩說:「夜裡沒人知道。」寧采臣吼道:「快走開!要不然,我就要喊南邊小屋裡的人了。」聽了這話,那女孩有些害怕,只好走開了。剛走出門又轉身回來,把一錠金子放在寧采臣的床褥上。寧采臣馬上把它扔到院子的台階上,斥責說:「不義之財,弄髒了我的口袋。」女孩羞愧地撿起金子走了,嘴裡還說:「這個男人真是鐵石心腸。」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