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天氣之子
  生長在封閉的小島上、每天生活快喘不過氣的16歲少年──帆高,懷著對東京模糊的憧憬,離家出走來到新宿,但很快地撞上現實的高牆,連日的大雨也彷彿象徵他晦暗的未來。就在這時候,他碰上有能力「讓天空放晴」的少女陽菜,灰色的世界因此恢復鮮豔的色彩。這場意外的邂逅改變了兩人的人生,甚至改變了世界……新海誠說,《天氣之子》可能不是一部男女老幼都喜歡的大眾電影,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它的結局,但在面對終生選擇題時,這部作品或許提供了某種思考的可能性。

.作者:新海誠
.譯者:黃涓芳
.分類:文學
.出版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19/09/1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長長的汽笛聲迴盪在下著雨的三月天空,宣告渡輪即將出港。巨大的船身撥開海水前進的沉重震動,從我的屁股下方傳送到全身。我的座位在最接近船底的二等艙。往東京的航程有十小時以上,到達時已經是晚上。這是我這輩子第二次搭乘這艘渡輪前往東京。

  我站起來,前往爬上甲板的階梯。

  「聽說他有前科。」「聽說警察現在還在追緝他。」之所以在學校遭人如此閒言閒語,起因是兩年半前在東京發生的某事件。我不在乎被人說閒話(事實上我也覺得被說閒話很正常),但是,那年夏天在東京發生的事,我沒有告訴島上的任何人。雖然曾片段地提起過,但是真正重要的部分,並沒有告訴雙親、朋友或警察。我帶著那年夏天的完整回憶,即將再度前往東京。

  十八歲的現在,這回是真的為了住在那座城市。
為了再次見到那個人。

  每次想到這件事,肋骨內側就會發熱,臉頰開始發燙。我想要早點吹到海風,便加快腳步爬上階梯。

  來到甲板上,冰冷的風雨瞬間打在臉上。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想要吞下這一切。風雖然仍舊冰冷,不過已經飽含春天的氣息。我終於從高中畢業了──這份感受如同遲來的通知,此刻才傳遞到心中。我把手肘拄在甲板的扶手上,望著逐漸遠去的島嶼,然後將視線轉向颳著風的天空。放眼所及,飄舞著無數的雨滴。

  這一瞬間,突然全身冒起雞皮疙瘩。

  又來了,我不禁用力閉上眼睛。雨點打在一動也不動的我身上,耳中持續聽見雨聲。這兩年半一直下著雨。就如同屏住氣息也無法消除的脈動,就如同緊緊閉上仍無法完全遮蔽光線的眼瞼,就如同不論怎麼安撫都沒有片刻沉默的心。

  我緩緩吐氣,張開眼睛。

  雨。

  黑色海面宛若在呼吸般起伏,無盡地吸入雨水。這幅景象簡直像是天空和大海同謀,惡作劇地想要升高海面。我感到害怕,打從心底顫抖,覺得好像要被撕裂,變得七零八碎。我緊緊握住扶手,從鼻孔深深吸入空氣,然後像平常一樣想起那個人──想起她的大眼睛、豐富的表情、不斷轉換的語調、綁成兩條馬尾的長髮,然後心想:不要緊,有她在。她生活在東京。只要有她在,我就能確實地與這個世界連結。

  「──所以別哭了,帆高。」

  那天晚上,她對我這樣說。當時我們逃入池袋的飯店,打在天花板上的雨聲彷彿自遠處傳來的鼓聲。相同的洗髮精香氣、她好似包容一切的溫柔聲音、在黑暗中散發蒼白光芒的肌膚──這一切是如此鮮明,讓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仍舊置身於那間飯店裡。或許事實上,我只是像偶爾產生的既視感般,想像未來的自己搭乘渡輪的身影,昨天的畢業典禮和這艘渡輪都是錯覺,真正的我現在仍舊在那間飯店的床上。然後早上起床時,雨已經停了,她就在我旁邊,世界依舊和以往相同,不變的日常生活會重新開始。

  尖銳的汽笛聲響起。

  不對,不是那樣。我確認扶手的鋼鐵觸感、確認潮水的氣味、確認海平線上即將消失的島影。不對,現在不是那天晚上,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隨著渡輪搖晃的自己,才是此刻真正的我。我盯著雨水心想:好好思考吧,從頭開始想。在與她重逢之前,我必須理解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不,即使無法理解,至少也要徹頭徹尾地思考。

  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選擇了什麼?而我

  接下來應該對她說什麼?

  一切的肇端──沒錯,應該就是那一天。

  就是她最初目擊到那幅景象的日子。她對我說過的那天發生的事,就是一切的開始。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