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跟著寶貝兒走
  黃春明重返小說創作,新作隱含兩條敘事線,一個是陸戰隊隊員,一個是私娼寮的保鑣兼跑腿。陸戰隊員方易玄,在野外求生訓練後簽下器官捐贈契約,卻巧遇車禍;而私娼寮的林長根在一次意外被一刀剪去「寶貝兒」,接受器官移植捐贈移花接「鵰」,人生就此出現了大轉變。滑稽充滿笑料的語言,卻揭櫫了媒體亂象、性產業的扭曲,題點了男女性社會地位的差異,以及原住民的真誠與生活的智慧,不改他以往關懷弱勢族群的溫情眼光,在笑淚交織的文字下,更顯諷刺。

.作者:黃春明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9/09/3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人還是要時常有所期盼,有了期盼就有自己搞不清楚的能量。方易玄時常跟朋友這麼說。其實他沒那麼老,只是他的體力好,常常找事情挑戰自己,把它當著生活上的樂趣。

  這次陸戰隊的特訓叫覺明。部隊長說,我們陸戰隊員,要具有順風耳的聽覺,同時也要具備千里眼的視力。順風耳的本名叫高覺,千里眼叫高明,我把這兩個人的名字連在一起,做為我們特訓號稱。方易玄和現在的年輕人一樣,只知道哈利波特,蜘蛛人,對《東周列國志》的《封神榜》,毫無認識。不過千里
眼和順風耳,在家鄉的媽祖廟,倒是從小就見過。覺明特訓是要他們陸戰隊員,頭一頂鋼盔,身著一襲迷彩裝和軍靴,背上揹一包降落傘。在裝備上帶一把衝鋒槍,但不帶子彈,還佩戴一把藍波刀,和一隻指北針,一只打火機,一餐的乾糧,一壼水。然後用叫做老母雞的運輸機,將他們帶到南部中央山脈863高地空投下去,並限定三天的時間七十二小時之內返回車城基地。出發前部隊長的訓話,要他們竭盡可能,在絶境求生。最後的部隊長大聲吼著問:聽懂了嗎?!全隊四十八個人齊聲回答:懂!他連問三次,都一樣得到雷聲般的回答:懂!沒想到,部隊長竟大聲地送給他們一句話:好!去死吧!聽了這句話大夥都笑起來了。

  老母雞的後斗梯已經放下來了。士官長在那裡緊急的吹著哨子,緊催大夥兒上飛機。隊員帶著笑聲,有的還說著好玩,說去死吧!上了飛機,約莫飛了四十分鐘,排長發出口令要大家把扣環扣好,飛在863高地上空盤旋了一圈,機門一開,隊員一個捱一個往下跳;但是落到地面就各自分東分西了。

  方易玄安然降落地面之後,就想著爭第一名。獲得第一名,有一個星期的榮譽假,回去找入伍前才交到的萱瑩。一想到萱瑩她,就想到她特殊的叫床。以他同時擁有好幾個女朋友,論身材,論容貌,她還排在三四名,可是一想到她死去活來的叫床勁,和身體不停的絞扭,他就神魂不定,好渴望爭取到榮譽假,一回去就要把她摟在懷裡抱得緊緊的。好像就這麼一個念頭,渾身就來勁,恨不得即刻就飛回營部。

  當他被拋落地,一切相當順利;他操控降落傘,落在谷𥚃溪流的一塊小沙州,他看看四周,並沒有看到伙伴。經他的判斷,其他人都落到稜線上的樹欉𥚃了。他自嘆倒楣,又覺得慶幸,如果幾個人一塊回到營地就分不清誰是第一名了。他一開始就抱非得第一不可的決心,對體能的挑戰,他一向就很有信心。他知道無法順著溪流順水走到平地出海口。在中央山脈接近恆春半島,水的出口有三個截然不同的地方。東邊是太平洋,西邊是台灣海峽,南端是巴士海峽,據指北針所指,他需要偏西28度走;方向是如此,路和崎嶇坎坷的地形,可由不得人。由當前的情形,易玄得爬上右邊一百公尺高,六十度左右的碎石坡。要是由左邊的綠被灌木林爬上稜線,峭高也有兩三百公尺。雖然灌木林的斜坡,不管它有多陡峭,有樹和籐䈓可攀爬,但是到了稜線之後,要回到右邊的方向,可能會被地形的阻礙,把人帶離偏遠了目標。所以由碎石坡上去是唯一的一途。易玄站在谷底,抬頭往碎石的坡頂一看,整顆心都涼了。他心𥚃叫屈地說:呀!登天哪!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