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2069
  在2011年《幻艙》之後,有了幼子的高翊峰開始離開鄉土寫實小說,轉以寓言書寫反抗的一代。著眼於對未來的關注。《泡沫戰爭》更是著眼於「變成真正的大人」以前的孩子,書寫他們的命運。《2069》表面上是承襲了「賽博龐克(Cyberpunk)」式寓言作品的風格,實則有他與同世代人對現實的關注與自我的探問。所謂的「遺忘」,是無法再度想起,還是「記憶」被刪除?所謂的「活著」,是尋找無憂無慮無生無死的烏托邦,還是不斷選擇與承擔?《2069》,這是將所有前人的元素重新演繹,像是眾多細小的水管匯集而成的溪流,將靈魂、破碎而解離的身體及生命定義揉合成缺一不可的共同體。


.作者:高翊峰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2019/11/2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2069》

00.

  零,是在意識到死亡之後,才發現人的時間開始計時。
  
  賽姬零六零五如此描述之後,零六與零五,才分別以不同的聲頻,在計時封閉的電子腦裡,展開對話的推演運算。

  零六說,你說的人,是指活者。
  
  零五說,達利的機體時間,也如此類推?

  賽姬零六零五說,可以透過AiAH2140試著理解達利可能發現的計時方式。

  零五說,達利鮮少使用複眼。

  零六說,他需要可以喚醒記憶的第三型皮膚。

  賽姬零六零五,移植皮膚工程需要透過另一個連體意識,是危險的對弈。但根據零語言演算,我們確實需要死亡。

  零六說,需要多少曼迪德特區的死者,才能讓達利意識到死亡?

  零五說,達利的母親可以為此死去嗎?

  賽姬零六零五說,達利父親的狀態,更接近理想計時的死。

  零六說,達利父親依舊有莎樂美保護。

  零五說,莎樂美已經進入另一種類似死。

  賽姬零六零五,這是零語言演算的下一步。達利已經有能力演算出例外狀態的計算時間。我們只需要試著植入一個信息,流入莎樂美。

01.

  莎樂美的身體裡,藏著一個鐘,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了。

  與我一起住在綠A集合宅、房號編碼GA.11F-R11這間公寓裡的其他人,沒有發現這件事。母親沒有發現,父親無法發現,只有我發現。鐘停止了之後,莎樂美就變成此時的模樣,沒有多少改變,經常長時間坐在客廳沙發的同一個位置。

  在重新編輯這件事之後,我明確記錄了,莎樂美是我的妹妹。但是她跟我完全不一樣。也或許,應該更新紀錄為,我跟她完全不一樣。

  這是一段已經儲存的物質記憶。

  達利遺忘了編輯這份物質記憶的那一天,是哪一年的幾月幾日。他沒有和母親討論這件事。一次都沒有。以至於之後有關妹妹的許多新發現,比如,莎樂美一直只吃鸚鵡牌黃方糖,莎樂美不願意為自己擦澡,莎樂美使用脖子轉頭的速度過於緩慢⋯⋯這些發現,他都沒有和母親進行對話。

  達利完成重覆註記,留意自己已經遺失了那一天的日期。

  關於那一天,他還能搜尋出的殘留畫面,是一本以各種地質為影像主題的紙本攝影書。他在那老舊的紙張上,看見了一張地層斷面的照片。

  印在照片旁的標題是:一夜形成的瀑布。

  這本地質攝影書的作者,是賽博國國籍的攝影師。他為「一夜形成的瀑布」這張照片,進行註解的文字描述為:二十世紀末,1999年,在悠托比亞島中央發生的地震。一夜之間,地表斷層在溪流的河道上,造就出一個七公尺高低落差的瀑布。

  達利透過巡護員獨立臥房內建的公共數位盒,連接曼迪德特區的中央圖書資料庫,下載過這條溪的垂直時序紀錄。

  三十年後,2029年,發生裂島地震事件的那一年,這條流經島嶼中部的小溪流,早已全然乾枯,只留下再度被改變的河道斷層橫面。在下載資料完成的同時,達利也計算出發生裂島地震事件之後,夫爾斯國、黑克國、普拉斯提國、賽博國,這四個國家與悠托比亞島締結國際公約,代管曼迪德特區,直到這一年,時間已然消逝了四十年。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