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花開小路四丁目的聖人
  小路幸也筆下最風趣的「紳士雅賊」系列小說正式登場。從第一冊《花開小路四丁目的聖人》帶領我們看到至今仍被全球追緝的紳士雅賊SAINT,隱退至簡單又平凡的花開小路商店街,在其中與女兒、鄰居度過美好日常,同時維護鄉里正義,處理商店街的疑難雜症,甚至一同對抗犯罪集團的陰謀詭計。充滿笑料、親情、愛情與互助精神的冒險內容,敬請讀者期待續作。


.作者:小路幸也
.譯者:吳季倫
.分類:文學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12/03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花開小路四丁目的聖人》

  該不會──

  該不會是我想像的那樣吧?……

  「唉,這事鬧得街坊鄰居人心惶惶呀!」

  「就是說嘛!」我擠出燦爛的笑容,揮揮手說那麼先走囉,踏出了步伐。笑咪咪的三太警官也揚揚手示意敬禮,「小心慢走!」目送我離開。

  坦白說,我恨不得馬上扭頭右轉,衝回家逼問爸爸究竟是怎麼回事,可是想想,剛告訴人家自己要出門買菜,結果一轉身卻又跑回大廈去,這樣的舉動未免奇怪,說不定還會惹得三太警官起疑心。所以,儘管滿腔的怒火想找爸爸問個清楚,眼下只好先去買菜了。

  每年照例的黃金週假期轉眼結束,該是重拾生活節奏的時候了。小朋友們過完連假後回到學校,我開設的家教班接著恢復上課。當然也和往常一樣,在傍晚前買菜回來為爸爸備餐。

  豔陽高掛,氣溫也高,我套件T恤外搭襯衫再趿上布鞋,一派輕鬆地走出了大廈,並向這個時段固定站在派出所門前的三太警官打了招呼。

  就在這個時候,三太警官告訴我又發生怪事了。

  商店街二丁目的寶飯中菜館的招牌不見了。

  三太警官並沒有洩漏偵查機密,只是和我閒話家常,就像隨口聊聊天氣罷了。

  寶飯的招牌不是一般中菜館常用的燈箱,而是住過這裡的一位木雕家打造的木雕立像──一頭用兩腳站立的熊。這頭木熊高舉雙手,腆著圓滾滾的肚子,還在肚子刻上「寶~飯!」幾個吆喝似的大字,真不曉得該逢人推薦這是必看景點,還是該希望別讓人瞧見比較好。這個招牌的高度是一百六十公分左右,差不多和我一般高。

  這一帶出生的每一個小孩在懂事以後,尤其是上學途中,只要經過中菜館門前總要拍一拍那頭木熊的肚子。沒有人不這麼做,我也一樣拍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在經年累月的拍打下,木熊先生的肚子變得又黑又亮。據說考試前只要摸木熊的肚子三圈,成績一定頂呱呱,但究竟靈不靈驗,恐怕只有天曉得了。

  昨天下午五點左右,店家準備點亮燈箱時才發現木熊不見了,趕緊打電話通知派出所,懷疑可能是遭人惡作劇了。

  那並不是昂貴的雕刻品,幾十年來就這麼擺在店門前。雖說二丁目那邊屬於拱廊商店街,不必受到風吹雨淋,但畢竟這麼多年了,遲早會朽壞的。

  大家對那頭木熊已經有很深的情感了,我也不例外。萬一哪天忽然沒看到木熊了,想必都會十分擔心它怎麼不見了。

  根據三太警官的轉述,寶飯中菜館的有田老闆很希望有人幫忙找到它,或者拿走的人良心發現,盡快歸還。

  警方……也就是花開小路派出所的三太警官和角倉警官,還在煩惱著該不該視為竊盜案著手辦案之際,有田老闆某一天看看時間該打烊了,走出店外準備把燈箱收進去的時候,赫然目睹了這一幕。

  就在店門前、商店街的正中央,那頭招牌木熊直挺挺地站在那裡,肚子上還貼著一塊瓦楞紙板,上面寫著「只是惡作劇 對不起 請原諒」,看字跡大概是中學生或高中生的年紀。

  這起事件就在眾人額手稱慶之下落幕了。嚴格來說,這確實是一樁竊盜案,不過有田老闆覺得東西回來就好,因此三太警官和角倉警官也就不再深究了。

  問題是──

  是爸爸做的。

  這肯定是爸爸幹的好事!

  噢,我的意思並非指這是爸爸的惡作劇,而是爸爸找到了惡作劇的罪魁禍首,並且把對方帶走的招牌木熊逕自物歸原主了。一定是這樣沒錯!

  「真是的,到底要講幾次才聽得懂嘛!」

  我握緊了拳頭,嘟囔抱怨。算不清叮嚀過爸爸多少次別再挺身涉險伸張正義,說到我嘴都發痠了,他就是不聽。那種事交由警方查案就好了嘛。

  可他偏又沉不住氣──

  當起小偷來了。

  況且是古道熱腸的義賊之舉,更令我火冒三丈!

  這不是明擺著讓我一肚子火沒地方發嗎?非但發不了火,還得反過來擔心:萬一把木熊搬回原處的時候不巧被警察逮個正著該怎麼解釋?萬一過程中不慎受傷了該怎麼辦?萬一……。我真想馬上衝回家把爸爸臭罵一頓,可是,現在得先去買菜才行。

  「哎,氣死人了!」

  我老老實實地遵守交通號誌,沿著斑馬線從四丁目走向三丁目。實際上,鮮少有車輛行經這處路口,大可直接穿越馬路,不過派出所近在眼前,我不敢這樣明目張膽地違規。因此,本地居民都戲稱這處路口為「禁忌的斑馬線」。

  從三丁目開始就是拱廊形式的商店街,由於上方罩著遮雨棚,難免有些陰暗;如果遇到雨天,在這裡買菜購物可是相當方便。以我來說,下雨時從大廈出門到鑽進拱頂底下,途中雖會稍微淋濕,不過除非碰上大雨傾盆,否則我通常不帶傘。

  聽說以前在四丁目那邊的商店街也是拱廊建築,可惜在我出生前失火燒光了。也由於這個因素,位在四丁目的商店和住家的屋齡較新。我家那棟大廈也是其中之一。

  三丁目那邊幾乎都是老店,而開在一丁目的商店則多半迎合年輕人的消費喜好。說不上是什麼原因,或許是一丁目鄰近車站,來往人潮較多吧。

  雖說人潮較多,其實根本沒法和其他熱鬧的商圈相提並論。

  花開小路商店街,一天比一天沒落。

  大家都知道,這座小鎮保留了傳統與歷史,還有濃濃的人情味,可惜光是這樣,並不足以吸引顧客上門。事實上,這座小鎮的青年人口越來越少,但郊區的大型購物中心卻是一家接著一家開,使得商店街上的店鋪不得不關門大吉,空店面增加速度的計算單位恐怕用月比年來得合適。確實,我的同學也有好多人都搬走了。

  商店街的前途一片黯淡,真的。

  「現在不是嘆氣的時候!」

  我一路直奔三丁目北側中間的店鋪,一塊古色古香的招牌「白銀皮革店」懸掛在店面的正上方。我嘩啦一聲推開了店門,迎面撲來的是一股混雜著皮革和黏著劑以及各種東西散發出來的獨特氣味。

  「歡迎光――」

  一句話沒講完就停住,站在櫃臺裡面的克己瞪大了眼睛看著我,下一秒馬上反射性地擠出了笑容。

  完美的假笑。可以看到他笑僵的臉頰陣陣抽搐。

  「亞彌姊,歡迎光臨!」

  「好意思說什麼歡迎不歡迎的!」

  好險,克己的父親辰巳伯不在店裡。我大步流星,毫不客氣地走向櫃臺,手肘往檯面一擱,猛然湊近克己的眼前。

  「有、有什麼事嗎?」

  瞧他的反應。果然被我料中了。

  「是你幹的吧?」

  「妳是指……什麼?」

  臉頰抽搐的克己依然努力維持著笑容。 (文未完)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