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藻的祕密
  如果幾億年前沒有第一個藻類出現,蟑螂無法生存,你我也將不存在。藻類是一群令人覺得熟悉又陌生的物種,舉凡食物、甜品、衣服,甚至是牆壁上都能找到它們的蹤影。但除了食用之外,藻類對我們的生活,乃至於環境其實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本書將帶你從科學、文化、產業到環保議題,重新認識這種可以小到肉眼不見,也可以巨大無比的絕妙生物。



.作者:茹絲.卡辛吉
.譯者:鄧子衿
.分類:科普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9/12/0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傳統上,製造玻璃所需的碳酸鈉來自焚燒木材的灰燼,但是在十七世紀,蘇格蘭陸地上的樹木因為做為燃料和建材而被砍伐殆盡。在歐洲大陸,玻璃製造商用的是燃燒地中海豬毛菜(Mediterranean barilla, Barilla soda)這種體內累積了大量鹽類的草。地中海豬毛菜很適合代替樹木灰,主要是因為所含的碳酸鈉比例高,製作出來的玻璃比較透明。

  不過地中海豬毛菜灰價格高昂,而且在一七○○年代變得更貴了,由於工業化以及歐洲變得愈來愈富裕的關係,高品質玻璃的需求增加了。幸好深陷危機的英國玻璃製造商發現海帶灰能夠取代豬毛菜灰。用海帶灰製成的玻璃可以吹成球狀、壓扁或切成塊狀,品質雖然不高但是夠便宜,不漂亮但是能滿足大部分人的需求。

  大規模製造海帶灰始於一七二二年的奧克尼群島(Orkney)。當時羊毛的價格攀升,於是地主趕走了租地的佃農,空出田地放牧綿羊。有些佃農被迫遷徙,有些接受地主的安排,搬到海邊的土地。

  燒海帶灰的工作會受到季節的限制,非常辛苦。冬天風暴頻繁,會有大量的海草沖上海岸,人們得迅速將它們蒐集起來,以免被捲回海中。當海草上岸之後,對於誰可以採收這些海草以及採收的量都有詳盡的規範。也有些地方的人開始種植海草。他們會把岩石搬到沙岸,泡在水中,讓海草有地方附著。沖上岸的海草在蒐集與乾燥之後,會由馬匹和手推車經由「海草小路」運送。葉片狀部位腐爛得快,會拿去做堆肥;藻柄部位會堆起來,在海岸附近以石頭圈起來的火堆和窯中,與石南和麥桿一起焚燒四到八個小時。當灰燼堆到約十八吋高,就會鏟起來,用鐵棒敲碎。

  在經濟狀況改變的慘況中,數萬個蘇格蘭高地地區居民從事焚燒海帶的工作。但很不幸地,他們只能把海帶灰賣給地主,而地主盡可能壓低價格,同時提高地租,進一步壓榨貧窮的佃農。這些海邊的農民雖然憤怒,但是沒有權力,反倒是地主把這些海帶灰賣給蘇格蘭大城格拉斯哥中的玻璃工廠和肥皂工廠,賺取豐厚報酬。華爾特.史考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在回憶錄中寫道,那些在內赫布里底群島的海草地主「收入增加了三倍,家中人口也加倍了,但是他們幾乎不用管自己的事業,特別是海帶灰的生意。」不過海帶灰的生意讓許多蘇格蘭家庭生存了下來。到了一八○○年代初期,高地居民每年採集四十萬噸海草,製作成兩萬噸海草灰。光是在奧克尼群島,就有兩萬人在一年當中的某段時期會從事海草灰工作,這個人數幾乎是當地所有的人口。

  高地居民百年來靠著燒海帶灰維生,地主則因此賺大錢。不過在十八世紀末之前,其實是因為高品質的西班牙豬毛菜灰在支撐這個市場價格。在一八一五年,英國和西班牙之間的戰爭結束,政府降低了豬毛菜的關稅,海帶灰的價格從一八一○年每公噸二十二英鎊,下跌到一八三○年的四英鎊。這項產業的崩潰導致蘇格蘭海邊的農地沒有任何出租的價值,特別是因為這些農地已經出租了兩個世代,原來佃農的後代又分割了這些土地。農民被驅逐,再次沒有食物可吃,加上大批遷往他處。海帶灰產業幾乎就要消失。

  但是它並沒有完全瓦解,多年來,一些居住在這些農地上的人靠著焚燒海帶取得碘,這些碘能夠當成消毒劑。但是這項產業也因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在智利發現並開採了碘礦而逐漸消失。

  雖然在玻璃工業和碘工業不再用到藻類,但是它們仍出現在其他的產品中。矽藻土中富含矽藻化石,可以加到油漆中調整油漆的反光性,它也有輕微的研磨效果,所以在牙膏和金屬研磨劑中也有矽藻土的蹤影。一八六七年,諾貝爾把矽藻土加到硝化甘油中,製成炸藥,直至今日,這種爆裂物中依然含有矽藻土。現在藻類還有一項更新穎、潛力更大的用途,而且在十八世紀時,根本沒有人想到會有這種產品出現。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