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妖刀與天劍
  《妖刀與天劍》以日本傳說名刀「村正妖刀」為主軸,加入明末鐵匠翁翌皇所煉成的天劍,串連起鄭成功家族及其世代的恩怨糾葛。從明朝末年到21世紀,橫跨台灣、日本和中國四百多年的時空,融會出一個虛實交錯的動人故事。本書也是一個關於「背叛」的故事,涵蓋了政治、戰場、商場、親情、愛情、友情等各種背叛的面貌,交織著家國與利益的衝突,背叛或忠誠的人性抉擇。但背叛者就代表絕對的「惡」嗎?小說則給予讀者更寬廣的視角、更深沉的反思。



.作者:上官鼎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20/01/1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妖刀與天劍》

  鄭成功離開父親的住處時夜已漸深,他辭退了隨從,一個人沿著閩江的河岸踽踽而行。重見分別十六年的母親在他心中產生的衝動,到此時仍然澎湃不已。他要用獨自行走來使自己平靜下來。

  母親老了一些,但在兒子的眼中仍然是美麗的,尤其是她眉目間散發出來的溫柔慈愛,讓成功一瞬間便回到了小福松的感受,那種幸福的感覺在這十六年中只有在夢中偶得。

  江邊的晚風涼浸浸的,成功卻滿心熱烘烘的。他邊想邊行,不覺走出了十多里路,來到一個荒僻小山坡上。向前眺望,江上一片漆黑,回首來處,閩江口卻點點燈火有如繁星,他知道那全是鄭家艦隊船頭上掛的氣死風燈。山崗上風緊,忽然感到一絲涼意,過了片刻,竟然下起雨來。他環目四顧,只見前方山坡不遠處有個山廟,黑漆漆的全無火燭,廟中顯然無人,雖然荒涼倒是個可以避雨的地方。

  成功從小素來膽大,他快步上前推開廟門便摸黑入內。門口那扇木門年久失修,經他一推,「吚呀」一聲開了一半便卡住,那聲音在寂靜的黑暗中格外令人生懼。成功卻不在乎,只慶幸天降驟雨之時,恰巧有這個避雨之處,免得淋成落湯雞。

  他摸黑在廟裡一個拜榻上坐下,耳中聽到寺外雨勢漸大,從淅瀝之聲變成嘩啦之響,他不禁喃喃自語:「這雨來得怪,在這個季節尤其少見,不知要下到什麼時候?若是再過一個時辰不停,便是冒雨也要衝回營去,我身為統帥要以身作則,豈可夜不歸營?」

  他靠在神壇桌邊上,心中的起伏思緒,竟然令他漸漸感到一絲倦意,不知不覺間,便在雨聲嘩啦之中昏昏睡著了。

  成功從小到大很少作夢,這回在荒廢的山廟中一覺好睡,居然作了個夢。他夢見一個留著三綹長鬚的老者,低頭微笑看著自己,依稀覺得這老者有些面善,正想請教大名,老者很神祕地對他說了八個字,聽上去是北方的口音:「功至延平,壽至磚城。」

  成功一怔,那老者忽然消失不見,他急叫道:「長者慢走!」就猛然醒了過來。

  廟外雨聲仍緊,而且傳來隆隆雷聲,一道閃光從破損的窗戶透入,成功抬頭看到了神壇上的神像,赫然是個三綹長鬚的神仙,依稀就是方才夢中見到的老者,一時之間分不出是真是幻,竟有些糊塗了。

  於是他站起身來,借著微光看到神壇上方一塊匾額,被香煙燭火熏得漆黑,但他仍能勉強辨識三個大字:

    呂祖廟

  成功驚得神智全清醒了,他看廟外那雨還有得下,一時沒有要停的樣子,便決心冒雨奔回軍營。

  他正要大步衝向大雨,心中仍在唸:「『功至延平,壽至磚城』,呂祖這八個字作何解釋?」

  這時,他忽然看見一個身著白色勁裝的漢子冒雨朝著廟門快步走來,成功心中一驚,悄悄躲在神像後面的木桌下面。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