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哲學樹之旅
  王浩一《哲學樹之旅》,實際踏查中國的古老之樹,神遊古今,探究古樹未曾言明的故事,完成一本大作。藉由一些歷史名人種下的樹,以史、以人、以建築⋯⋯,描繪出人類的生命之樹。他用充滿空間感的詩文、細緻的工筆畫,宛如修行者般,展現對每一段尋樹之旅所抱持的崇敬之心。歷史在市井跫足、在噓寒問暖、在古樹令人驚歎的生命跨度之前,變得寬廣、更為人所理解。


.作者:王浩一
.譯者:
.分類:史地
.出版社:有鹿文化
.出版日期:2020/01/1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哲學樹之旅:漫漫走過千年之路》

跨過大成門門檻,我輕撫著「先師手植檜」

  山東曲阜孔府大成門非常莊嚴高偉。我輕踩石階瀏覽門前門後院落,跨過高高門檻,眼前即是我此行「哲學樹之旅」的主角:孔子手植古檜!歷代相傳此檜為孔子親手所植。

  昔日有北宋米芾來訪,他在孔子第四十八代孫孔端友陪同參拜孔廟,當介紹此樹時,米芾肅然起敬,孔端友趁機邀米芾醮墨提筆,於是寫下「先師手植檜贊」:「煒皇道,養白日。御元氣,昭道一。動化機,此檜植。矯龍怪,挺雄姿。二千年,敵金石,糾治亂,如一昔。百氏下,蔭圭璧。」衍聖公立碑紀念,石碑原立於東廡。

  現今樹下所立的大大「先師手植檜」石碑,字體酣暢,渾厚有力。這是明萬曆廿八年(1600)年所立,署名「關西楊光訓題」,楊光訓他是萬曆年間的監察御史。

  傳說這株古檜,在晉代枯死。我認真查了《封氏聞見記》記錄:「兖州曲阜文宣王廟內並殿西、南,各有柏葉松身之樹,各高五、六丈,枯槁已久,相傳夫子手植,永嘉三年其樹枯死」。「永嘉三年」即是晉懷帝之際,309年古樹枯死。我再遍尋史料得知:隋大業十三年(617,隋煬帝楊廣四十九歲,次年亡國被殺)復生,唐乾封二年(667,唐高宗李治四十歲)又枯;宋康定元年(1040,宋仁宗趙禎三十一歲)再生,金貞佑二年(1214,金宣宗五十二歲,成吉思汗率領蒙古大軍發動的攻金戰爭)毀於兵火。

  根據孔子第五十一代嫡孫太常博士孔元措《孔氏祖庭廣記》記載,當年成吉思汗戰火,蒙古軍占領曲阜孔廟時,燒殺搶掠,放火燒了孔廟。此後,戰亂不已,儒學式微。直到大蒙古國在1234年攻占汴京(開封),金末帝死於亂軍中,大金亡國。宰相耶律楚材建議窩闊台,讓孔元措回到曲阜,依舊襲封衍聖公。當時孔元措嘆息:「天地否而復興,正道厄於晉宋齊梁陳隋之間,至唐而復興,此自然之理也。」回到孔廟的孔元措開始整理失散的禮樂,也建立了元朝禮樂制度的基礎,同時修繕孔廟。

  換句話說,孔子所植老樹死於在蒙金戰火之下,原來三株手植樹至此全部絕跡。但是,奇蹟發生了,忽必烈的至元卅一年(1294),也是八十歲忽必烈去世的一年,當時三氏學堂教授發現孔廟東廡枯樹,奇蹟長出新枝新苗,於是他將此樹移植到現今位置。明朝弘治十二年(1499),孔廟著火,此樹被燒枯。後來又發新芽,幾番榮枯,如今所看到的這株已經「第六荏」,也是雍正十年(1732)所復生新芽。如今這不平凡的古樹依舊枝繁葉茂,鬱鬱蔥蔥,高達二十多米,樹幹兩人合抱。

  我在樹下徘徊多時,也站在石階上輕撫樹幹,觸摸幾經風霜榮枯、閱遍人間滄桑的哲學樹,哲人已委,古檜長青。低吟前人詩文:

    夫子庭前檜,傳來夫子栽。霜皮皆左紐,野火漫餘灰。
    翠色滋杏壇,虬根上石苔。斯文應未喪,重發待時來。

  詩文裡的「杏壇」建築,即在大成門與大成殿之間,與古檜僅三十步之遙。近二、三十年新植的幾株杏花樹正是花開斑爛,從花間觀看乾隆手筆「杏壇」二字,多了春光爛漫之感。杏壇建築另一側,有「漢柏」古樹,康熙年間孔毓埏有《漢柏詩》,有「魯王宮已沒,翠柏尚含情」之文。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