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人類怎樣質問大自然
  作者陳瑞麟為台灣科哲與科學史研究第一把交椅,《人類怎樣質問大自然》補足台灣對於西方科學史瞭解的空白:為西方自然哲學與科學史從古希臘到文藝復興的知識內容演變,提供宏觀圖像。本書橫貫兩千年、從古代到文藝復興,探討人類對於天、地和物質的認識歷程的著作,透過提問與回答的框架,「以科哲理論模型來編寫科學歷史」,無論形式和內容都是少見的佳作。

.作者:陳瑞麟
.譯者:
.分類:科普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20/03/0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兩群猿人對峙,互相咆哮、威嚇對方,僵持不下,有些倏忽衝上前去,又倏忽往後撤逃,偶而一個猿人抓起一根獸骨,往對手的腦袋敲下去,對方倒下去,其餘猿人驚嚇得四散奔逃。拿起獸骨的猿人高高舉起獸骨,張嘴吼出勝利的愉悅!畫面轉向一艘在黝暗太空中航行的太空船──這是科幻經典名片《2001太空漫遊》的經典畫面──有許多深刻卻簡明的象徵意義。

  讓我們想像另一幅畫面:一棵樹如何長成它現在繁茂的樣子?首先,它必須先是一顆種子,抽芽,張開嫩葉,從小枝梗慢慢變粗壯,竄出許多分枝,長出繁茂的枝葉。除此之外,沒有其它了嗎?種子不是需要被種在土壤裡?土壤的養份、環境的水源、氣候不也都影響了種子的生長過程?進一步,某些種子只能被種在高海拔地區,某些種子則必須種在水量充沛的雨林區。換言之,不同環境的土壤會干涉到這個種子的成長與否。

  現代科學就像一棵大樹,它的種子是希臘科學。但是什麼樣的土壤、環境讓希臘科學發展成現代的科學大樹?答案是做為土壤的希臘文明本身,以及希臘文明所處的環境──小亞細亞區域的文明,美索不達米亞和古埃及。然而,不管這些文明有多特殊,它們畢竟都曾走過遠古人類的階段;就好像環境不管多特殊,畢竟都是地球上的環境一樣。所以,對孕育科學的環境之考察,最遠總是可以回溯到遠古人類的生活──亦即遠古人類的生活方式。

  原古人類的生活和科學有什麼相關?考古證據顯示史前人類已經運用他們的智能來認知自然,以便存活在大自然的環境中,他們甚至已經形成了某些「自然信念系統」(systems of beliefs about nature)。這兒使用「信念系統」這個詞表示他們對自然的信念已經構成一個具內在相關、融貫、甚至具某種合理程度的系統。這些信念系統可以被稱作「自然知識」嗎?

  本章處理下列三個歷史問題:一、史前人類如何建立自然信念系統?什麼樣的生存資源使他們建立起自己的自然信念系統?二、前科學時代,人類有什麼樣的自然信念系統?三、史前人類對自然的信念系統顯然不同於今日的科學知識,該如何定位(localize)史前人類的自然信念系統呢?這三個問題的答案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孕育出科學認知與實作的土壤。

……

  史前人類如何建立自然信念系統?什麼樣的生存資源幫助他們?

  在人類開始動腦之前,他們已經先動手了。根據古人類學家的研究,人類的直立姿勢和大腦容量的劇增,乃是人類得以和猿猴分道揚鑣的主要原因。直立姿勢意謂他們可以空出雙手來,把弄石塊、樹枝,並開始嚐試以它們來幫助自己的生存,在這樣的目的下,這些天然的石塊和樹枝已不再處在它們的自然狀態中,它們有了新的狀態──做為人類的工具,雖然是最原始的一種工具。當然,很多猿猴類都懂得操弄這種最原始的工具,但唯有人類,能夠進一步透過敲擊、琢磨來改良它們。這種改良工具的方式就慢慢地演變成技術,或者說這些技巧本身就是最原始的技術。

  工具幫助人們應付自然,讓他們不必再像一般動物一樣,只能聽憑自然的施捨。工具幫助他們更有效地採集、狩獵、農耕;幫助他們製衣避寒、搭建房舍、定居下來。當人類開始以農耕謀生,並且定居於一地時,他們也開始群居,集合人力,讓生活更安穩,於是社群團體不斷地擴大,所需的物質產品的數目和種類也越來越多,以至開始要把人力分群,各自去執行不同的工作或不同的器物製作──這就是勞動分工(labor division)的開端。當人們可以專注在同一件工作時,他們就能把心力集中灌注其上。不管這工作是什麼──生產糧食、縫製衣服、燒製容器、組構器物等等──他們很自然地會去發展更精巧的方法,鍛鍊自己的製作能力,開發出各種工作的技術。各式各樣的工作、技術與透過它們而產生的物品,構成我們今天所謂的「文明」(civilization)。因此,「技術是文明之母」是一句十分得當的格言。

  人類有一雙靈巧的雙手,不需要任何工具也可以單用手執行很多工作。然而工具延伸了雙手,使人類的活動領域和範圍大幅擴大,雙手對工具的使用、操弄和改良,反過來刺激人腦的思考,進而去設想更多關於使用與改良工具的方式,這些方式幫助人們讓工具更精良,更能達成人類想要的目標,更能夠去控制自然。進一步,人類可以運用工具去製造其它不一樣的工具,來幫助他們達成不一樣的目標。技術就在這裏不斷地擴大和增長,從而使工具更加多樣和精密。而且開始引發人們去瞭解自然的興趣。

  要使用工具去改變且控制自然,讓自然依據人們的願望而變化,也必須瞭解自然,因為如果你不根據自然的律則去控制它,那麼你所得到的可能是一堆殘破無序的廢物,而且工具本身也是一種自然物質,如果你想琢磨工具,精練技術,你必須對這物質的性質有所認識。這意謂著,工具和技術的活動能引領人們去關注自然事物的性質,從而開啟對自然的純粹思考(自然知識、自然哲學或自然科學)的契機。換言之,工具的使用與技術的發展,為自然知識的萌芽堆疊了肥沃的土壤。

  技術與人類自然信念系統的關係十分密切,技術與藝術的關係更是密切,討論技術也不得不討論藝術。從今天一般理解的藝術作品來看,藝術和技術似乎毫無關係,一幅畫或者一曲音樂的創作,並不像技術產品那樣有實用上的目的。藝術家創作作品似乎只是為了心靈的愉悅(表現自己的情感或者取悅他人)。然而,如果我們到博物館,會發現很多被列為藝術品的古物,在過去卻是一件生活上的實用物品,好比酒器、杯、盤、壼、瓶、家具等等都是古代工匠的產品。它們之所以成為藝術品並不光是因為飽歷風霜的歷史痕跡,還有本身的美感──這些美感乃是創作者在製造過程中,為了追求更實用、更堅固、更精緻的產品而賦予它們的。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創作者勢必努力地鑽研製作技術。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和技術某種相關性,對手工製作來說,高度精緻的技術就是藝術。 (文未完)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