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走入戰火邊界,我所見的一切
  2020年6月20日世界難民日前夕,韓國影帝鄭雨盛的《走入戰火邊界,我所見的一切》繁體中文版於台灣上市。鄭雨盛雖是韓流巨星,卻熱衷關心社會、更關心世界,他並不會為了避免爭議而不碰觸敏感議題,也勇於發聲。他曾在2018年的世界難民日,於IG發文呼籲重視濟州島的葉門難民,而遭到部分網友抨擊,但他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耐心解釋、聆聽不同的聲音。鄭雨盛用真摯的文字紀錄他5年來與難民互動的經驗,更寫下自己對難民議題的想法與體悟,希望供臺灣讀者不同的思考方向。





.作者:鄭雨盛
.譯者:胡椒筒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6/23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走入戰火邊界,我所見的一切:鄭雨盛,與難民相遇》

關於濟州島葉門難民的真相與誤會

  二〇一八年的世界難民日將至之際,我收到濟州論壇(Jeju Forum)的邀請。第十三屆以「和平與繁榮」為主題的濟州論壇,在濟州國際會議中心召開,我參與了其中的交流講座,與JTBC電視臺的金熚奎記者進行對談,主題是「在路上的人們:世界難民問題的現在與未來」。

  有關突然來到濟州島的葉門難民申請者,外界流傳著各種未經證實的傳言。以主持《新聞室》中〈事實查核〉單元而出名的金熚奎記者,就這些未經證實的消息向我提出了幾個問題。我正好一直很想糾正那些誤會,十分感謝他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我以當時對談的內容為基礎,整理出以下幾點誤會澄清。

誤解1:戰犯或恐怖份子也能獲得難民身分

  大家或許是看到歐洲等地出現的恐怖攻擊,所以很擔心罪犯或恐怖份子會混在難民之中來到韓國,但這種擔憂多少存在著誇張的想像。

  首先,韓國具有非常嚴格的難民審查流程,難民審查不只是確認護照和進行簡單面試,而是要依據《難民地位公約》和韓國的《難民法》,以國際標準進行嚴格、繁瑣的審查。過程中,難民申請者必須徹底公開身分,因此幾乎不存在罪犯或恐怖份子獲得難民身分的可能。

  如果申請者在本國、或前往第三國的過程中有犯罪紀錄,就很難獲得難民身分。站在審查國家的立場,只要出現一次失誤就可能陷入難堪的處境,因此一定會嚴密的調查申請者在本國做過什麼、到韓國的目的。因此審查才需要很長的時間,進而造成數百人等待審查的情況。

誤解2:難民申請者是以求職為目的的假難民

  媒體曾報導,葉門難民申請者中有部分人是以非法就業為目的來到韓國,甚至還有求職仲介參與其中。這是誤會。法務部表示,為了協助葉門難民申請者提交難民地位申請資料,有幾名行政人員去過訪查室,我想媒體應該是把他們當成仲介了。

  我們在需要法律知識時也會諮詢律師,況且是那些初來乍到的葉門人,怎麼會懂得難民申請程序呢?在兩者之間仲介並賺取手續費的人確實是仲介,但重點在於,大家不該把真正幫助葉門人的仲介看成非法職業。仲介也有分誠心誠意幫助難民的,和勒索、陷他們於困境的,關鍵應該是遏止圖謀不軌的仲介。

  而韓國政府在審查過程中也不會讓另有企圖的仲介提交的假資料通過,大韓民國政府可不是那麼容易應付的。

誤解3:大部分難民都想定居在第三國

  難民跟以經濟為目的的移民不同,他們是在突如其來的亂局中失去家園,在那裡得不到保障,無奈之下才選擇離開。

  我在難民營遇到的難民,幾乎所有人的夢想都是回到母國,重拾和平的故鄉生活。他們並沒有把現在的狀態視為安定的日常,即使生活在受保護的國家,也很少打算長期定居。大家都認為自己是暫居在此,等待回家的那一天。他們都期待盡快找回自己遺失的人生。

  有些人則是為了子女的醫療需求和教育,希望臨時滯留,所以會申請入籍。但入籍流程依然十分嚴格,就算通過了繁瑣的流程入了籍,還是有很多人希望可以回到母國。

  回想一下韓國的歷史吧。從舊韓末期到日帝強占期,那些遠走滿洲、俄羅斯、中國和日本等地的先人,難道是帶著到那裡定居的目的離開家鄉嗎?他們都是迫不得已,期盼終有一日重返故國的心離開的,每個人都夢想著祖國解放後能夠返家。「臨時政府」不正是帶有「暫時」的涵義嗎?現在的難民也是如此,他們都夢想重返家園。

  難民和主動移居的移民不同,正是為了區分這一點,才有嚴格的難民審查機制。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