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解愛
  曾經深愛的兩人,為什麼會半路相失?感覺對了就愛上的他,為何引領你走向煉獄?如何追求真愛、怎樣用情,才能幸福?臺大中文系蔡璧名老師與《莊子》相遇三十年。習《莊子》前後,她方知邂逅一樣的對象、遭逢一樣的事件,親子手足、戀人夫妻、朋友師生、工作同仁之間的「情感」,原來可以如此美好。一輩子能付出的情感跟歲月都是有限的。且偕同莊子與詩歌同行,讓曾為愛受傷,或擱淺在愛中的你我,早早「知道」,迷途得返。



.作者:蔡璧名
.譯者: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20/07/0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解愛:重返莊子與詩歌經典,在愛裏獲得重生》

走到圓心,重新看待衝突

  在每個離散的時候去做覆盤。重複這盤棋的每一次落子,審視這盤棋為什麼下成這樣?而這盤棋又可以下成怎樣?就像〈我們〉(作詞:葛大為 作曲:陳建騏 演唱:陳奕迅)這首歌中所謂的「還能做什麼呢?」

  曾經相愛至深的兩人,究竟為什麼會半路相失?現在我們就運用《莊子》哲學,來為〈夜望單飛雁〉這首詩的情節做個覆盤。有了《莊子》的支援,或許相同的人事遭遇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應對,給對方的感受也會完全不同。

  當你與對方的觀念不一樣、想法不一樣、行動不一樣的時候,你們就產生了分歧。這時候你可以不贊同,也可能發生爭執,可是不要否定對方,因為人身攻擊會嚴重破壞感情。但是要怎麼辦到?運用前述「彼是方生」的觀點,一樣的事情你可以用完全不一樣的態度來面對,然後你就會給對方完全不同的評價和態度。

  心理學家約翰.高特曼(John Gottman,1942-)曾做過很多研究,他發現健康戀情都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無論是激烈的還是非常平和安寧的戀情,都存在爭執。而且平均來看,健康戀情都有一個特徵:積極互動與爭執衝突的比率約是五比一。也就是說,那些恩愛夫妻之間大約每五次積極互動就會有一次爭執。

  衝突並不完全是破壞性的,也存在一定的正向作用,可以使我們免疫。如果兩人的關係從來不曾發生衝突,就像在無菌環境裏生長,無法產生抗體一樣,關係無法得到鞏固加強,反而會很脆弱。再者,衝突可以讓我們發現矛盾點,提供彼此交流的機會。我們可以借機找到需要改進的問題,繼而互相瞭解對方的真實想法。因此當問題發生時,要告訴自己:「這很正常,不用擔心。看看該怎麼解決,能從中學到些什麼,怎樣改進?」

  ──就像每個人都有不足之處一樣,我們要允許我們的關係中存在不足,繼而坦誠、敞開心扉地去解決問題。

  首先,莊子說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走向「水停之盛」(〈德充符〉),心靈有如有大量的水安靜匯聚的水平面。從「停」這個字看得出來,這顆心不容易有負面情緒。而且水非常地「盛」、非常地多,表示很有包容力可以包容對方。我們在和所愛之人溝通的時候,儘量不要有負面情緒,讓這樣的境界成為我們努力的方向。

  發生衝突的時候該怎麼辦?莊子有幾個教我們看人看事情的眼光,一個是「莫得其耦」,這個「耦」就是對立,不要站在跟對方對立的立場。我們看到所有的吵架場面幾乎都有這樣的:你只有想到你自己,你有想過我嗎?這不就是對立了嗎?一旦你和對方對立了,就容易針對人。

  比方你說:「你這個人就是這樣,永遠都不體諒別人。」

  「你這個人就是永遠遲交、永遠遲交,所有的道歉都是假的。」

  或者你說:「你這樣教我怎麼再信任你呢?」

  ──像這樣的語言都否定了這個人,這就是在對立下產生的,對人不對事的人身的攻擊了。那該怎麼做才好?

  莊子說:「得其環中」(〈齊物論〉),就是不要站在圓周對立的兩點看對方,你要跑到圓心來看你自己、看他,等距地、客觀地去看這一件事情。

  習慣去注意他的處境跟你有什麼不同,如果是你會希望別人怎麼應對?於是你不會針對人,而能針對這件事、針對這個行為。這個習慣如果你一時還沒有養成,希望接下來你能慢慢培養這個好習慣,到時我們對待人跟事情,真的會是完全完全不同的態度。比方說:「我記得上次約定的時候你說好了,我好希望答案跟我們約定的時候一樣,我們儘量這樣好嗎?」或者「你用完馬桶的時候,把坐墊放下來好嗎?」不要忘了,對方從小習慣就和你不一樣。當你和對方相遇,他身上都帶著幾年、十幾甚至二、三十年的習慣,所以不要要求對方立刻改正到位、不要一下子就否定這個人。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