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掌鏡人生
  林文錦的新書《掌鏡人生:金馬獎攝影師林文錦自傳,見證1950-1980年代台灣電影發展史》是台灣第一本以攝影師視角說出的台灣電影史故事,在講述電影拍攝故事與影人行誼之外,也收錄了珍貴的拍攝現場及資深影人照片六十餘幅,讓讀者一窺1950至1980年代台灣電影工業的樣貌,是一本讓想要了解台灣電影歷史的讀者們絕對不能錯過的好書。


.作者:林文錦
.譯者:
.分類:藝術設計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7/0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掌鏡人生:金馬獎攝影師林文錦自傳,見證1950-1980年代台灣電影發展史》

《八百壯士》炸翻天

  《英烈千秋》殺青之後,我受高寶樹導演之邀,前往泰國拍攝《女逃犯》。拍完回國向公司報到時,明驥廠長即刻召我到廠長室,關切地詢問去泰國工作的情形,也馬上把我的攝影助理曾介圭找來面談。此行留待後文說明,在此按下不表。明廠長告訴我,暫時不能再接外面的戲,因為籌備已久的《八百壯士》即將開拍,丁善璽導演指名要我掌鏡。

  我在開拍之前就開始構思:因為日軍野心以更先進的武器傾全力侵華,我軍抱持誓死抵抗的決心,勢必有激烈的戰鬥畫面。為了要營造戰火熏天的逼真氛圍,我利用空餘時間在家中庭院試著燃燒枯樹枝、乾稻草與廢紙張(常被鄰居誤會失火),但煙霧效果總不如預期。印象中曾見過中南部工業區燃燒廢輪胎的景象,急忙跑到腳踏車店要了一條廢胎,試燒之下火光四射、黑煙猛竄,效果真的太棒了。我轉告劇組人員,拍攝戰鬥場景時多準備廢輪胎。另外,構圖燈光的考量也以能凸顯國軍英勇精神的高調風格為主。

  《八百壯士》的故事講述一九三七年秋,淞滬抗戰進入緊急關頭。「八一三」抗戰爆發,日軍屢受重挫,不斷增調援兵,企圖切斷中國軍隊的後路,情勢危急。謝晉元團長為牽制日軍戰力,拖延時間讓更多中國軍隊撤離,十月二十六日奉命帶領八百名官兵留守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堅守四天四夜,多次阻退日軍進攻。上海女童子軍楊惠敏在對岸看著日旗遍布,唯獨四行倉庫未豎國旗,於是趁夜渡河突破日軍防線,成功將國旗送進四行倉庫。二十九日破曉,謝團長率領部屬於天台升旗,上海市民於一片煙塵火海中,目睹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迎風招展,無不喜極而泣。然而,日方透過外交途徑讓各國使節團向國民政府施壓,要求國府下令撤軍,以免日軍重炮射入公共租界危及各國僑民。中國當局考量守軍已完成掩護國軍主力撤退的任務,遂令倉庫守軍撤出並轉進租界,謝團長只得服從命令,揮淚撤離。三十一日凌晨,謝團長率部隊冒死突圍,遭受日軍水陸兩線強烈火力射擊,八百壯士且戰且走,數萬上海市民隔岸聲援,情緒沸騰。謝團長沉著應變,於密集炮火中率軍搶越橋頭,雖有傷亡,但安抵英租界者尚有三百七十多人。孤軍成功奮守四行倉庫,完成了掩護五十萬國軍撤退的任務。上海保衛戰一役也徹底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

  早在一九七二年十一月,梅長齡先生就任中影公司總經理時,構思要拍的第一部電影就是《八百壯士》,卻因預算龐大、經費無著而暫時擱置。等到《英烈千秋》叫好叫座之後,時任行政院長的經國先生在一九七四年八月接見該片相關人士嘉勉鼓勵,院長問梅總經理是否準備開拍《八百壯士》?梅總經理恭敬回答說:「是。」某種程度上可說經國先生也是催生此片的推手。

  一九七五年三月,中影公司正式啟動《八百壯士》拍攝計畫,編導仍是具有軍事背景的丁善璽導演,監製辜振甫、製片梅長齡、助理製片明驥、策劃/執行製片張法鶴、助理製片周慶廳、軍事顧問汪世續、藝術顧問鄒志良、攝影指導林文錦、美術指導王中和、燈光指導李亞東、剪接汪晉臣、錄音林丁貴/沂江盛、作曲蔡盛通/翁清溪、配樂黃茂山,以上都是當時影界菁英。

  男主角不作他想,非柯俊雄莫屬。片中戲分很重的女童軍楊惠敏一角則有多人競逐:已簽約的甄珍看來勢在必得;張艾嘉也是一時之選,只是身材略為嬌小。丁導演等人認為,林青霞的年紀與名氣更適合飾演楊惠敏,甄珍則較適合謝晉元團長夫人的角色。雖然中影公司與談判高手甄媽談妥以天價五十萬港幣拍攝《八百壯士》與《一飛衝天》兩部片,但甄珍自覺不適合演謝夫人而決定退出,絕非外傳甄媽漫天叫價、計較片酬不成而退演。團長夫人一角改由徐楓擔任,張艾嘉飾演女童軍。其他尚有金漢、張翼、黃家達、楊群、秦漢、張沖、陳鴻烈、游天龍、聞江龍、金剛、馮淬帆、田野、郎雄、安平、易原、蔡弘、湯尼戴爾、葛香亭、曹健、崔福生、張冰玉、劉尚謙、石文靜、宋岡陵、郭新馨、苗天、馮毅、薛漢、胡奇、常楓、王宇、葛小寶、房勉、龍嘯、潘潔漪、周少卿、汪威、江武德山、馮治平、吳可、潘鴻鈞、江火炎、陳金柱、周丹薇、葛蕾、林豔凰、沈亭、古名蘭等演員,龐大陣容可謂空前絕後。其中有六人是本片招考的新演員:十七歲的葛蕾、曾任模特兒的周丹薇、曾參加《葡萄成熟時》演出的十七歲少女古名蘭、二十歲的郭新馨曾任台視中視歌星、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唯一台籍少女林豔凰、還有拍過廣告片的沈亭,六人分飾女童軍或護士。

  《八百壯士》於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三日──上海八一三抗日保衛戰三十八週年紀念日──在中影公司士林電影文化城舉行開鏡典禮,由董事長辜振甫主持,顧祝同上將及大陸救濟總會副會長方治致辭,觀禮者括王潔將軍、張柏亭將軍、楊惠敏女士等七百餘人。

  九月八日起連續三天在跨基隆河連結內湖與南港的長壽橋上拍攝夜戲,每天實施交通管制,當時的車輛沒那麼多,拍起來沒遇到任何困難。第四天移到橋下河灘拍攝我軍據守碉堡英勇抵抗敵軍強烈炮火攻擊,但碉堡被日軍擊中爆炸,守軍被炸飛。那是一道斜坡,碉堡的地勢較高,攝影機架在較低的位置微微朝上仰拍。這個夜間畫面為加強火光效果而增加了爆破威力,爆破專家周子驥帶著小華裝炸藥並淋上汽油,武行演員演練多次準備妥當,一切準備就緒,丁導演一聲令下「開麥拉」,攝影機開機,我方守軍開槍抵抗,接著被敵軍炮火擊中,爆破效果不錯,唯獨武行過於緊張,被爆炸威力震暈了頭,慢了半拍才彈跳出去,只好NG重來。

  重新安裝炸藥、淋上汽油,煙硝味、汽油味瀰漫整個現場。Take 2開麥拉之後,前段戲都很順利,附近零星的彈著點此起彼落,也看到我軍英勇以步槍反擊,此時丁導演令周子驥點火爆破,我只聽到轟隆一聲巨響,頓時一片火光,我從觀景器中看到的畫面被強烈的氣流帶偏,攝影機也被炸翻,我趕忙雙手緊抱攝影機翻落到斜坡底下。一陣天旋地轉之後,我站了起來,除了有些頭暈之外並無大礙,攝影機也完好無缺。此時感覺左手一陣灼熱,這才發現已被燒傷,而攝影機還沒關機。原來Take 1 NG時,汽油已緩緩流到我的位置,Take 2再淋上更多汽油,所以爆破威力才一直延燒到我的位置。

  劇務趕緊派車送我到附近的松山外科診所,當時診所已打烊,醫師還是盡職地幫我消毒敷藥,告訴我這是一級灼傷,不用太擔心,我拿了醫師開的消炎藥與止痛藥趕回現場。丁導演關心傷勢,問我要不要另外找人代班?我說沒問題。現場的演職員以熱烈掌聲鼓勵,我舉手答謝,繼續工作吧。後來在剪接室親眼看到這個畫面還震撼不已。  (文未完)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