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晨讀10分鐘:我的成功我決定
什麼是「成功」?考上好學校?賺很多錢?有個人人稱羨的工作?還是有個幸福又美滿的家庭?NO!NO!NO!框金又包銀的生活,不是成功人生的唯一解答!《晨讀10分鐘:我的成功我決定》,由臺灣最熱血、頑皮的大學教授暨教育創業家葉丙成親自選文,透過22個不同職業、際遇,卻各自綻放熱情的「非典型成功」人物故事,引領青少年或正在摸索職涯方向的你,再次探問「成功」的定義,並打破被刻板價值框限的人生!隨書特別配備為量身設計的《閱讀素養題本》,藉由對文本的再次造訪,還能測試看看自己究竟讀懂了沒喔!


.作者:葉丙成選編
.譯者:
.分類:文學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20/06/3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晨讀10分鐘:我的成功我決定》

五月天:我們的成功,是失敗的累積
文/馬岳琳

  「我們這樣下去到底會不會有未來?」

  十八年前的夏夜,士林到內湖的自強隧道還沒鑲上玻璃馬賽克的蟠龍翔鳳圖,五個高中時期就在一起玩樂團的大男生,也還不確定到底該不該走音樂路。

  當時,雖被華語區最重要的唱片公司滾石看中、即將發行第一張專輯,但阿信內心還是百轉千折。「還沒發片前,我在幫角頭做錄音工作,那時候總有一種感覺,就是永遠都輪不到五月天。」那段日子,阿信每晚工作完後騎機車回實踐大學,一路上一定會邊騎邊想:「我們這樣下去到底會不會有未來?」

  有一回,經過自強隧道時突然領悟,明明時間、青春那麼短,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想的,不是該如何達到夢想,而是反覆的懷疑迷惑?「我就告訴自己,在騎出自強隧道之前,我一定要把迷惑結束。」

正面積極的搖滾樂

  講話像寫詞一樣的阿信,十年後回想自己這個「只能有一個自強隧道那麼長的迷惑」。事實上,那是從1997年五月天成立,到1999年出第一張專輯,「三年」那麼長的時間。

  主唱阿信(陳信宏)、團長兼吉他手怪獸(溫尚翊)、吉他手石頭(石錦航)、貝斯手瑪莎(蔡昇晏)和鼓手冠佑(劉浩明)組成的五月天,如今在亞洲樂壇已享有「天團」美譽。

  五月天的音樂被外界形容為「正面積極的搖滾樂」,從不認為搖滾就是要握緊拳頭、憤世嫉俗。他們的演唱會熱鬧、熱情還賺人熱淚,歌曲主題離不開愛、夢想、勇氣。後青春期寫詩,時光機留言,自傳裡成名在望的少年,讓全臺灣的男男女女都曾是他們歌曲裡的「志明與春嬌」。

  一個樂團要走十年並不容易,五月天的偶像披頭四,也不過走了十年。

音樂,來自生命體悟

  堅持,是他們向偶像致敬的方式。

  在出新專輯《後青春期的詩》時,阿信五天只睡兩小時,而且是在桌上趴著睡,大家把音樂做完後都在等他寫的詞,「但他們不會催我,只會在錄音室外走來走去,詞出來後,瑪莎和怪獸就拿去合音,石頭因為有家庭,晚上一定回家,早上來看還缺什麼再補上。就是這樣的關係,讓我們能面對每一次看似就要過不去的關卡。」

  阿信說,人會覺得過不去,是因為只看到自己。但如果想到朋友、家人,其實是所有的人都在陪著自己過不去,「當我想到他們,就會覺得很溫暖、很有力量,一咬牙,就過去了。」

  樂觀幽默的個性、長期深厚的友誼,讓五月天不但在音樂創作上合作,也是彼此支持的重要力量。

  2003年,怪獸的母親生了重病,每天加護病房、錄音室兩頭跑。發片日期迫近,石頭就來來回回把所有的錄音器材,都搬到醫院旁的旅館,等怪獸錄好音再搬回去。

  「我媽生病之前,我可以大言不慚地說音樂是我的全部,我為了音樂做一切的犧牲。但媽媽生病後,你就覺得音樂什麼都不是,只有你的生活、你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有了這樣的體悟,反而讓怪獸對音樂有一種更客觀的角度,變得不再那麼急切地要把音樂做得很酷很炫有花招,「反而是要很誠實很努力的去過你的生活,然後把自己的感受放在音樂裡,那才是有生命力、真正屬於自己的音樂。」

  怪獸就是從那時開始作曲,對他而言,這輩子最棒的不是出唱片開演唱會,而是有這四個難得的超級好朋友。

  問他們為什麼成軍二十年不會散團?「相信你的團員是很重要的事,你有再遠大的夢想、再棒的音樂點子,只要你講出來的話是吵架,你就很難去完成它。」身為團長的怪獸說,他們五個人總是很努力地,在音樂上互相溝通和信任。

  高中畢業,石頭曾在畢業紀念冊上寫:「如果我無法說話,音樂會是我的語言。」他比怪獸還早認定,自己的音樂就是要記憶生命中的喜怒哀樂、悲歡離愁。「這個世代讓很多人的情感變得很速食,我很怕自己會變成那樣的人,因為認真體驗生活中的大小事,才是最重要的。」曾經是火爆浪子的石頭,如今想利用在世界各地開唱的機會,「藉著音樂,把東方重視朋友、家庭的思惟,跟西方世界交流。」

  五月天的搖滾裡有一種敦厚的吶喊,他們等待世界、靠近世界、擁抱世界,也得到世界的擁抱。不過,臺灣過去從沒有成功的搖滾樂團,可以想見,五人當初堅持理想所受的社會壓力。「我們五個人的個性,都是比較樂觀又不服輸,一開始,周遭給我們的壓力全是『這不能當成你們的未來』,」冠佑解釋為什麼五月天一直嘗試告訴年輕人:只要是對的事、沒有違背整個社會,「去做就對了。」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