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摩丑世代
  本書是獲得西班牙電影最高殊榮哥雅獎的電影導演聖地亞哥・羅倫佐的半自傳小說,也是西班牙2018年話題之書,各大西文媒體:國家報(El Pais)、世界報(El Mundo)、先鋒報(La Vanguardia)紛紛探討「摩丑族」的意義。摩丑族指的是家中塞滿3C產品、一天到晚確認手機,害怕寂靜、害怕陷入只有自己的情境,孤獨是他們亟欲擺脫的事。本書描述現代人使用手機、3C產品太頻繁,接收過多外部資訊,因此忘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希望藉由這個故事,讓大家在生活中喘息,跟著主角一起脫逃。


.作者:聖地亞哥‧羅倫佐
.譯者:劉家亨
.分類:文學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20/10/29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摩丑世代》

  馬努爾成為獨立自主公民的第二個星期五午後,事情發生了。當時他正準備要離開他那個垃圾箱公寓。他花了好一段時間尋找一間店,想買一個有著星形開嘴和活塞、且兩側有握柄的吉拿棒擠壓器。最後,他在德力西亞斯大道上找到一間五金行有販售,那天他正要過去那兒。
  
  當時天色風雨欲來。夏天的馬德里下起雨來,往往都是一發不可收拾。馬努爾一把抓起他那把售價三歐元的雨傘,省得最後眞的下雨,還得掏出三歐元再買一把。他離開他的小隔間,彷彿出於習慣,選擇徒步爬下樓梯,來到門廳。
  
  他感覺門外的街道比平時來得吵雜,噪音也更加劇烈。他微微推開木製大門,想看看外頭到底在搞些什麼,看見許多人順著下坡,往太陽門廣場的方向狂奔而去。那些人是一場示威遊行的餘黨。活動遲遲沒有散會的意思,輪到警察部隊介入驅散民眾,現場反而越是各種騷亂層出不窮,越拖越長。只要當局想在這類活動中插手維持秩序,場面就會越演越烈。
  
  突然間,大門打在馬努爾身上,撞到他一邊眉毛。一名年約三十的大隻佬自外頭先是捶了門一下,接著用肩膀猛頂門,以拔山倒樹之勢撞在馬努爾身上,衝進門廳。男子身穿便衣,右手拿著一支伸縮警棍,脖子上掛著一面鎭暴警察的警徽吊牌。若這傢伙是名祕密警察,那他根本算是連演都不演一下。
  
  示威活動並不是在門廳內進行的,通常不是。門廳內沒有示威者需要驅散。然而,那名員警將身後的門關上,認定馬努爾是其中一位示威者,正在尋找藏身之處。事實上,馬努爾根本連這場抗議遊行的訴求是什麼都不曉得,之後也不會知道。員警絲毫不掩飾他心中的怒火,輕聲對馬努爾說了一段打油詩,「小矮冬瓜,閉上嘴巴」,語氣既沒有禮貌且咄咄逼人,影射馬努爾的身材短小。
  
  門廳內沒有其他人在場,相當隱蔽,員警的膽子也因此大了起來。他撲向馬努爾,將他頂在信箱牆上,持警棍的那隻手猛力一揮,軌跡不偏不倚地落在被他壓制住的馬努爾身上。他就是鐵了心要毒打馬努爾一頓,沒有為什麼,也許是因為馬努爾讓他回想起了某個誰,也許是因為他是個道德魔人,或者是因為他在工作上很衝,反正不管原因是什麼,他動手揍人了,想要逞凶鬥狠反而顯得一臉痴呆,看起來笨得可以,八成連在窗口塡個表單都不會。
  
  每當遭遇驚嚇時,馬努爾總感覺許多複雜的詞彙朝他襲擊而來,腦海中浮現許多句子,他是怎麼想也想不明白,比如「這傢伙是他媽的為什麼襲擊我?」或是「這傢伙是他媽的為什麼突然冒出來?」他不過就是正要走出門廳,要去買個吉拿棒擠壓器,就被這名便衣員警撞見,被他揍得七葷八素。
  
  馬努爾隱約猜到若自己不趕緊採取行動,這場插曲將會如何落幕,結果不只是被一陣亂棒毒打而已那麼簡單。他有個不祥的預感,感覺這個法治政府將迫不及待要以「非法治」的手段來對付他。他懷疑就算自己乖乖吃這傢伙的棍子,然後若無其事地前往德力西亞斯大道的那間五金行,這場天外飛來的鬧劇也不會就此劃上句點。這名領月俸的人民公僕為了自我防衛,想要侵占他的空間。
  
  兩人的體型差異甚大,那名警察可是能夠活活打死馬努爾的,但對上他這個小不點,害警察澈澈底底錯估情勢。馬努爾選擇自我防衛,抵禦這場沒來由的攻擊,對抗這個占盡上風的對手。
  
  他的手在口袋內抓緊他的螺絲起子護身符。打從那天修好檯燈開始,他就一直將螺絲起子帶在身上。他冷不防地掏出螺絲起子,尖端對著眼前襲擊他的警察猛力一捅,瞄準他赤裸的頸子。他刺中了。警察撒手放掉警棍,雙手捂著脖子。
  
  馬努爾飛快地跳了起來,重新站直身子,穿過門廳。他不曉得自己那一捅有多厲害,不曉得捅出來的傷口是否嚴重,是皮肉傷,還是必定要了那警察的命。螺絲起子上有血,這點毋庸置疑。他刺中了,但他完全無法確認自己的武器對那名鎭暴警察造成什麼程度的傷勢。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