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月亮前方三公里
  人生如果可以探路,是否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對生命已經無所眷戀的男子,被司機的「提案」震驚不已。――他究竟是誰?難道我的人生,連最後的最後也無法自己掌握嗎?――究竟這名神秘的司機會將男子帶往什麼地方?

.作者:伊與原新
.譯者:王蘊潔
.分類:文學
.出版社:皇冠出版
.出版日期:2021/04/06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月亮前方三公里》

月亮前方三公里

  輸不停。

  通常意識到這一點時,都已經為時太晚了。無論賭博,或是人生都一樣。

  不時虛張聲勢一下是我的壞習慣,但內心終究只是一個膽小鬼。

  年輕時,約女生吃飯時,我一定會事先去那家餐廳探路,但目的並不是為了瞭解對方會不會喜歡那家餐廳,而是不希望發生意想不到的狀況讓自己驚慌失措,失了面子,而且也希望表現出自己對那家餐廳很熟的樣子。我就是這麼沒出息的男人。

  我經常覺得,如果人生也可以事先探路,不知道該有多好。

  如果可以事先探路,就不至於落到今天的地步——

  不,也許殊途同歸,到頭來還是一樣。就好像即使事先去餐廳探路,約會也未必能夠成功圓滿。

  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鐘左右,看到了車頭燈轉過街角。是計程車。計程車迎面駛來,當我停下腳步時,司機好像發現了我,原來亮著的車頂燈突然熄了。司機似乎不打算載客,但我還是舉起了手。

  原本以為計程車會從我面前駛過,沒想到在我旁邊停了下來。

  從後視鏡可以看到司機的臉,他的年紀大約五、六十歲,稀疏的頭髮已經全白了,無論他說什麼,眼尾很深的魚尾紋和兩道八字眉看起來都像是露出為難的笑容。

  「要上高速公路嗎?你要去哪裡?」

  「——富士山,鳴澤村。」我沒有調查清楚,不瞭解進一步狀況就來到這裡。

  「這麼晚了,你為什麼要去富士山?」司機問我,「你沒有帶行李,看起來不像是要去玩,也不像要去工作。」

  我穿著白襯衫和長褲,既沒有穿上衣,也沒有繫領帶,更沒有帶皮包,連皮夾也沒帶,也難怪他會起疑心。

  「——去探路。」我無意識地把第二支菸叼在嘴上。

  「探路?探什麼路?鳴澤村只有冰穴和樹海而已,啊——」

  司機說到這裡,似乎恍然大悟,勉強揚起嘴角擠出了笑容。

  「雖然我想應該不可能……但你該不會是為自殺探路?」

  我忍不住發出了噗哧的鼻息聲。雖然他猜對了,但從素昧平生的人口中聽到「為自殺採路」這句話,覺得實在有點蠢。

  「可不可以請你否認?」司機的臉部肌肉抽搐著,「現在哪有人去青木原樹海自殺,對不對?」

  「——所以我只是去探路。」

  「……你是認真的嗎?」

  「沒事了,你走吧。」我把叼在嘴上的菸吐在地上。

  「嗚哇,真傷腦筋……」司機拉長了語尾的音呻吟著,「你別想不開,怎麼偏偏在這樣的夜晚……」

  「——這樣的夜晚。」我小聲重複著。

  「因為,你看,」司機仰望著夜空,「你看月亮多美啊,昨天是中秋節,今天晚上的月亮更接近望月——也就是滿月,月齡是十五點四。」

  他臉上的表情好像在說,月亮都看到了。我不知道他是真的這麼想,還是神經太大條,只覺得這個人很有意思。我懶得回答,走向馬路的方向。

  「啊,你請等一下。」

  司機在我身後大叫,但我懶得答理。我已經付了車資,沒有義務再理會他。

  「好吧,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雖然我沒辦法載你去青木原,但這附近有一個理想的地點,你要不要去那裡?」

  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但聽不懂他的意思。「理想的地點?」

  「就是適合自殺的地方,你可以去探路,看一下是否符合你的條件。」

  我注視著司機的臉。他在說什麼?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