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家人使用說明書
  在這個與COVID-19共存的時代,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型態產生了劇變──人人都成為居家工作者。隨著與家人面對面相處的時間增多,產生了「新的家庭壓力」,因此日本腦科學家、AI研究者黑川伊保子認為,面對家人也需要一套新的「使用說明書」。本書以腦科學的視角看家的本質,為後疫情時代的我們提供如何與家人和平共處,並活得自由自在的處方箋。



.作者:黑川伊保子
.譯者:楊毓瑩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21/05/27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跟家人相處機會更多的現在,一家之煮絕對可以過得一樣自由。但在此之前一定要平心靜氣,不要自我限制,也不要隨便對伴侶發脾氣。畢竟這些隨著疫情而產生的變動與家庭壓力是短暫的,如果一時忍受不了壓力,導致家人感情生疏,甚至發生虐待小孩的事件,那就太令人遺憾了。

不要侵入家人的「時空」

  前面談了幾個法則:「不要把『世俗』帶回家」「失敗沒什麼好責備」「禁用5W1H提問法」,遵守以上三個法則就能建立無可取代的家庭。一直以來我都是這麼想的,但在這裡,我必須增加第四個法則,原因是出現遠距工作這個新趨勢。

  尤其是二〇二〇年夏天,許多公司完全施行遠距工作的形式。我的公司所在的神田界隈地區有很多製藥公司,就企業形象而言,應該不會發生職場群聚感染。然而這幾棟辦公大樓變得安安靜靜,想必是徹底執行了遠距工作模式。但即使如此,這些公司依然正常運作著。

  現在社會大眾已經認知到一個事實:一間企業可以靠著遠距工作正常運作。因此,未來即使疫情緩和,遠距工作也會持續發展。這種情況下,就會出現新的家庭壓力。

沒有自己的空間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由於家人整天待在家,家庭主婦會覺得一刻都不得閒。愈來愈多的主婦承受著龐大的家庭壓力。她把自己的房間讓給小孩,或者讓遠距工作的老公待在夫妻主臥室專心處理公事,就這麼完全失去了個人空間。就算待在客廳,但畢竟家人會在這裡出出入入,所以完全無法放鬆。

  不僅如此,家人還會不斷跟她「說話」,導致無法集中精神做事:

  「這杯茶可以喝嗎?」

  「廁所衛生紙用完了!」

  「今天晚餐吃什麼?」

  其實就這點而言,男性也有同樣的煩惱。當男性陷入思考,通常會停止敲打鍵盤,也沒有在開會或講電話。老婆會以為老公好像在發呆,所以要對方「幫我做一下這個」。

  即使跟老婆抗議這樣會干擾思緒、降低工作效率,對方卻似乎完全不以為意:「讓你動一動,刺激大腦不是很好嗎?」然而對於不適合多工處理的男腦而言,這會使工作效率大幅滑落,相當傷腦筋。

不只空間,還需要獨處的時間

  我們絕對要想辦法處理這個新壓力,做法就是家人之間的「時空」必須分開。不只空間,也要擁有自己的時間。

  例如,規定家人只能在上午九點前、下午三點至三點半,以及下午五點以後互相「交代」事情。如果在其他時間想到需要交代的事情,可以寫便條紙貼在對方的門上,或用傳訊息的方式通知對方,以免自己忘記。

  以我來講,媳婦是我的祕書,所以我常常沒留意到時間,在非上班時間聯絡她工作上的事。直到兒子提醒我:「老婆總有一天會被妳逼瘋,希望妳能公私分明。」即使在我們家,家人擁有各自的活動空間,然而如果被吩咐來吩咐去的話,腦袋一刻也閒不下來。我不希望婆媳關係變得緊張。因此後來我改變做法,在非上班時間寄信到公司的祕書專用信箱,在家則極力避免談公事。我試過幾次之後覺得這個方法很棒。

  對於家庭主婦而言,家裡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在、不斷被「使喚」是很大的壓力。有的老公會認為:「這不就是主婦的工作?天經地義吧!」但就算是上班族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做事,專心工作之餘也會有休息時間。

  基於同樣理由,父母也不應時時刻刻對小孩說「去念書」或進行說教、命令等疲勞轟炸。我的朋友前陣子被兒子抗議「不要把吃飯時間變說教時間」後,現在正在自我反省中。

  老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一見到人就忍不住「交代」事情,那麼對於二十四小時都得面對面處在同個空間的家人來說,肯定很受不了。

  區分時空,讓每個家人都有各自的獨處時間與空間,就是後疫情時代的新家規。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