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皇帝的家書
  本書是從康熙皇帝在西征蒙古期間(1690至1696年,此時康熙即將步入中年)寫給太子胤礽的多篇私人書信出發,從信中提及的各種日常生活瑣事、喜怒哀樂與對家人的關懷,還原康熙皇帝的真實人性,是一本非常難得的著作。

  這些以滿文書寫的信件,數百年來塵封於北京禁宮之中,最後輾轉來到了臺灣的故宮博物院。作者岡田英弘是一位擅長多種語言的日本學者,包括滿文、蒙文,因此他獲得故宮允許,在這批信件尚未開放的一九七○年代,便能瀏覽、翻譯成白話日文並集結成書。如今,在暌違四十年後,這本重量級的著作有機會翻譯出版,讓讀者有機會透過白話的中文理解滿文書信中的康熙皇帝,值得推薦。


.作者:岡田英弘
.譯者:廖怡錚
.分類:史地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21/09/08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皇帝的家書:康熙的私人情感與滿洲帝國的治理實相》

〈致皇太子的硃筆書信〉

  等待了四年的歲月,機會終於在一六九五年的秋季到來。此時,噶爾丹正從蒙古高原向東前進,越過肯特山脈,將大本營設在克魯倫河上游的巴顏.烏蘭。此地距離北京一千公里左右,勉強算是位於清軍得以出動的範圍之內。然而,這也必須是在成功突襲、速戰速決的前提之下才能夠成立的推論。倘若清軍遲遲無法捕捉噶爾丹軍,耗盡糧食後打算撤退之際,被敵方的游擊戰阻斷退路的話,無論清軍出動多麽聲勢浩大的人馬,也只能陷在敵軍的陷阱之中,自生自滅。但,即使是極為危險的賭注,康熙皇帝還是毅然決然地發動橫越戈壁沙漠的作戰。

  清軍被編為三個軍團,黑龍江將軍薩布素率領東路軍三萬五千四百三十名士兵,從瀋陽出發,朝東繞往克魯倫河。撫遠大將軍費揚古率領西路軍三萬五千六百名士兵,從南蒙古西部越過陰山山脈,橫越戈壁沙漠西部,離開翁金河後朝西繞行,前往土拉河。由康熙皇帝親自指揮的中路軍有三萬七千名士兵,從北京出發,接著從現今內蒙古自治區的蘇尼特左旗地區,從戈壁沙漠中央西北方切入,直接朝著噶爾丹在巴顏.烏蘭的大本營前進。這條路線與今日集寧──烏蘭巴托鐵路的東方兩百公里處,幾乎呈現相互平行的樣貌。

  翌年春天,清軍總算出發,開始了對北蒙古的冒險遠征。一六九六年前後,清軍展開為期九十八天的第一次大作戰;同年秋季至冬季,康熙皇帝發動第二次大作戰,翌年(一六九七年)春季至夏季則是第三次大作戰;在這三次作戰中,康熙皇帝都親自站上蒙古高原的前線,至於親征期間北京的政務,則交由二阿哥皇太子胤礽負責。皇太子的母親是康熙皇帝最早的正宮,生下皇太子後,便因產褥感染而逝世。也因為這個緣故,根據布韋神父的記錄,康熙皇帝特別寵愛這位長得眉清目秀的皇太子,甚至親自教導他天文學和數學等知識。

  康熙皇帝在這三次親征的征途中,總會趁著繁忙軍務的閒暇,詳細地將親征期間每日發生的種種事件書寫成信,寄送給北京的皇太子。這些出自康熙皇帝親筆手寫的原文書信,如今保存在臺北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內。不用一般的墨,而使用硃砂墨書寫,是中國皇帝的特權,信中的語言並非漢文,而是滿文。

  滿語的語序和日語、韓語相近,文字則是使用獨特的字母,採直式書寫。滿文是大清帝國的公用語言,從一六四四年起至一九一二年為止,是中國最重要的語言。現今的中國,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滿語的人們,只剩下生活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河溪谷一帶,被稱為錫伯族的數萬人民,而身處內地的滿族,如今也只說漢語了。儘管如此,但滿文的重要性並未有所改變。之所以這麼說,是由於清代與俄羅斯帝國所締結的條約正文皆是滿文,所以即便是現代,在中國國境問題的對外交涉上,滿文仍是不可或缺的知識。

  無論如何,對歷史學家而言,康熙皇帝的書信可說是極為稀有的史料。一般而言,皇帝因為地位的關係,與臣子之間的對話會留在記錄之中,但內容主要是對政治問題的意見交換,而不會反映出皇帝個人的生活和感情。然而,康熙皇帝這些以硃砂墨書寫的信件,對象是作為自己的後繼者而特別叮囑、教育、寵愛有加的皇太子,因此是屬於私人信件的性質。內容不只是提及作戰的進展,還包括行軍途中對蒙古自然環境的觀察,隨著情勢的變動而反映出或喜或憂的感情等,生動地傳達出這位超群非凡的天才政治家、同時也是中國歷史上首屈一指明君的人性面。

  以下,就翻譯康熙皇帝滿文書信的原文,來記述三次親征蒙古的經過。

  一六九六年四月一日(農曆二月三十日),皇帝率領中路軍從北京城出發。中路軍共有十六支部隊,為了搬運軍需物資,帶著為數眾多的牛車隊伍一同行進,待最後一支部隊離開北京城,已經是五天後的四月六日。康熙皇帝從皇太子的信件中得知此事,在信末的空白處,以硃砂墨寫下回覆,送返北京,是為「康熙皇帝書信」的第一封。

  「我的身體安康。在本月(三月)十日(四月十一日)抵達獨石,並將會在十一日(十二日)離開長城。跟隨我的部隊,不論士兵或坐騎都井然有序。雖然我沒看到後續部隊,但據說狀況也十分良好。只是我部隊後方跟隨的馬匹,只有上駟院(內務府掌管御用馬匹之機構)一千匹、兵部(國防部)一千匹而已。相對於此,費揚古伯爵的部隊則擁有七千匹馬、三千頭駱駝。商議後,我命令他準備壯馬三千,派人前往領取。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事情。」

(四月十一日,《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四十九—五十二頁,記錄於皇太子奏摺之硃批)

  另外,據說皇帝還派遣心腹宦官,以口頭方式向皇太子傳達訊息。在皇太子四月十二日的信件中,可以看見皇太子引用宦官的傳話內容:

  「自從出發以來,夜間降雨兩回,白天便放晴。行軍途中塵土未揚。我帶著一同前行的上駟院馬匹、犬、獵鷹,沿路遊玩。」

  在皇太子信件的後方,皇帝寫上硃批如下:

  「此次自從出發以來,萬事順心如意,非常高興,我的身體康健,氣色很好。又因地形好、水源佳,沒有什麼事情煩心,心情實在是十分舒爽。唯一由衷祈求的,就只是希望上天能保佑這次出征。

  這封信件書寫於十四日(四月十五日)。我們在十五日(十六日)清晨出發,走到半路,突然吹起東南風,落下傾盆大雨,接著大雪紛飛,非常寒冷,令人感到驚恐。當天晚上便直接駐紮該地,十六日(十七日)早晨前往查看,牲畜都安然無恙。幸好此次裝備周全,並未嚴重拖延到行進的計畫;皇太子只要知道這點就夠了。」

(四月十七日,以上為《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五十四—五十六頁,記錄於皇太子奏摺之硃批)

  皇帝軍團的行進路線,自四月十二日由獨石口穿越長城之後,幾乎是直接往正北方前進。在皇帝的信件中雖然只提到天候的狀況,但實際上面臨到的現實,卻遠遠更為艱鉅。離開獨石口進入南蒙古之地後,皇帝下令,為了提高行軍效率,每日須在日出前出發,至正午時分便停止前進,紮營炊膳,且一日只許用餐一次。皇帝本人也以身作則,率先實踐這項嚴格的規定。關於這些實情,皇帝完全未在信中提起,而是為了讓皇太子安心,努力以樂觀的態度敘述狀況。這在後來的信件中,也可以看出同樣的用心。

  「我這次遠行,巡視蒙古地區,發現親眼所見的景象,與過往所聽聞的大不相同。水源、牧地都很好,燃料也十分充足。牲畜的糞便雖濕,但小葉錦雞兒、沙蒿、芨芨草、萬年蒿、榆、柳條等各種草木,都可以拿來焚燒。在國境之內沒有可以掘土取水的地方。雖然有大批軍隊同行,但牧地、用水和柴薪等資源,還不至於到匱乏的狀態。唯一擔心的是天候多變不定,最怕的就是天氣在不知不覺中惡化,如果剛好遇到晴天,那就是天大的幸運。離開長城一線之後,雖然經歷過幾次雨雪摻雜的天氣,不過都沒造成什麼大問題。春天的青草可供羊群吃飽,馬匹則是會連同枯草一起吃。但願上天庇佑,假如不遭遇到雨雪,我們應該可以迅速完成此次的任務。

  在此向皇太后請安。我與諸位阿哥、王、大臣、官員以及將士兵卒們都安好,皇太子身體可好?……」

(四月二十日,《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七十六—七十七頁,給皇太子之上諭)

  文中「牲畜的糞便雖濕……」,所指的是蒙古空氣乾燥,家畜排出的糞便很快就會乾掉,最後只留下植物的纖維。蒙古人民習慣將這些家畜糞便中的植物纖維,丟入位在蒙古組合式帳篷(蒙古包)中間的爐火燃燒,藉以取暖、烹煮食物。不過,在皇帝軍團行進途中的南蒙古地區,因為有豐富的灌木、草葉(如信中所舉出的植物名稱),在燃料上毋需擔心匱乏。

  另外,皇帝請安的對象──皇太后,是出身科爾沁部族的蒙古女性,為皇帝父親──順治皇帝的皇后,當時年齡為五十六歲,但並非康熙皇帝的生母。康熙皇帝的生母──佟皇后早在一六六三年逝世,當時康熙皇帝才十歲,佟皇后也才二十四歲。其後,康熙皇帝就由這位蒙古人皇太后撫養長大,成人之後,康熙皇帝也還是持續每個月會前往皇太后的宮殿數次,向皇太后請安。

  對此,皇太后在四月二十二日皇太子的信件中回覆道:

  「我的身體十分康健。看到這封信件,得知皇上身體安康,諸位阿哥皆好,士兵們也都精神飽滿,我軍在牧地、用水、柴薪等資源上並無匱乏的消息,十分欣喜。在此也向皇上問好,向諸位阿哥問好。」

(《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八十一—八十四頁,皇太子的奏摺)

  信中的「諸位阿哥」,指的是二十五歲的大阿哥胤褆、二十歲的三阿哥胤祉、十九歲的四阿哥胤禛(後來的雍正皇帝)、十八歲的五阿哥胤祺、十七歲的七阿哥胤祐、十六歲的八阿哥胤禩,除留守北京的皇太子以外,已成年的阿哥們都跟隨皇帝一同出征。這件事也對皇太子後來的命運,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我的身體安康,皇太子可好?諸位阿哥都好,大臣、將領、士兵們也都好。雨雪雖然不怎麼礙事,但卻接連不斷,因為這樣,讓我多少有點擔心。當地的蒙古人十分欣喜,表示該地年年乾旱,不長牧草,導致人民落入貧困的深淵,然而皇上一駕臨,便開始降雨和落雪,牧草也欣欣向榮。旅行之人與定居之人,在看法與思維上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差異。

  觀看牧草的狀況,足以讓羊群飽腹。馬匹雖然連同沙土中的舊草也一起吃下肚,但還不到吃飽的程度。牧草的狀態好,用水也豐足。我所經過的地方,不管走多遠,大軍都能和我一同行動,並不曾誤事耽擱。柴薪豐足。雖然不知道往後的狀況會是如何。」

(四月二十三日,《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六十一—七十五頁,皇太子奏摺上的硃批)

  人在北京的皇太子,並不只是單純寄出報告政務的書信,還會送上各式各樣慰勞身處軍旅中皇帝的物品。在四月二十八日皇太子的信件中,便有如下的敘述:

  「得知皇上說臣所送去的雞蛋都破了,要再用牢固一些的方式運送。上次是用柳條簍籃盛裝,內部雖然不會鬆動,但是沒有想到籃子本身柔軟,一旦從外部遭到擠壓,就會變形。這次改用木板釘製小型箱盒,以稻殼代替米糠,鋪在箱盒內部,再將蛋放進盒中運送。因為臣的愚拙,雞蛋總是在途中破損,該如何寄送才好,還請父親大人賜教。」

(《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八十四—八十七頁,皇太子的奏摺)

  對此,皇帝以硃砂筆批上:「雞蛋夠吃,以後順便送上就好,不須特地寄送。」

   —摘自〈第一次親征──越過戈壁沙漠〉
                 (文未完)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