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漫步生活
  蔡穎卿曾經寫下暢銷書《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台灣讀者對她應不陌生,她的「小廚師計畫」被公認是很好的生活教育方式。她的新書《漫步生活:我的女權領悟》是一本生活教育散文集,不論是親子相處、教育、夫妻之道、廚藝、經營事業……,都有她獨到的見解。

  書的封面寫著「我並不是為了做一個有價值的人才決定要如何過生活的,我是因為確信有一種價值早已存在我的天賦性別裡,所以便安心地順著這條路走去,路的盡頭雖不必是社會所定義的完美價值,卻一直幫助我擁有保持自我的權利,就在這種安全意識中,我感受到了一種特別的自由」,本書的精神即在此。

  面對近代女性非常努力爭取的女權,作者不曾為此困擾,因為永遠伴隨女權主題而來的探討,就是隱藏在背後的「自由」意涵,而她在感受到女性的限制時,卻被許多無法形容的所得滿足了,例如在家人生病、家庭紛亂不安時,她能自信穩定安排大小事物,顯現女性的靜默與耐力可以點亮生活。

  身為妻子、母親、職業婦女等多重角色,作者領悟到自由與不自由的一體兩面,使讀者和她一起體認,在生活俯拾之間,總可以找到各樣事物美好的平衡點。


.作者:蔡穎卿
.譯者:翁書旂(Pony)/繪者
.分類:教育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0/11/01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漫步生活:我的女權領悟》

  窗前送別

  星期日的早上,我六點就起床了。

  雖然一夜在淺睡中輾轉,但起床時並不覺得累,只感到喉頭不時被淚水滿塞。每當眼淚不禁要溢出的時候,我便深呼吸,想排除那種酸脹的痛苦感。

  七點,我走到店裡幫Pony煮了一碗疏菜燕麥粥、切了一顆蘋果。昨晚她告訴我說,想在店裡跟我們一起吃早餐再去機場。Eric把行李上車、載著Pony到店裡來的時候,我在大窗前的桌上已擺好了餐具與食物,只是誰都沒有胃口好好吃那頓早餐。

  我想起要讓Pony帶上飛機的食物竟忘了帶來,還在家裡的冰箱,Eric馬上起身說回去拿。我實在無法去動眼前的早餐,只忍不住站了起來,抱著坐在椅子上的Pony哭了又哭。

  我跟Pony說:「媽媽很喜歡妳留在身邊跟我一起工作,但是我也很高興妳回去上課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她還是像大一在羅德島與我分別的那天一樣,喃喃用英文安慰我說:「媽咪,Don’t be sad.」

  我對寒假有恐懼感,是貪心使我感到害怕。Pony只能回來三個禮拜,時間過得比飛得還快。她下飛機的第二天就開始跟我一起工作,又過幾天,Abby也回家了。

  姐姐有時來店裡的廚房跟我一起做菜,大部份時間在家洗衣、打掃、寫作跟準備自己下學期的工作。在忙碌中,我有了一種錯覺,以為她們跟我這樣緊緊相依、每晚一起擠在床上說話大笑的日子是可以一直過下去的。直到星期五的下午,我才驚覺,Pony要搭星期日早上的班機回去了。我想起她要回去是因為那天她來廚房客客氣氣地問我說:「媽咪,如果下午我不來幫忙,你們忙得過來嗎?我想請爸爸載我去買點東西帶回學校。」

  Pony離開店裡去買東西之後,我呆在工作台前愣了好一會兒,然後我問小錢說:「明天晚餐我們可以不營業嗎?」小錢打開訂位表,睜著眼睛疑惑地反問我兩次:「明天晚上?明天晚上?妳確定?我已經接滿了訂位了啊!」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難題,只能像個孩子那樣,完全無助地趴在工作台上大哭了起來,我說:「Pony要回去了,我想陪陪她!」我低著頭無法停止地哭泣,馬上就聽到小錢對我說:「好好好,不開、不開。我一個個去打電話,看看他們願不願改時間,好不好?」

  就這樣,星期六的下午,店裡提前在五點半打烊,我們一家好好地聚了一晚。然後,Pony帶著行李再飛紐約,重回校園。

  我沒有去機場送她,只記得她離開前抱著我的時候說:「媽咪,我五月就回來,我們可以再一起工作,我會好好幫妳做甜點。」然後她又說:「媽咪,加油,等我再回來的時候,妳說的那個夢一定會實現。 」

  我看著她上車、留著她的承諾與祝福,想著我們又要在地球的兩端各自努力。她作功課時,又會打開webcam跟我分享心得。

  我還是覺得喉頭滿塞腫脹,隨時可以大哭一場,但還是安慰自己說:其實,什麼都沒有改變,除了那每天可以緊緊的擁抱變成了心中的想念之外,愛還是愛!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